使命召唤类似的游戏:孔老夫子与释迦牟尼打赌传说之我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20/02/28 23:53:04

孔老夫子与释迦牟尼打赌传说之我见

 

    有一则传说,是关于孔老夫子与释迦牟尼打赌的事:

 

    某一日,如来佛(释迦牟尼)找孔子商讨儒学。如来自夸通晓所有汉字,孔子便与如来打赌,谁输了,对方就用手指弹谁的脑门。孔子写了一个“射”字,如来说,射箭的“射”字。孔子说,读错了,这个字应该读“矮”,一寸的身材,当然是矮啰。如来被搞懵了,问,那“矮”字又念什么?孔子说:“矮”字才读“射”。“矮”字的左边为“矢”,矢者,箭也;右边是“委”,委者,弯也。“矮”就是弯弓射箭的意思,当然就要读“射”了。如来无法反驳,只得认输,把自己的额头伸向孔子。孔子毫不客气,重重的就是一弹,如来的脑门上很快就起了一个红红的包。这便是释迦牟尼额头上红包的来历。

 

    如来吃了哑巴亏,实在有些气不过,也想起一个字来考孔子,说“重”字读什么?孔子说,读“重”。如来说,错,应该读“出”。“重”由“千里”二字组成,千里之外当然谓之“出”。孔子说,那“出”呢?如来说,读“重”。二山重叠在一起,难道还不“重”吗?孔子无言以对,如来很是得意。他伸出手来,中指扣在拇指上,笑咪咪地向孔夫子的额头弹去……孔子见势不妙,一转身溜了。如来被孔子这种说话不算数的态度惊呆了,欲弹还未弹的姿态便那样定格了。这也就成了大雄宝殿中释迦牟尼那个手势的由来。

 

    “射”与“矮”、“重”与“出”两组字是不是被后人弄错了,是专门家的事,我没能力也没必要去弄清楚它。文字这个东西,本就是约定俗成,大多数人们接受了它,那就成。比如“打扫卫生”、“注意安全”、“恢复疲劳”之类,不成理,但人们都清楚它们的真正含义,误会不了的。我这里看重的还真是两位智者打赌传说背后的事。

 

    如来输了,就将脑门送给孔子,认输并履约,坦荡诚实,憨态可掬。孔夫子输了,却在如来扣指欲弹的瞬间逃之夭夭,似有些不地道,所以如来很吃惊,留下了那么一个永久的手势姿态。其实,这是如来没有读懂中国人。

 

    中国人是一个讲究阴阳文化的民族,遇事不会简单地在对与不对、是与不是之间作出选择。这是西方人总是搞不懂中国人的地方。在他们那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找不出对中有错,错中亦有对来。不断冲击着中国文化的西方文化,总是想纳入它们的轨道,结果并不容易,“全盘西化”了那么长的时间总还是“全盘”不了。对一个事情作出不是肯定就是否定的判断,只要符合客观实际,当然没有什么不好,问题是其中常常有着第三种选择,忽略它能行吗?所以,中国人的脑袋里还有个“不一定”:是吗?不一定。不是吗?不一定。本来,是也是也不是,不是也是也不是才符合中国人的思维逻辑。孔子的那一跑,体现的就是中国人的这一点。孔子认输没有?认输了。不认输,他跑什么!真的认输了吗?也没有。要是真的认输了,他又跑什么!孔老夫子的这一溜,溜出的是一种智慧,一种可爱。他分明在说:如来,你来追我呀,追上我了我就让你弹。可惜的是如来太迂了点,没有去追孔子,让游戏少了几分生气。但还好,故事总算是让孔子溜了,没有让如来也在孔子额头上弹一个红包。如果真的那样,这个游戏就更不好玩了。试想,孔老夫子与释迦牟尼脑门上都有了一个红包,可能就流于滑稽了。

 

    把释迦牟尼和孔子放在一起编故事,是好事者所为,与二人毫无关系。故明知这属于张飞杀岳飞,哪朝跟哪朝的事,也要找出一个说法来。实在,这种故事放在张三李四王五身上,一点意义都没有。我所要感谢的,是这个传说让我看到了两个可爱的老顽童形象,能使人年轻许多。有此,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