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日剧片尾曲:传言阴影下的长沙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1/22 12:29:18

曾经有外地朋友问起长沙城的治安情况如何,我说还行啊,除了偷摸扒抢之外,其他好像也还过得去。
我在长沙迄今已经呆了10多年,印象中最牛的好像要数张君持枪抢劫友谊商城那次。不过那次大家的兴奋要多于恐惧,因为第一我们不是友谊商城的股东,第二张君基本上没有对无辜百姓开枪的习惯。老实说,一个强盗也好,别的什么人也好,只要他不对弱者下手,我就没有敌视或者害怕他的理由。我之所以不喜欢本拉登,因为他看上去是在挑战强大的美国,事实上还是对无辜的非特定人群下手。这绝对是懦夫的行为。有种你就去找驻扎在伊拉克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的美军下手啊,更有种你干脆组织人和美国佬干一仗啊,最低标准你也得是找白宫或者五角大楼泄气啊。你找一群老百姓撞一下你就牛叉了?
长沙发生过公交爆炸案,发生过竣工不多久的五一路坍塌案,发生过当街追杀人的案件,也发生过两派火并拔枪就射的情况。当然,当街偷抢,恶势力乞讨团伙这些事情就屡见不鲜了。我的两件衣服口袋就拜小偷所赐,给划得稀巴烂。但总体来说,老百姓还是觉得可以苟且偷生的。只有今年以来,似乎“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是某男子扛炸药包炸了东沌渡那里的国税局,造成2死20伤,一是某人在机场大巴上纵火,造成多人死伤。
最离奇的事情发生在今天,新闻称:
长晚集团滚动新闻11月28日讯(记者陈勇)今日下午1时50分许,中山路237号三角花园星城大楼发生一起离奇坠楼案,一名年轻男子从20楼走道窗口坠落后身首异处。
于是,一起坠楼事件变得扑朔迷离,有人猜测死者是被杀后遭凶手高空抛尸,有人怀疑是死者坠落后头部先着地造成惨状。
大闹市的掉下一具身首分离的死尸固然吓人,最吓人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此前的传言居然得以证实:几天来,不少长沙市民从各种渠道接到警告,说28日这天要小心,因为据说制造了长沙城连环枪杀案的凶手(传说中的“爆头哥”)对警方发出挑战,说是11月28日要再次杀人。笔者本人也于昨天晚上接到这样一条亲友转发的短信。当时不过淡淡一笑,谁曾想,电影里的情节居然活生生发生在我所生活的这座城市!而且微博上还有传闻说,上次发生枪案的南郊公园今日再次发生一起杀人案。又有传闻说凶案发生在河西的科教新村,还有传闻说是咸嘉新村。一时间,传言纷纷,莫衷一是。但长沙城接连发生杀人案确是事实,也就怪不得被人戏称为“常杀城”了。
印象中长沙是个比较威猛的城市,比如最早搞“撞死白撞”政策,对乱穿马路者施以死亡威胁,后来有“飞车抢夺,当场击毙”的强悍标语,只不知何以发展成杀手肆无忌惮、公开挑战的态势了?
指责警方当然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尽管指责了也毫无用处),但是不是警察高度重视全面布防了就可以安然无恙呢(据说现在每个金融机构附近都安排了便衣)?
有高人抱怨说是媒体的发达制造了社会的恐怖气氛,言下之意,只要不报道,那么天灾也好,人祸也罢,绝大多数人无从得知,社会也就稳定了,安全了,和谐了。最近一期的权威刊物更是指斥“舆论失控是前苏联崩溃的罪魁祸首”,其逻辑线路是这样的:媒体开放导致负面新闻和历史黑暗被公众知晓,公众因此对政权不满,最后导致政权垮台。这个高人的强悍之处就在于将民众不满的原因归结于“知道”,而不是“罪恶”与“负面新闻和黑暗历史”。也就是说,只要不知道,“罪恶”与“负面新闻和黑暗历史”就不会让民众不满。这样的官僚逻辑其实很多政权都在用,从秦始皇开始,一直到慈禧太后,外国的希特勒、齐奥赛斯库、波尔布特、昂纳克、阿明、萨达姆难道不都是这样干的吗?他们治下老百姓根本没有什么知情权,最终不也对他们不满了吗?
我从不认为武装镇压是保护国家和民众安全最有效的手段,也许,像刘赘衡(长沙东屯渡国税大楼爆炸案制造者)受审案中,官方和媒体就该认真听听他的声音,不要一味用“变态”、“残忍”这样的词汇淹没他的真实声音。我相信,每一个杀人者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本意,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他反社会,甚至“变态”和“残忍”,才是更有思考价值的追问。
无论身处怎么的城市恐惧中,我始终认为首先要警惕的是不当的权力运作所造成的对抗现实,其次才是对警方应付能力的质问。
补记:28日晚消息,长沙警方初步认定中山路该坠楼男子为自杀。唯有希望这新闻是真的,以免更多的人陷入莫名的恐惧之中。不过坠楼而能造成身首分离的,确实也有些闻所未闻。既然官方这样说,我们也就只有这样信吧,至少这样的“信”可以减少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恐惧。(文:魏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