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敏 任静:秋啊…你打扰我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6 10:25:02



天真的孩子问我,你的眼睛为什么会出汗?
                            ——题记




       秋来了,无可抵挡。
风渐渐的凉了,连心也是薄凉的。保留很短暂很狭小的温暖。只因你离我千里。
那千里不算什么。因为你心底的那根弦,只有我才能触摸的到。你将它藏的那样深。可是,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的心里始终在读你。
叶子落了下来,秋天的蝉已经快写完自己美丽而悲壮的一生,我并不犹豫。生命是天边的霞,在秋里成熟的那样饱满。我没有想过,你会落泪,而风却冷了。
秋真的来了。是的,是的,你说秋会来,我以为你在撒谎。可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只是固执而倔强的我,不肯低头,不肯承认。我以为我可以失去,即使失去生命也无所谓。但是我知道我错了。我所能把握的,只是丰厚,而清淡的自己,慢慢的在变得简单了。秋是成熟的季节,所以我说我不冷。你来了,你走了。我变换着姿态,我以为我可以不流泪,但是为什么,眼角流出来的心雨,让自己颤抖的那样深。我甚至无法忘记你。你无所不在。在洗手的池子里,在桌边的椅子上,在窗前风铃的浅语里……




云彩淡淡的滑动,似乎在蓝色的天空里舞蹈。一只独舞。每一个辗转,每一个挥手,每一个扭腰,每一个跨步,都让我惊讶而感动。我回到了最初。在秋里,我可以找的到一切原因和一切理由。世界的纷纷扰扰,被空气中的凉意撞碎了,片片挥洒成雾气,落入眼睛里。天真的孩子问我:你的眼睛,为什么会出汗?我无法回答孩子,也无法理会自己。我逝去了,只有秋才可以将我挽留。
世界真大,我摸不到边。世界真小,你到哪里,也逃不过日子的数算。我说话了,在等待了许久许久之后,你望着我的眼神,暗暗的,轻轻的,我怕了。将头额埋在土里,花儿落了,雨儿碎了,日子平淡了。可是我并没有忘记曾经的轰轰烈烈。我以为我逃的过寂寞,我以为我可以孤独到深海一般宁静的空间里去。可是,秋——你打扰了我。为什么你要来的这样早?不给我准备的时间。
我醉了,只为一池的秋水。我醉的那样深,我知道自己在醉生梦死。喧嚣离我更远了。窗外的雨,不肯安静下来。应是“绿肥红瘦”了吧?我无法了解落花的洒脱是否可以让我看穿这纷扰?
淡淡的笑了,天边的云彩安静了。风说,我的气息它习惯了。我沉默着,没有只字片语。碎了,安静的碎了。我的心不再痛了。停止,只要你还相信爱,就会快活了。即使在风雨交加的秋夜里,我会将自己,用一杯白开水的温度包裹,从风里拉出一首诗来。轻轻的唱起来……我梦中的故乡……我已经远离你太久了……
花落了,还会再看。我落了下来的是心中的雨,将安静交付给深夜里的初心。我们共有的温暖。秋啊,我将你看透了。薄凉的安静,终于属于我了。





秋 歌 …【美文情感】

暮色只剩下我的一抹影子,停留在十字路口,穿越孤寂,再被萧瑟穿越。我看见,天使在树上筑巢,翅膀掀开重重叠叠的秋声。
风中远远的一声雁叫,幽幽的,打湿所有的意象,且让夜,安静而透亮。
新月下采花衣
夜深清静人依依
花儿盛开
祝福都给你
……
是谁摇落一地斑驳的月光,用贴近恋情的唇,吹响忧伤的洞箫?繁华落尽,还有谁会在月下抚琴,遥想那片微尘不染的荷塘?
端坐在秋水长天之上,蒹葭苍苍,远方的寒烟影影绰绰。天空飘过乌云,最后的那一片枫叶,了断了尘缘空阙,唱响比黄花更瘦的秋歌,沉睡在冰冷世间,笑和泪全部沉默……
我们就是手握这样的秋风,在云端相逢的,脸上闪烁着青春和梦想。最是那一次不动声色的回眸,连远方的星星都在花下泛着光芒。从此,无边无际的夜晚,月儿都在心尖颤栗。从此,每一枚霜叶都铭刻你瘦弱的模样。
就这样,隔着一声微微的叹息,与秋月对视。为何,你总是选择最亮的时刻在我的心上圆满?又为何,还在黑夜里唱着忧伤的歌谣?
凝眸处,梦境的虚有。诚然,你我原本是红尘过客,来来回回。总是在梦里醒着,在醒着的时候做梦,又泪珠饱满了就被摔碎。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知道,当秋风卷起散落的残黄时,它们已经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草木枯荣,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命升华。
于是,收拢一秋的悲凉,安静如画。任星星点点的桂花,飘落在我的肩头,幽香,与禅意中的境界类似 ,扑朔迷离。这盈袖的香,是我藏在秋风里的隐情?还是潜伏于秋色里的沧桑?
风,渐行渐浓,轻诉着惆怅。并把浅浅的歌传递到很远很远。只是不知,那些随风飘逸花瓣,散落何处?流浪天涯,又是为谁牵挂?


文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