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控污泥:古代文人笔下的女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1 15:51:21



      做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水浒传》,不知为世间多少英雄好汉大唱了一曲英雄赞歌;可是,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在其女性形象身上时,却惊讶的发现:《水浒传》虽是男性的英雄史诗,却是女性血泪的河流,满眼浮现的都是她们卑微的身影,满纸流淌的只有四个大字:男尊女卑!  

    总的来说,《水浒传》中的女性是这样被定位的:美女大多淫贱,即使有贞洁美女也是红颜祸水;丑女才有几分英雄气,却都少不了丑陋或粗俗;老妇则大都贪婪阴毒至极。 

     首先让我们走近水浒中的美女来品评一番。除了九天玄女这个虚幻中的仙女外,水浒中的美女没有一个是作者所称道的。  

     最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就是林冲之妻林娘子,她大概是水浒中最为贞洁的美女,却是为丈夫林冲带来杀身大祸的红颜祸水。正因林娘子长得美貌,才被高衙内看中,为了得到林娘子,高衙内与陆虞候、高俅等人重重设计陷害林冲,使这京城八十万禁军的总教头身陷囹圄、发配途中受尽非人折磨不算,还差点命丧野猪林、草料场,直到林教头在风雪中的山神庙杀了陆谦等人之后,才彻底摆脱逆来顺受的个性,于暴风雪之夜被逼上了梁山。从一个身世显赫的总教头到一个落草为寇的草莽英雄,林冲这一生悲剧命运的转折点便是自己的娇妻。当然,林娘子是无辜的而且是十分贞烈的,但她的美给丈夫招来如此横祸,岂非红颜祸水吗?至于书中出现的其余几位美女却和淫贱二字脱不了干系了。  

     头一个当属杀夫偷情的潘金莲了。说起潘金莲三个字,可谓是淫妇的代名词了。早年因与男主人关系暧昧,美艳如花的她被主母送给了极不相称的“三寸丁古树皮” 武大郞,可见她是为淫贱而被逐的;嫁与武大后又常招些浮蜂浪蝶,害得武大不得不多次搬家;好不容易武松与兄嫂团聚了,她又费尽心思、丑态百出的勾引亲小叔,逼得武松有家不能回,住进了衙门,她却又倒打一耙污陷武松来调戏她,淫妇恶妇之态另人做呕;之后,便是与西门庆偷情杀夫了,淫贱之行为以至极点了!最 后,终于被武松“用左手揪住那妇人头髻,右手劈胸提住……提起刀来,望那妇人脸上便剐再剐……被武松脑揪倒来,两只脚踏住他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裳。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斡开胸脯,取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肐查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至此,潘金莲被武松 以极为残酷的手法杀死了。  

    读这些文字时,一方面觉得潘金莲恶有恶报,死罪的确难饶;另一方面却又不禁为她唏嘘不已:试想,如果潘金莲最初所嫁之人是武松这样的英雄、西门庆这样的风流员外,而非人物猥琐的武大,她还会有这样的悲剧吗?她的悲剧是那个封建时代造成的,她没有婚姻自主的权利,没有自立更生的能力,她那样地位低下而又容颜美丽的女子,其生命历程中的种种遭际,是极具代表性的。潘金莲死时,没有让读者产生那种大快人心的感觉,而是一种既知其该死,又为其叹惋的综合情感,所以,她的死亡描写过程,有些恐怖、有些压抑。    

    其余几位美女阎婆惜偷情于张文远、还想用晁盖的信要挟宋江,被宋江所杀;潘巧云到是嫁了个英雄杨雄,却同样淫贱不安份,竟然与和尚偷情,最后像金莲一样也被虐杀而死(不知作者和潘姓美女有何过结,两个都是淫贱得不得了,最终又都是死法极惨----此句戏说而已);养娘玉兰则是在张督监府中施美人计参与谋害武松的贱人,自然也难逃一死;美女李师师则是个娼妓,投身帝王怀抱,还岂图勾引燕青,淫贱二字当然也离不了她了;知寨刘高之妻更是个蛇蝎加淫贱的女子,宋江救了她,她却指认宋江为贼头,是为蛇蝎、丈夫死后,她便向王英卖弄风情,是为淫贱,结果当然又是被好汗杀了。  

    还有一位美女琼英虽是弃暗投明的结果,却做了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嫁了丈夫“没羽箭”张清,却“挨了两日,被他两个里应外合,鸩死邬梨,密唤徐威入府议事,也将他杀了,其余军将皆降。张清,琼英下令:城中有走透消息者,同伍中人并斩;本犯不论军民,皆夷三族”,为丈夫而杀义父邬梨,还下夷族秘令,好歹毒的美女呀!  

    在施耐庵的笔下,美女如斯,真是可怜可叹啊!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可歌可颂的美女可写了吗?恐怕作者根本就是受封建社会男尊女卑思想的影响至深,没把一个女性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想到要为女性唱一曲颂歌了。  

    现在,再让我们走近水浒中的丑女来看看。着墨较多的丑女有母夜叉孙二娘;一丈青扈三娘。  

    提起孙二娘的黑店,至今让人胆寒。谋财害命不算,还要拿人肉来做包子,真是残忍至极了!  

   其实,只看“母大虫”、“母夜叉”的绰号,便可想见孙二娘的彪悍形象了;再把文中描写她外形的文字拿来一看,简直让人不忍目睹: “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小姑娘著鲜红裙装都会让人觉得刺眼,年岁已不算小的妇人如此穿着更是粗俗不堪了;“搽一脸胭脂铅粉”――仿若黑锅底上搽白面 吧?“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封建时代妇人胆敢敞胸露怀的除了孙二娘谁能再找出第二位?但她敞胸非但让人没有邪念可生,反而觉得她像个草莽大汗的打扮。   

   有了这个直觉印象,再读一读作者给孙二娘写的形象小赋,只会让喜爱美色的男子呕吐了:“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红裙内斑斓裹肚,黄发边皎洁金钗。钏镯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 瞧,世上还有比这更粗鄙、野蛮、彪悍,没有一丝女人味的女性形象吗?施耐庵的本领高就高在此,他笔下人物无论英雄好汗还是淫妇悍妇,都可以成为类型化的精典人物,如果说潘金莲是淫妇的代名词,孙二娘无疑就是悍妇的代名词了。  

   不过,善于在人物的外形与思想上制造差异,也是作者的高明之处。美色女子外美而内淫,表里不一得让人生恨;丑女则外丑而内热,同样是表里不一,却让人生爱。  

   就还说这个孙二娘吧:知道武松身份后,便是热情招待,比那亲嫂子潘金莲心怀叵测的招待更像亲人;当武松杀死数条人命成为重大“通辑犯”时,又是孙二娘想出个扮头佗的办法,救了武松的命,也改变了武松这一生的形象:再没离了头佗的打扮。武松这一生真是毁于美妇、亲嫂、金莲之手,再造于丑妇、义嫂、二娘之手呀!  

   可见,外形丑陋的孙二娘倒是个侠肝义胆的人物,可她外形的粗鄙使她的整体人物形象也是不完美的。  

   另一个“丑”女扈三娘其实容颜很出色,只是脚太大,在以脚小为美的宋代,她无疑缺陷太大。不是吗,古人写美女是“头上脚下无处不美”,头上美即指容貌美,脚下美则是指三寸金莲的美。所以,从整体美角度来说,扈三娘也只能算是个丑女了,所以她嫁的丈夫也是个丑人:倭脚虎王英。  

   至于水浒中的老妇们则和“贪”字脱不开干系的。最典型的是给潘金莲和西门庆搓合奸情的王婆子。  

   在潘金莲的悲剧人生中,直接把她拉进西门庆的怀抱再走向死亡深渊的便是这个王婆子。水浒第二十四回的回目便直批“王婆贪贿说风情”;第二十五回则是“王婆计啜西门庆”,她在潘、西事件中,是个十分重要的角色。作者是这样描写此妇的:  

   “也 是不依本份的”,再看具体描述:“开言欺陆贾,出口胜隋何。只凭说六国唇枪,全仗话三齐舌剑。只鸾孤凤,霎时间交仗成双;寡妇鳏男,一席话搬唆捉对。解使三重门内女,遮么九级殿中仙。玉皇殿下侍香金童,把臂拖来;王母宫中传言玉女,拦腰抱住。略施妙计,使阿罗汉抱住比丘尼;稍用机关,教李天王搂住鬼子母。甜言说诱,男如封涉也生心;软语调和,女似麻姑须动念。教唆得织女害相思,调弄得嫦娥寻配偶。”  

   一路读下来不难发现:王婆是个专坏人清白,教唆人勾搭成奸的皮条客,是个十恶不赦的贪婪、奸邪老妇。有了这般恶妇,清者都不能自清了,更何况久欲勾引小叔不能成的潘金莲得她引见给登徒浪子西门庆,结果不问自知如何了。 

   且看此老妇为贪得银钱都会哪些手段:

    一是善于揣测别人心理,说话时便会投其所好的设置出圈套,引逗别人落进来。当西门庆向她打听潘金莲时,她便一眼看透西门庆心思,便叉科打浑般逗西门庆的话,直到西门庆说出潘金莲嫁武大是“好块羊肉,怎地落在狗口里”,她便不失时宜的接上话头,说什么“骏马却驮痴汉走,美妻常伴拙夫眠”,暗示西门庆潘、武夫妻关系的不协调,加强西门庆的非份之想。果然,西门庆便以抬举她儿子的话来和她拉近关系,王婆已知西门庆要她在金莲之间穿针引线了,她却也不说破,直等西门庆问到“梅汤”有多少,她便趁机说自己做了一世谋,暗示西门庆可帮他勾引潘金莲,果把西门庆引得早晚都到她这里来,给她银子又许她棺材本。    

  二是传授风月场上的所谓“潘、驴、邓、小、闲”五件俱全的要领,让西门庆再次允诺会“重重的谢”她。  

    三是关键时刻再下杀手锏狠捞一把。一面策划出引诱潘金莲的全过程,一面急得西门庆又是下跪又是舍布料和银子。 

   四是心肠歹毒,设计谋杀武大的毒计,又趁机要求西门庆“重重的谢”她。有如此贪婪加歹毒的老恶妇在整个潘、西事件中教唆、摇控,可叹武大空有一个盖世英雄的弟弟武松也保不得其人生的圆满,成为奸夫淫妇手下的冤魂;更可叹“神人”武松,一世的大好前程也从此斗转直下,走上为兄报仇、连杀人命的复仇之路!当书中写到王婆依法被处死时,当是最让人畅快的时刻了!除了王婆,还有一个与她身份及贪婪之心大同小异的阎婆,险害得宋江丧命,真真老妇人中的一对贪、恶代表。  

     综上所论,《水浒传》中的女性多取材于社会底层:美者淫、丑者义、老者贪,基本上没有刻画出内外兼美的女性形象,整部小说中横流的是她们的血泪,闪动的是她们的卑微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