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慧明 金瓶梅:中国惊人的失业问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3 08:22:59
中国惊人的失业问题
德克斯特·罗伯茨(Dexter Roberts)最近在《商业周刊》撰文指出今年中国有25%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同时,大约有一百多家跨国公司主管告诉我的公公司,他们公司发展最大的挑战就是招聘和留住人才。我们谈论的超过三分之一的大公司每年员工流动率达30%。在美国,员工流动率超过11%就认为代价很大了,因为需要为员工招聘和培训付出很多;9%对一个组织来说是刚好的,既可以有新鲜血液注入,又可以淘汰一批人。

花旗集团声称在今后三年要使其在华员工翻倍达到12000人。高盛,英特尔,微软都在以及快的步伐扩招员工,为什么中国的毕业生还找不到工作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矛盾呢?

在过去三十年里,中国社会几乎个个方面都在进行有意义的改革:可以在国内任何地方自由工作,自己做生意,自由婚姻,但是高等教育(和医疗)却落在了后面。班级规模太大,教学任然靠死记硬背,没有给学生他们需要的跨学科的人文教育,就像我的文章“中国最需要在哪些地方改革”中说的。但是,学生一般是只钻研与一门学科,比方说会计,四年大学毕业后,他们却不能适应全球化的商业环境,因为这要求灵活思考。他们聪明,勤奋,但是却没有为一个全球化公司有效工作做好准备。

以我的公司,中国市场研究集团为例,我们渴望找到优秀的人才,但却和我们想要的,以及市场的要求相去甚远。从几千份我们收到的简历中,大概只有两名是合格的。我们的标准很高,许多跨国公司也遇到同样的问题。

如果中国想社会稳定,同时确保稳定的从低成本加工业经济向服务业经济转变,中国的教育系统就需要变革,而且是迅速变革。

大多数分析家指出越来越大的收入差距和城乡差距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我们应该关心穷人,但是如果中国真出现不稳定的话,很可能来自被剥夺权利的中产阶级没有实现他们的理想。从法国大革命到中国革命,大多数革命领袖都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中产阶级,被社会边缘化,理想被阻碍。真正的穷人很少造成不稳定。他们没有想过停止工作——他们必须为了糊口而工作——而他们也没有能力集结成大的团体。

虽然中国大学生的数量从十年前的一百万增加到今年的六百万,没有受过训练,满怀期望的劳动大军也在日益增长,而且速度很快。32岁以下的中国年轻人目睹他们的国家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他们感觉他们应该分享经济成果。他们想拥有宝马,iPhones,雅斯兰黛的化妆品和自己的房产。

如果他们得不到会发生什么呢?给他们好工作,不仅仅只是糊口,是最重要的。越来越多的不合格大学生冲击就业市场,如果他们不能找到好工作,就会增加不稳定的危险。

这种情况还不可怕。大多数毕业生最终会找到理想的工作,但是越来越多的就业者冲击就业市场或者经济停滞,问题就会严重了。

进一步说,如果中国要向服务型经济转变,它就需要培训好的工人。中国不能也不想只做一个低成本的加工中心。越来越多的年轻工人不愿意做工资低的蓝领工人,房地产市场的高价格导致低成本制造开始远离中国。

政府已经开始认真对待污染问题,关闭高污染和高耗水行业或对其施压。西方的观察家对中国政府为什么巩固采矿业,钢铁业和奶制品业有些误解。他们认为政府是想控制整个经济。事实上,中国政府认为大型国有企业在治理污染,劳动条件和生产质量控制上做的比大多数私营企业要好的多,私营企业在这些问题上会投机取巧,出现在奶制品中添加三聚氰胺这样的劣行,所以对相关产业进行重组。

中国若想真的转变到服务型经济和带有创新的高附加值产业链上,政府已经优先发展航天制造和清洁能源领域,它必须有可以引领方向的商业人才。这些都需要从教育系统的改革开始,跨学科的思考。如果中国的工人要实现梦想,如果中国想要成为,也需要成为它梦想的样子,这个国家就需要对教育系统进行翻天覆地的改革,而且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