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惩不贷是什么意思:粮食的神性(外一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2 07:21:59

粮食的神性(外一篇)

鲍尔吉·原野《 人民日报 》( 2010年09月23日   04 版)

  我羡慕那些吃饭很慢,一直吃尽碗里最后一颗饭粒的人。最后那颗饭粒,可能正是农民弯腰从地里捡起来的那颗谷粒。见到这样的人,我岂止是羡慕,简直会景仰他。

  吃饭占用了人生很长的时间,虽然它够不上恢宏大气,它也真不需要恢宏大气。相反,小气和安静适合于每一顿饭。

  慢慢用餐,吃干净每颗饭粒的人的身上至少有两项美德。第一是懂得感恩。感恩实在要从敬重粮食开始。你看和尚去饭堂用餐,身上要穿戴袈裟,着正装,看上去一派庄严气象。我有幸与和尚一道吃过饭。他们手捧着饭钵,眼睛盯着钵里的饭,既用心又清净。和尚们肃然起敬的仪容,是对粮食作出的礼拜。古代真有人在吃饭前对饭食拜上几拜,以示感恩。我想这件事,为什么要对粮食和饭食恭敬呢?结论是:对入口的饭都不恭敬,还要恭敬谁呢?如果仅仅恭敬明星而糟蹋粮食,岂不本末倒置了吗?是粮食让你生命延续,而非明星。和尚们吃饭不说话,说话轻慢了粮食又不利于消化。科学认为进餐说话会影响到从胃到胰腺的一系列功能。而你看和尚们专心吃饭体会到一样美,他们吃净饭粒用开水洗一洗碗,喝下去,那真是干净极了。以前,我见到我妈吃完炒米用茶水涮一涮喝下去,觉得愚不可及。如今知道我这样想才愚不可及。我还没有到达他们的境界,从粮食中领悟天地馈赠之厚意。

  他们身上的第二项美德是享受福气。福气在哪里?有人以为福气就是手挎LV。我问LV跟VCD是一回事吗?她回答你是个老土。老土不一定不会享福,李白和苏轼都不洋,都是尽享天地大美的有福之人,他们都不知LV与百达翡丽。

  福气在哪里?如果让我回答,首先回答是吃粮食。好东西生长出来而非生产出来。别不相信,你在心里算吧,粮食、柑橘、葡萄、牛奶、蜂蜜、珍珠、翡翠、鲜花都是生长出来的上帝手里的东西。只有薯片、汽水、电视剧、口香糖这种烂东西才是生产出来的人的产品。

  慢慢地享受生长出来的东西,是生命与生命相遇。每一颗粮食都有自己的滋味。越咀嚼越有味,身上充实。事实上,当粮食进入人的身体,是阳光、雨水、土地的香气和蛙鸣进入你生命的循环。它不仅是碳水化合物,还是天地的能量。

  人常说吸取天地之精华。天那么高,地那么厚,你如何吸取?人有可能接触到的天地精华,也只有粮食和水而已。天地不光生长精华,还以眼睛观人,看到不丢弃每一粒粮食的人,会生出欢喜心,赐福给他们。

  至性深情

  深情是汉语里面的一个好词。它没说情的状态,比如纯情、虚情、豪情,而说情的尺度——深。

  什么样的感情可谓之深情?此情不必去找,深情必是沉潜之物,找不到。找到的大多是假装很深的情,谓矫情。

  多年前,我读丰子恺的文章和画,被打动,却说不出自己被打动的理由。感受像水里的鱼,观其悠游,伸手一抓就没了。丰子恺画他家的儿童阿宝把鞋子脱下给四脚凳穿上,曰:“阿宝两只脚,凳子四只脚。”他写道,夏日赤膊,阿宝初见他的腋毛被吓哭了,以为父亲是黄鼠狼。丰子恺这一类的妙笔多得很,不止是童心,还有慈悲心,又有悠然婉转的美。叶圣陶说“子恺的画给了我不曾有过的乐趣。这种乐趣超越了形似和神似的鉴赏,而达到相与会心的感受。”朱自清在《子恺画集》的跋中,说子恺的画“落落不羁,细腻风流,没有一幅不妙”,这跟没说一样。俞平伯评子恺的《翠拂行人首》这幅画看不出人行,应改为《翠拂人首》。《清明上河图》也看不出人行,不是电影,怎见人行?朱光潜为丰子恺嘉兴画展作了一篇文章,说子恺“性情深挚”,说他的作品是其“至性深情的流露”。我闻之豁然开朗。这个词几乎就是为丰子恺而造的——深情,我说不出,别人说出而后释然。

  画过《晚钟》、《拾穗者》的法国画家米勒当年是个穷困人。他住在巴比松森林自己盖的房子里,一边种土豆谋生,一边画那些跟他一样穷困的人。他的朋友、思想家卢梭到森林里看他,掏出一把糖果给他的孩子们,孩子们高兴地尖叫。卢梭写道,“米勒笑了,眼里含满了泪花,却一言不发。”什么人含着笑一言不发,眼里蓄满了泪水?那必是一个深情的人,如米勒。

  读论语,不时读到孔子谈论颜回的话。比如孔子对子路说,在学习上咱们俩都赶不上颜回。他说颜回不迁怒于人于事,同样的错误不犯第二次。孔子夸颜回过着别人难以忍受的粗简生活却不改其乐。一次,孔子说到颜回,不禁大哭起来。弟子说您过度悲伤了。孔子反问,悲伤过度了吗?不为这个人悲伤,还要为谁悲伤呢?“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我以为,这是论语中最好的文字之一,尤其是“子恸矣!有恸乎?”六字,恳挚传神。孔子大悲却不知己悲,他也是一个深情的人。

  深情者,最常见男女之情,要死要活的人太多。但我这里议论的不是这一款情。男女之情乃私情,糊涂人也做得出来。我是说有那么一种人,天生情深,寄之万物,恋恋不舍。我觉得这是一种天赋。我一直把动词的“赋”当成“给予”理解。天赋才能,天赋美貌,都是老天专门送给一个人的礼物。听一听斯美唐纳的交响曲《我的祖国》,我一次又一次被打动。斯美唐纳对祖国竟有如此深情。我曾说“我也爱斯美唐纳的祖国”,被人当成笑话。有爱别人老婆的人,岂有爱别人祖国的人乎?我爱捷克,是因为斯美唐纳情深。小国捷克有斯美唐纳这样的儿女,该是何等幸运。一次吃饭,一位30多岁的警察哼唱斯美唐纳《我的祖国》的旋律,竟哭了,十多分钟不能止。我默默视之,并生敬意。又见一位深情人。

  深情者情深。这么大的情可能是负累,让他遭罪。他们还要有勇敢的心面对自己丰沛巨大的情感。深情的特征是压制自己的情感,不让它流露。人们见到的是节制过的情感,见出其深。杜甫、托尔斯泰、契诃夫皆为深情人。当代的马思聪、艾青、牛汉也在此列,都遭过不少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