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师出高徒 名师出高徒:菅直人"新政"外交缺乏建设性 亲韩疏华凸显短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3 07:25:53
 

  以“异质性”及东海等问题疏离中国,力求形成日美韩安全合作,就“天安号”事件、绑架和核问题继续施压朝鲜

  文/姜红吕耀东

  日本民主党9月14日下午举行了党首选举,现任首相菅直人战胜竞选对手小泽一郎,成功实现连任,保持了其内阁既定外交政策的连续性。

  按照日本的总体外交理念,民主党政府注重发展与中韩等亚洲的关系,强化日美关系,以“亚洲外交”的“外压力”,谋求“日美同盟”内部的对等化。其目的不是在重视亚洲与欧美传统盟友之间的选择,而是力求在两者的平衡中掌控国际事务的话语权乃至主导权,充分体现日本沟通东西方的桥梁作用。

  然而,日本新政权的外交实践证明,“平衡外交”的结果终以失败告终,不仅鸠山由纪夫因未能兑现美军普天间机场迁出冲绳承诺等原因下台,而且,执政党也由于内外交困失去参议院多数席位。如何挽回外交颓势,通过外交政策调整稳定民主党的执政地位,成为其参议院选举落败后的重要任务。

  综合分析,日本新政府外交理念主要调整为:放弃“平衡外交”,借美国全球战略东移亚太,修复、强化日美关系;以“道歉外交”,“战略性地利用日韩关系”,加强“日韩信赖关系”为亚洲外交的核心,以“异质性”及东海等问题疏离中国,力求形成日美韩安全合作,就“天安号”事件、绑架和核问题继续施压朝鲜。

  修复、强化日美关系

  修复受损的日美关系成为民主党政权的当务之急。对于参议院选举落败的菅直人政权而言,直接面对的外交课题就是如何改善鸠山政权时期一度冷却的日美关系。其缄口不提民主党在众院竞选纲领中所强调过的“紧密且对等的日美关系”,而是利用韩国“天安号”事件导致的东北亚紧张局势,强调“日美关系是维持地区稳定的重要基础”,这成为日本修复、拉近日美关系,重获信任的极好契机。

  为此,一方面,菅直人按照《日美联合声明》作出让步,选定冲绳县名护市边野古为美军普天间机场迁入地,化解美国对日本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日本积极配合美国全球外交战略,两国计划在朝鲜和伊朗核问题上加强合作。日本政府计划协助重视伊朗核问题的美国,并加强日美在对朝问题上的合作,更有效地实施对朝伊两国的新一轮金融制裁。

  特别是,日本首相咨询机构建议调整安保政策以应对“复合事态”。该报告从维持威慑力的角度出发,指出了美国“核保护伞”的必要性,强调“这和作为终极目标的销毁核武器的理念未必相矛盾”。关于集体自卫权问题,该报告指出包括拦截射向美国的导弹在内,有必要“灵活地进行解释或改变制度”。近来,日本将利用日美安保机制实行东海联合军演,表明民主党外交政策的自民党化倾向。

  进一步强化日韩信赖关系

  民主党政权坚持“为维护东亚地区以及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与韩国的信赖关系”既定方针,进一步突出韩国在日本对外关系中的重要地位。加快构筑“日韩信赖关系”,已成为民主党参议院选举落败后“亚洲外交”的首要课题。

  首先,民主党联合政权小心应对日韩领土纠纷。日韩双方为了克服历史问题,构筑友好亲善的关系,将2010年定位为日韩“友好百年的出发点”,就推动人员和文化交流达成共识。因为日韩两国都宣称拥有竹岛(韩国称独岛)主权,并鉴于8月29日是日本对朝鲜半岛实施殖民统治的“日韩合并”100周年,日本政府顾及韩方反应,决定把内阁会议审议通过2010年版《防卫白皮书》的时间从原定的7月末推迟至9月以后。以对外关系为由推迟《防卫白皮书》的内阁审议时间,这种情况在日本极为少见。不过,日本政府并未改变在《防卫白皮书》中把“竹岛”表述为其“固有领土”的方针。只是时值“日韩合并”100周年,是菅直人政府希望通过顾及韩方意愿的权宜之计。

  其次,日本通过发表“首相讲话”表明要进一步解决日韩“历史问题”。8月10日,菅直人在日本对朝鲜半岛实施殖民统治的“日韩合并”百年之际发表“首相讲话”。讲话主要内容包括“对殖民统治造成的重大损害和痛苦表示深切反省和由衷的歉意”,以及移交主要以图片和文字方式记录朝鲜王朝时代祭礼和主要活动的文物《朝鲜王室仪轨》。菅直人的讲话基本沿袭了村山富市(1995年8月)和小泉纯一郎(2005年8月)两位前首相的谈话,并在此基础上表明日本“违反韩国国民意愿对韩国实行的殖民统治,使韩国的国土及文化遭到掠夺,民族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他还强调,“将以诚实的态度正视历史。愿真诚地为过去犯下的过错进行反省”。

  对于目前的日韩关系,菅直人指出,“两国经贸关系和人际往来日益扩大,联系极为牢固”。他同时表示,“将为地区和世界和平与繁荣携手合作,发挥领导作用”,希望在对朝关系上与韩国开展合作。

  再有,强调日韩的“同质性”与合作对解决朝核问题、实现东北亚的“和平与繁荣”极为重要。菅直人的首相讲话中提到,日韩两国“具有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及市场经济等共同的价值取向,是最重要的亲密邻国”。突出了两国价值观的高度认同,这难免表现出排他性的外交特征。

  在被日本媒体问及此次“首相讲话”的意图时,菅直人表示,东北亚“这一地区的稳定将以日韩为基轴,再加上美国,共3个国家构成”。可以说,菅内阁加强与韩方合作,意在共同应对朝鲜。除了在“天安号”事件方面追究朝鲜外,在朝核六方会谈问题上,希望日韩要一致应对。不接受朝鲜把解除制裁作为重返六方会谈的条件,表示将按照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切实实施对朝制裁。日本还将要求韩国在“绑架问题”上加强支援。

  日本认为,日韩“双方均为美国的同盟国。即使互相有不满,但也共同承担着通过日美韩合作,维护地区稳定的责任。”据悉,日本将派海上自卫队参加韩国10月举行的基于“防扩散安全倡议”(PSI)的海上封锁训练。在将于11月在横滨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APEC)上,日方希望把签订自卫队与韩军之间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作为议题。

  弱化日中关系在亚洲外交中的作用

  刚执政的民主党坚持修好中日关系的理念,中日关系波澜不惊。但是,参议院选举落败后的民主党政权开始对中国发难,凸显钓鱼岛领土主权与东海海洋权益等问题,依然是困扰中日两国关系的现实症结。

  在坚持日中战略互惠关系的连续性上,民主党表示继续坚持中日两国既定的“四个政治文件”,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发展。尽管中日关系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因素,但双方均确认依据2008年5月的中日共同声明来强化“战略性互惠关系”的总体方向。

  关于历史认识问题,执政的民主党继续表现出不同于以往自民党政权的姿态。菅直人首相此前明确表示内阁全体成员均不在“8·15”当天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并创内阁全体成员不参拜的先例。一些内阁成员表示,“综合考虑周边各国的感情,首相、内阁成员应避免以公职身份参拜。”并确认对新建不带宗教性质的国立追悼设施持积极立场。

  另外,日本认为两国间存在的“军事透明度及东海油田开发等”悬而未决。日本民主党上台执政以来,中日两国围绕经济合作等话题开展的政府间务实交流日益加速,并且起用了经济界重要人士丹羽宇一郎出任驻华大使,加强对华经济外交。但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菅直人内阁完全继承和延续了自民党执政时期的强硬政策。在所谓“中国军费透明度”及钓鱼岛和东海问题方面,借美国全球战略东移亚太,美韩东北亚军事演习频频对华施压、升级。

  近年来,中日国力对比和相互依存关系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在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赶超日本的国际舆论下,日本对华关系存在着一定变数。鉴于日本民主党主张继续发展中日既定的、以追求共同利益为目标的战略互惠关系的姿态,希望日方不要误判形势,及时改弦更张,维护中日关系大局。

  总体看来,日本民主党参议院选举落败以来的外交政策缺乏建设性。一方面,民主党未能实现执政之初的外交战略目标,在对美国“对等化外交”受挫后,随即放弃“平衡外交”,调整亚洲外交重点,采取亲韩疏华的策略,凸显民主党外交政策的短视及非战略性;另一方面,未能把环境、气候、能源等全球性民生问题作为其参与或主导国际事务切入点,表现出缺乏把握战略制高点、引领全球性议题的外交能力。

  可以说,日本与中国、韩国、朝鲜和俄罗斯关系中的症结并未根除,问题依然存在,矛盾时而彰显。民主党执政之初提出的解决日俄“北方四岛问题”与“东亚共同体”构想前景渺茫。此外,民主党政权在如何打破朝鲜核及导弹问题、绑架问题的僵局上亦毫无头绪。民主党参议院选举落败后,其外交政策调整不仅没有缓和原有的矛盾,反而大有恶化周边关系的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