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峻的现实电影完整版:小语十则 写在人生边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2 05:44:14

小语十则 -- 写在人生边上

 今天,给一个朋友的书加些点评。书是和人生有关的,但很轻松随意,老萨的点评便只有更加随意 -- 把其中一些点评集一下,就当是在人生的边上拣两个贝壳吧。



有一次公司组织去海边,招待得很好,住,是在一家很豪华的酒店,公费。妻是第一次去,没有玩够,说我们多留一天吧。这次要自费了,自己花钱就要俭省一点。我们找到一家小旅店,又住了一天。小小的房间,带着海的咸味,却装满了浪漫与旖旎。惊讶地发现,因为旅店太小不能维持生计,老板顺便打鱼卖给客人。于是吃到了最新鲜的鱼和贝。那一次旅游回味无穷,要走的时候,才骤然发现,第一天住的宾馆,叫做金山,第二天住的旅店,叫做银滩。


生命和死亡大概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即便在克隆时代也一样。我曾经在肿瘤医院陆续呆了将近一年,让我惊异的是,在这个离死亡近在咫尺的地方,看得最多的,却是阳光与柔情。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化疗的老者;十几天衣不解带,在窄窄的病床上与丈夫抵头而眠的妻子;自己也患了癌症,却依然每天在查房的医生。。。让我发现人们在生命的悬崖上,怎样试图把最美好的一切奉献给自己的亲人,怎样抒发着对自己眷恋的一切无限的深情。

人生一边是太阳,一边是黑夜,或许,我们可以用太阳的那一半照亮黑夜的那一半。


不要怕自己的目标太远,不要怕目标太难,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只要你有了决心,人总比山高,因为你能登上去。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有一种积极的解释和一种消极的解释。积极的解释就是刚才想到那句话,消极的解释,人心比山更高。

所以,战胜你自己,比战胜谁都更重要。说服你自己,比说服谁都更重要。


  早就听说约旦有个淹不死人的湖,死海叫死海,是因为盐分比较高,鱼虾无法生活。今天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的处境很不好,其实即使再不好,哪怕是掉进死海里头,死海也是淹不死人的湖。

死海的名字带着几分死亡的味道,但死海却能托起人的生命,研究发现,死海也存在着生命。这便透着几分哲学的意味,就像冰岛一样,是一个给人错觉的地方。


谈到穿衣服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 --当年我父亲到德国波恩工作,过了二十年,他们又重新去那个地方访问,德国人马上就说你们是中国人?你们七十年代末就有中国人来到这儿。我父亲他们特别兴奋,问是怎么记住这些中国人的?德国人说这些中国人都穿西装,走在街上很显眼,中国人都是几个人一起走,穿着同样的西装,戴同样的礼帽。德国人都是开车要不然坐电车,中国人为了省交通费,都骑自行车,身上穿米色的风衣,带着鸭舌帽,出没在波恩的树林里,给当时的居民造成极深刻的印象。

天,这不是东方版的古堡幽灵么?


有人说印度的穷人快乐而不去和富人斗争是出于无知没觉悟。其实,快乐有时就是乐天知命,这个情况不止在印度是这样子,在一些比较成熟的大公司里,很多员工其实和印度人的心态也是一样的。

对于很多公司的员工来说,我和老板签的是一个协约,是工作合同,是甲方和乙方,我和他在人格上是平等的,签这个协议就是因为我要得到我的利益,而老板也是因为从我身上能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大家各取所需,各有所求,为了共同的目标同心协力,心里怎么会不平衡。

也许大公司的白领也和印度贫民窟的人们一样无知。不过,当你内心在嘲笑某个人无知的时候,应该想一想,我们每个人对世界的了解都是相对片面的,因此,从更高的层次来看,或许有人也觉得我们很傻。


虽然孟加拉距离我们比美国近得多,但我们很多人对这个国家却并不怎么了解,很多人甚至一直以为孟加拉首都达卡是印度的地方。电影《大篷车》那个女的逃跑,跑到达卡,小说《海底两万里》里面的印度王子也叫达卡王子。

孟加拉人骨子里有种乐天的幽默感。我的一位朋友在孟加拉坐汽车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人太多了,位置全满,还有人往里面挤怎么办,司机无奈之下说,你坐这儿,我坐你身上开车吧,这样多挤上一个人,车开走了。

达卡市的三轮车也是带一点电动的,轰轰开出去,由于道路不太好,车夫驾驶技术可能也有待提高,总会出现翻车把顾客给摔了的情况。往往这种事发生后,周围毫无关系的路人会走过来,把司机按下痛打一顿。这种习惯让人莫名其妙,问之,才知道这是此国的习惯 -- 给别人痛苦者,别人亦将同样痛苦加之于他。


我们的教育观念告诉我们,女孩抽烟是不好的,不好看的,但有两个人改变了我的看法,一是张曼玉,一个是阮玲玉。阮玲玉在电影中演绎当一个弱女子,遭到一个恶霸的逼迫。在拿烟做决断之前,她把烟在烟盒上敲了两下,然后轻轻一衔;张曼玉则是演绎当年的阮玲玉。同样一个镜头。

我最初看的是电影《阮玲玉》,这一个动作,张曼玉演绎出了女人抽烟极致的妩媚,因为张曼玉的表演,我特别去找片子,想看一下阮玲玉原来的表演是怎样的。

真的被我找到了。同样一个镜头,阮玲玉当时做同样的动作,也是敲两下然后吸那支烟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美,而是感到心灵跟着颤动,那是一种心碎的感觉。

同一个动作,阮玲玉演出的是沧桑与心碎。

张曼玉是一个好演员,阮玲玉是一个大师。


最近走过东四十条新中街的这个地方,让我对中国的老年人有了新的认识。那天,我在街头一个买盘的小姑娘那儿挑连续剧,而附近路边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让我们的对话都变成了喊叫。仔细一看,远处颇有一些人在随着音乐起舞。原来是街头舞场,我问小姑娘这都是些什么人这样疯狂。小姑娘说都是一帮老太太,锻炼身体的,开始来的时候放的音乐还传统,越放越夸张,声儿也越大。。。

诧异中仔细看去,果然是一些银发老者在自得其乐。摇摇头把不适应赶开,我问小姑娘 -- 想给我妈买几部电视剧,什么题材合适,你能不能推荐几个?小姑娘道:打仗的,老年人都爱看这个。。。


我有过敏性鼻炎,所以有时候我鼻子对生活的触摸比手指还要敏感。

刚工作的时候,我到一个老板的办公室里给他修计算机,干活的时候,却感到鼻子很难适应。我确信是闻到了一种牲畜的味道,但我同时也肯定自己并没有去巴基斯坦的乡下,而是在北京的写字楼。这种感觉十分怪异,忍受到把事情办完。我出去后问老板的秘书,你们这屋怎么会有这个味,那个叫红梅的秘书带着一张夸张的面孔告诉我,他们老板最近使用了一种昂贵的叫做“大草原型”的香水,她也在适应之中。

我差点儿说,你们老板花那么多钱干吗,在办公室里栓一头驴不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