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岛神社游记:鸡兔同笼是个伪命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0 01:36:45
鸡兔同笼是个伪命题 陈  扬      身子忙脑子懒是最大的懒,也是最让民众绝望的懒。用脚指头想事情,老想出国去逛逛就可以拿到治国治市良方是懒中之懒。

    看报纸说,2010连氏中国城市公共服务质量调查结果首次发布,公共服务排名:苏州全国第一,广州未进三甲。先表个态,我对所有的城市排名都不感兴趣,因为这事情就像评选最佳丈夫一样荒唐。老公好不好,只有一个人有发言权,那当然就是老婆。外姓旁人凭什么说好,又凭什么说不好。先是无厘头地把鸡和兔子关进一个笼子,然后无厘头地提出鸡兔同笼的命题,玩下可以,当真就上当了。

    俗话说,食嘢食味道,睇戏睇全套。鸡兔同笼只是一个话题,我倒是在别人的借题发挥中品出了别样的味道。这条新闻说,2010亚太市长论坛试图对共同的城市难题求解,这一主题吸引了来自中国、新加坡、美国、英国等国的市长和官员。不知道大家注意到国家的排名没有?新加坡排在美国英国的前面。如果这只是一个排名的技术问题的话,那么随后的这句话真正引起了我的注意。“曾派遣过逾2000名官员前往新加坡学习的苏州在不同视角的公共服务排名中均居首位。”这句话摆明就是给新加坡的城市管理经验大卖广告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新加坡是个岛国,也是一个城市国家,总人口相当于广州的1/4,且人口的流动性极低。一句到尾,这样的国家和城市好管极了。苏州总人口800多万,是广州的一半,相对于广州北京上海这样的超级大城市,人口流动性相对也是很低,也好管。

    新加坡的城市管得好,所谓花园城市,举世公认。但如果要用新加坡的经验把广州管得像新加坡一样,我觉得是47码的脚穿17码的鞋,顶趾鞋,好难着!

    正如北京上海,广州城市管理包括城市公共服务所要面临的挑战都是人口激增,城市在极端时期内的急剧扩张。换言之,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只有这个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从另一个角度看,没有大量的外来人口的涌入,就没有城市的规模扩张,没有城市规模的扩张,就没有城市经济总量的扩张。离开了这个事实前提去奢谈什么新加坡经验,去搞什么城市公共服务排名有什么意义呢?

    中国的管理者历来喜欢借鉴,所谓为我所用。以前接轨欧美,玩够了发现欧美的那一套所谓管理经验只是惊艳,搞不好引火烧身,于是就去学日本了。再玩够了,发现日本那一套也不管用了,于是无喇喇就盯上了新加坡。学新加坡也成啊,先把涌进大城市的人赶落大海,而且城市必须拥有几乎与国家同等的权力。行吗?

    老百姓最痛恨的一个行为是懒政。但是公务员从上到下都很忙啊,忙也叫懒吗?所以公务员也叫屈。身子忙脑子懒是最大的懒,也是最让民众绝望的懒。用脚指头想事情,老想出国去逛逛就可以拿到治国治市良方是懒中之懒。

    中国外国,自从盘古开天地至今,上下五千年,谁曾经历过数以亿计的人在短短一二十年间拖儿带女涌进大城市,农民直接转变为市民甚至直接转变为城市管理者?既然见都没见过何来经验?既无成功先例何来借鉴价值?以前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叫做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现在不兴谈主义了,我说只有中国人能够救中国———假如中国需要救的话。别再玩鸡兔同笼的伪命题了吧,我们都很清楚,你自己就是那个笼子,搞不好把自己给装进去了更划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