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岛神社:给到手的幸福盖个戳_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1 15:45:08

给到手的幸福盖个戳

武志红 原创
(2010-09-11 12:57:05)
转载。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陷于痛苦的人,会渴望爱与美好。
    然而,当爱与美好来临时,我们会如何呢?
    很可能,我们会退却、躲藏,甚至去毁坏这爱与美好。
    就像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他会受不了,需要再次闭上眼睛,然后再步入光明。
    电影《心灵捕手》中就刻画了这样一种心理。影片中的男主人公威尔,经由心理治疗,黯淡的生命开始闪耀光彩,他不仅与心理医生建立了深度信任的治疗关系,与女友的爱也与日俱增,而他的数学事业也一片光明。
    但突然间,他却与女友发生了剧烈冲突,爱情断了,治疗也停止了,同时他也放弃了他的事业,又回到了他以前灰暗的的生活中。 陷于痛苦的人,会渴望爱与美好。 然而,当爱与美好来临时,我们会如何呢? 很可能,我们会退却、躲藏,甚至去毁坏这爱与美好。 就像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他会受不了,需要再次闭上眼睛,然后再步入光明。 电影《心灵捕手》中就刻画了这样一种心理。影片中的男主人公威尔,经由心理治疗,黯淡的生命开始闪耀光彩,他不仅与心理医生建立了深度信任的治疗关系,与女友的爱也与日俱增,而他的数学事业也一片光明。 但突然间,他却与女友发生了剧烈冲突,爱情断了,治疗也停止了,同时他也放弃了他的事业,又回到了他以前灰暗的的生活中。 幸好,那灰暗生活中最强的亮色、威尔的损友威胁威尔说,你必须远离这样的生活,你不能让我再在这里见到你,否则,我会杀死你。损友觉得威尔才华横溢,该大放光彩。也可能,损友自己渴望美好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他的兄弟替他活出来。 同时,威尔的心理医生也懂得这一点,他陪伴威尔突破了这一心理障碍,最后,威尔驾驶着损友们给他造的车,奔向女友所在的城市,奔向那将属于他的幸福人生。 幸福之后撞下车 这种心理,我也大有体会。我发现,女友身上也有类似的一面。她的人生中也是有太多的伤痛,她也如威尔一样习惯了黑暗,结果,每当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时,她就会“制造”出一些意外来。 有时,这意外是和我莫名其妙吵一架,有时,这意外是生病,有时,这意外是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故。 最明显的一次,是我们出去游玩,那几天感觉很好,但回来的路上,她撞车了。前面是红灯,对方的车稳稳地停在路上,而她似乎是没有觉知似的,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撞了上去。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对此进行过探讨,但最好的解释反而是来自她的一个朋友V。 前不久,V跟几个朋友出去游玩,很开心,最后一天晚上,她突然想起,男友两天没和她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怎么老不跟我发短信,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男友没有回复这个短信,等待的过程中,她觉得天一点点暗下来,最后变得好像很黑很黑,她越来越觉得,男友根本不爱他。 女友问V,假若放下“应该怎么做”的道理与“不应该怎么做”的顾虑,她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V一开始语塞,在女友一再鼓励下,她才不敢相信似的说,她希望男友回答说,我就是很爱很爱你,这是不用怀疑的。 听V这么说,女友说,就是说,要给你们的爱情重重地加盖一个戳?! V大笑,对呀,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在对我复述这件事时,女友说,她与我经历美好后的吵架、生病以及撞车等或大或小的故事,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在她显示后退一点时,我能给我们所经历的美好重重地盖一个戳,向她保证,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尤其是关于那次撞车,女友说,那时她有些“得意忘形”,而她在童年时经常被警告“不要得意忘形”,所以她想看看,我是不是例外,会允许她“得意忘形”一下。 这也就是说,那次撞车,她是有些故意,是来考验我的。假若我那时对她大发脾气,她就会觉得,前面的美好不是真的,我并不爱她。相反,假若我没有批评她,甚至还对她说,没事,这没有什么,那她就会更加相信,刚刚经历的美好是真的。 哦,MyGod!我向她感叹说,我哪里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考验,我只是凭借经验发现,每次经历一段幸福后你会出点事。既然知道这一点了,你再出这点事后我的心就没有起什么波澜了。并且,我还想,既然总是要出点事,在红灯前小小地撞下车,总比在高速路上出车祸好,所以才没有责怪你。 最后,我对她说,最好不要老考验我,或者,至少再考验我时,先让我知道一下,我好配合。虽然我自认为学心理学这么多年了,越来越厉害,但这种心理我还是常常会不懂。 女友大笑,她说,她对V就是这样提建议的,这个心理游戏太微妙了,别人很难知道,你最好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经常对幸福盖个戳。 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理游戏 我们对爱都是缺乏信心的。或者说,我们在爱面前都会感到自卑
    幸好,那灰暗生活中最强的亮色、威尔的损友威胁威尔说,你必须远离这样的生活,你不能让我再在这里见到你,否则,我会杀死你。损友觉得威尔才华横溢,该大放光彩。也可能,损友自己渴望美好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他的兄弟替他活出来。
    同时,威尔的心理医生也懂得这一点,他陪伴威尔突破了这一心理障碍,最后,威尔驾驶着损友们给他造的车,奔向女友所在的城市,奔向那将属于他的幸福人生。

 

幸福之后撞下车
    这种心理,我也大有体会。我发现,女友身上也有类似的一面。她的人生中也是有太多的伤痛,她也如威尔一样习惯了黑暗,结果,每当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时,她就会“制造”出一些意外来。
    有时,这意外是和我莫名其妙吵一架,有时,这意外是生病,有时,这意外是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故。
    最明显的一次,是我们出去游玩,那几天感觉很好,但回来的路上,她撞车了。前面是红灯,对方的车稳稳地停在路上,而她似乎是没有觉知似的,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撞了上去。。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对此进行过探讨,但最好的解释反而是来自她的一个朋友V。
    前不久,V跟几个朋友出去游玩,很开心,最后一天晚上,她突然想起,男友两天没和她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怎么老不跟我发短信,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男友没有回复这个短信,等待的过程中,她觉得天一点点暗下来,最后变得好像很黑很黑,她越来越觉得,男友根本不爱他。。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女友问V,假若放下“应该怎么做”的道理与“不应该怎么做”的顾虑,她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V一开始语塞,在女友一再鼓励下,她才不敢相信似的说,她希望男友回答说,我就是很爱很爱你,这是不用怀疑的。
    听V这么说,女友说,就是说,要给你们的爱情重重地加盖一个戳?!
    V大笑,对呀,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在对我复述这件事时,女友说,她与我经历美好后的吵架、生病以及撞车等或大或小的故事,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在她显示后退一点时,我能给我们所经历的美好重重地盖一个戳,向她保证,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尤其是关于那次撞车,女友说,那时她有些“得意忘形”,而她在童年时经常被警告“不要得意忘形”,所以她想看看,我是不是例外,会允许她“得意忘形”一下。因一定在他自己身上,于是我仔细询问他,这一段时间他的心是如何变化的。 结果发现,那种美好的感觉结束后,他的心跌入了更糟糕的状态中。 他说,那种美好的感觉持续了几天,但随着那种美好的感觉逐渐减弱,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当这种感觉消失后,他有了比以前更浓重的怀疑。 他向妻子谈起过自己那美好的感受,听了后,太太也说,是啊,我也觉得很好。太太这种很平常的口吻,令他有些失望。就好像是,他和V一样,也期待着亲密爱人能给这美好的感受重重地盖一个戳,V的男友是没有盖戳,而他的妻子只是轻轻地盖了一个戳,这种力道不够令他更确信这是真的。 也因为这个戳盖得太轻,当这美好的感受消失后,G怀疑,妻子可能根本都不爱他,她之前的爱都不是真的,都是骗他的。 假若我们觉得,只有对方狠狠地给爱盖了一个戳,爱才是真的,那么这种失望很容易到来。毕竟,我们太多时候都对自己的心不了解,譬如G那么美好的感受,如果不是我一再拉他去谈,他也没想过,原来这温暖的意思,是他对爱第一次有了信心。 但是,假若我们真的可以尊重自己的感受,那么,每一次美好的感受,它本身就是一个爱的证明。 我们之所以期待别人给爱一个证明,是因为,我们将自己视为虚弱的,而将别人视为强大的。或者说,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都将自己当成了孩子,而将对方当成了父母。更严重的说法是,我们这时是将对方当做了上帝。 假若威尔不能明白他在做什么,也根本不去认识自己内心,那么也许上帝都无法拯救他。 更何况,每一个人本质上都是一个孩子,每一个人的承受能力都很有限,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么巧妙的考验。 所以,从根本上而言,是我们自己要去审视自己内心,自己学习去尊重那正在发生的爱与美好。 再次和女友谈起这一话题时,她说,她刚刚想到,她对我发起每一次那样的考验,都是树起了一个堤坝,而期待着我用爱的洪水将它冲垮。这意味着,她每一次都是给爱与被爱增加了难度。 这也的确是我的感受,每一次这样的考验,都是对我耐心的一种损耗,好在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明显地日益减少,否则这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关键不是对方用爱的洪水将堤坝冲垮,而是自己看到这个堤坝,并将其拆除。
    这也就是说,那次撞车,她是有些故意,是来考验我的。假若我那时对她大发脾气,她就会觉得,前面的美好不是真的,我并不爱她。相反,假若我没有批评她,甚至还对她说,没事,这没有什么,那她就会更加相信,刚刚经历的美好是真的。
    哦,MyGod!我向她感叹说,我哪里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考验,我只是凭借经验发现,每次经历一段幸福后你会出点事。既然知道这一点了,你再出这点事后我的心就没有起什么波澜了。并且,我还想,既然总是要出点事,在红灯前小小地撞下车,总比在高速路上出车祸好,所以才没有责怪你。
    最后,我对她说,最好不要老考验我,或者,至少再考验我时,先让我知道一下,我好配合。虽然我自认为学心理学这么多年了,越来越厉害,但这种心理我还是常常会不懂。
    女友大笑,她说,她对V就是这样提建议的,这个心理游戏太微妙了,别人很难知道,你最好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经常对幸福盖个戳。

 

陷于痛苦的人,会渴望爱与美好。 然而,当爱与美好来临时,我们会如何呢? 很可能,我们会退却、躲藏,甚至去毁坏这爱与美好。 就像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他会受不了,需要再次闭上眼睛,然后再步入光明。 电影《心灵捕手》中就刻画了这样一种心理。影片中的男主人公威尔,经由心理治疗,黯淡的生命开始闪耀光彩,他不仅与心理医生建立了深度信任的治疗关系,与女友的爱也与日俱增,而他的数学事业也一片光明。 但突然间,他却与女友发生了剧烈冲突,爱情断了,治疗也停止了,同时他也放弃了他的事业,又回到了他以前灰暗的的生活中。 幸好,那灰暗生活中最强的亮色、威尔的损友威胁威尔说,你必须远离这样的生活,你不能让我再在这里见到你,否则,我会杀死你。损友觉得威尔才华横溢,该大放光彩。也可能,损友自己渴望美好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他的兄弟替他活出来。 同时,威尔的心理医生也懂得这一点,他陪伴威尔突破了这一心理障碍,最后,威尔驾驶着损友们给他造的车,奔向女友所在的城市,奔向那将属于他的幸福人生。 幸福之后撞下车 这种心理,我也大有体会。我发现,女友身上也有类似的一面。她的人生中也是有太多的伤痛,她也如威尔一样习惯了黑暗,结果,每当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时,她就会“制造”出一些意外来。 有时,这意外是和我莫名其妙吵一架,有时,这意外是生病,有时,这意外是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故。 最明显的一次,是我们出去游玩,那几天感觉很好,但回来的路上,她撞车了。前面是红灯,对方的车稳稳地停在路上,而她似乎是没有觉知似的,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撞了上去。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对此进行过探讨,但最好的解释反而是来自她的一个朋友V。 前不久,V跟几个朋友出去游玩,很开心,最后一天晚上,她突然想起,男友两天没和她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怎么老不跟我发短信,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男友没有回复这个短信,等待的过程中,她觉得天一点点暗下来,最后变得好像很黑很黑,她越来越觉得,男友根本不爱他。 女友问V,假若放下“应该怎么做”的道理与“不应该怎么做”的顾虑,她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V一开始语塞,在女友一再鼓励下,她才不敢相信似的说,她希望男友回答说,我就是很爱很爱你,这是不用怀疑的。 听V这么说,女友说,就是说,要给你们的爱情重重地加盖一个戳?! V大笑,对呀,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在对我复述这件事时,女友说,她与我经历美好后的吵架、生病以及撞车等或大或小的故事,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在她显示后退一点时,我能给我们所经历的美好重重地盖一个戳,向她保证,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尤其是关于那次撞车,女友说,那时她有些“得意忘形”,而她在童年时经常被警告“不要得意忘形”,所以她想看看,我是不是例外,会允许她“得意忘形”一下。 这也就是说,那次撞车,她是有些故意,是来考验我的。假若我那时对她大发脾气,她就会觉得,前面的美好不是真的,我并不爱她。相反,假若我没有批评她,甚至还对她说,没事,这没有什么,那她就会更加相信,刚刚经历的美好是真的。 哦,MyGod!我向她感叹说,我哪里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考验,我只是凭借经验发现,每次经历一段幸福后你会出点事。既然知道这一点了,你再出这点事后我的心就没有起什么波澜了。并且,我还想,既然总是要出点事,在红灯前小小地撞下车,总比在高速路上出车祸好,所以才没有责怪你。 最后,我对她说,最好不要老考验我,或者,至少再考验我时,先让我知道一下,我好配合。虽然我自认为学心理学这么多年了,越来越厉害,但这种心理我还是常常会不懂。 女友大笑,她说,她对V就是这样提建议的,这个心理游戏太微妙了,别人很难知道,你最好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经常对幸福盖个戳。 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理游戏 我们对爱都是缺乏信心的。或者说,我们在爱面前都会感到自卑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理游戏
    我们对爱都是缺乏信心的。或者说,我们在爱面前都会感到自卑。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陷于痛苦的人,会渴望爱与美好。 然而,当爱与美好来临时,我们会如何呢? 很可能,我们会退却、躲藏,甚至去毁坏这爱与美好。 就像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他会受不了,需要再次闭上眼睛,然后再步入光明。 电影《心灵捕手》中就刻画了这样一种心理。影片中的男主人公威尔,经由心理治疗,黯淡的生命开始闪耀光彩,他不仅与心理医生建立了深度信任的治疗关系,与女友的爱也与日俱增,而他的数学事业也一片光明。 但突然间,他却与女友发生了剧烈冲突,爱情断了,治疗也停止了,同时他也放弃了他的事业,又回到了他以前灰暗的的生活中。 幸好,那灰暗生活中最强的亮色、威尔的损友威胁威尔说,你必须远离这样的生活,你不能让我再在这里见到你,否则,我会杀死你。损友觉得威尔才华横溢,该大放光彩。也可能,损友自己渴望美好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他的兄弟替他活出来。 同时,威尔的心理医生也懂得这一点,他陪伴威尔突破了这一心理障碍,最后,威尔驾驶着损友们给他造的车,奔向女友所在的城市,奔向那将属于他的幸福人生。 幸福之后撞下车 这种心理,我也大有体会。我发现,女友身上也有类似的一面。她的人生中也是有太多的伤痛,她也如威尔一样习惯了黑暗,结果,每当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时,她就会“制造”出一些意外来。 有时,这意外是和我莫名其妙吵一架,有时,这意外是生病,有时,这意外是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故。 最明显的一次,是我们出去游玩,那几天感觉很好,但回来的路上,她撞车了。前面是红灯,对方的车稳稳地停在路上,而她似乎是没有觉知似的,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撞了上去。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对此进行过探讨,但最好的解释反而是来自她的一个朋友V。 前不久,V跟几个朋友出去游玩,很开心,最后一天晚上,她突然想起,男友两天没和她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怎么老不跟我发短信,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男友没有回复这个短信,等待的过程中,她觉得天一点点暗下来,最后变得好像很黑很黑,她越来越觉得,男友根本不爱他。 女友问V,假若放下“应该怎么做”的道理与“不应该怎么做”的顾虑,她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V一开始语塞,在女友一再鼓励下,她才不敢相信似的说,她希望男友回答说,我就是很爱很爱你,这是不用怀疑的。 听V这么说,女友说,就是说,要给你们的爱情重重地加盖一个戳?! V大笑,对呀,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在对我复述这件事时,女友说,她与我经历美好后的吵架、生病以及撞车等或大或小的故事,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在她显示后退一点时,我能给我们所经历的美好重重地盖一个戳,向她保证,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尤其是关于那次撞车,女友说,那时她有些“得意忘形”,而她在童年时经常被警告“不要得意忘形”,所以她想看看,我是不是例外,会允许她“得意忘形”一下。 这也就是说,那次撞车,她是有些故意,是来考验我的。假若我那时对她大发脾气,她就会觉得,前面的美好不是真的,我并不爱她。相反,假若我没有批评她,甚至还对她说,没事,这没有什么,那她就会更加相信,刚刚经历的美好是真的。 哦,MyGod!我向她感叹说,我哪里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考验,我只是凭借经验发现,每次经历一段幸福后你会出点事。既然知道这一点了,你再出这点事后我的心就没有起什么波澜了。并且,我还想,既然总是要出点事,在红灯前小小地撞下车,总比在高速路上出车祸好,所以才没有责怪你。 最后,我对她说,最好不要老考验我,或者,至少再考验我时,先让我知道一下,我好配合。虽然我自认为学心理学这么多年了,越来越厉害,但这种心理我还是常常会不懂。 女友大笑,她说,她对V就是这样提建议的,这个心理游戏太微妙了,别人很难知道,你最好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经常对幸福盖个戳。 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理游戏 我们对爱都是缺乏信心的。或者说,我们在爱面前都会感到自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陷于痛苦的人,会渴望爱与美好。 然而,当爱与美好来临时,我们会如何呢? 很可能,我们会退却、躲藏,甚至去毁坏这爱与美好。 就像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他会受不了,需要再次闭上眼睛,然后再步入光明。 电影《心灵捕手》中就刻画了这样一种心理。影片中的男主人公威尔,经由心理治疗,黯淡的生命开始闪耀光彩,他不仅与心理医生建立了深度信任的治疗关系,与女友的爱也与日俱增,而他的数学事业也一片光明。 但突然间,他却与女友发生了剧烈冲突,爱情断了,治疗也停止了,同时他也放弃了他的事业,又回到了他以前灰暗的的生活中。 幸好,那灰暗生活中最强的亮色、威尔的损友威胁威尔说,你必须远离这样的生活,你不能让我再在这里见到你,否则,我会杀死你。损友觉得威尔才华横溢,该大放光彩。也可能,损友自己渴望美好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他的兄弟替他活出来。 同时,威尔的心理医生也懂得这一点,他陪伴威尔突破了这一心理障碍,最后,威尔驾驶着损友们给他造的车,奔向女友所在的城市,奔向那将属于他的幸福人生。 幸福之后撞下车 这种心理,我也大有体会。我发现,女友身上也有类似的一面。她的人生中也是有太多的伤痛,她也如威尔一样习惯了黑暗,结果,每当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时,她就会“制造”出一些意外来。 有时,这意外是和我莫名其妙吵一架,有时,这意外是生病,有时,这意外是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故。 最明显的一次,是我们出去游玩,那几天感觉很好,但回来的路上,她撞车了。前面是红灯,对方的车稳稳地停在路上,而她似乎是没有觉知似的,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撞了上去。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对此进行过探讨,但最好的解释反而是来自她的一个朋友V。 前不久,V跟几个朋友出去游玩,很开心,最后一天晚上,她突然想起,男友两天没和她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怎么老不跟我发短信,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男友没有回复这个短信,等待的过程中,她觉得天一点点暗下来,最后变得好像很黑很黑,她越来越觉得,男友根本不爱他。 女友问V,假若放下“应该怎么做”的道理与“不应该怎么做”的顾虑,她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V一开始语塞,在女友一再鼓励下,她才不敢相信似的说,她希望男友回答说,我就是很爱很爱你,这是不用怀疑的。 听V这么说,女友说,就是说,要给你们的爱情重重地加盖一个戳?! V大笑,对呀,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在对我复述这件事时,女友说,她与我经历美好后的吵架、生病以及撞车等或大或小的故事,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在她显示后退一点时,我能给我们所经历的美好重重地盖一个戳,向她保证,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尤其是关于那次撞车,女友说,那时她有些“得意忘形”,而她在童年时经常被警告“不要得意忘形”,所以她想看看,我是不是例外,会允许她“得意忘形”一下。 这也就是说,那次撞车,她是有些故意,是来考验我的。假若我那时对她大发脾气,她就会觉得,前面的美好不是真的,我并不爱她。相反,假若我没有批评她,甚至还对她说,没事,这没有什么,那她就会更加相信,刚刚经历的美好是真的。 哦,MyGod!我向她感叹说,我哪里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考验,我只是凭借经验发现,每次经历一段幸福后你会出点事。既然知道这一点了,你再出这点事后我的心就没有起什么波澜了。并且,我还想,既然总是要出点事,在红灯前小小地撞下车,总比在高速路上出车祸好,所以才没有责怪你。 最后,我对她说,最好不要老考验我,或者,至少再考验我时,先让我知道一下,我好配合。虽然我自认为学心理学这么多年了,越来越厉害,但这种心理我还是常常会不懂。 女友大笑,她说,她对V就是这样提建议的,这个心理游戏太微妙了,别人很难知道,你最好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经常对幸福盖个戳。 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理游戏 我们对爱都是缺乏信心的。或者说,我们在爱面前都会感到自卑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陷于痛苦的人,会渴望爱与美好。 然而,当爱与美好来临时,我们会如何呢? 很可能,我们会退却、躲藏,甚至去毁坏这爱与美好。 就像习惯了黑暗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他会受不了,需要再次闭上眼睛,然后再步入光明。 电影《心灵捕手》中就刻画了这样一种心理。影片中的男主人公威尔,经由心理治疗,黯淡的生命开始闪耀光彩,他不仅与心理医生建立了深度信任的治疗关系,与女友的爱也与日俱增,而他的数学事业也一片光明。 但突然间,他却与女友发生了剧烈冲突,爱情断了,治疗也停止了,同时他也放弃了他的事业,又回到了他以前灰暗的的生活中。 幸好,那灰暗生活中最强的亮色、威尔的损友威胁威尔说,你必须远离这样的生活,你不能让我再在这里见到你,否则,我会杀死你。损友觉得威尔才华横溢,该大放光彩。也可能,损友自己渴望美好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他的兄弟替他活出来。 同时,威尔的心理医生也懂得这一点,他陪伴威尔突破了这一心理障碍,最后,威尔驾驶着损友们给他造的车,奔向女友所在的城市,奔向那将属于他的幸福人生。 幸福之后撞下车 这种心理,我也大有体会。我发现,女友身上也有类似的一面。她的人生中也是有太多的伤痛,她也如威尔一样习惯了黑暗,结果,每当我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时,她就会“制造”出一些意外来。 有时,这意外是和我莫名其妙吵一架,有时,这意外是生病,有时,这意外是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故。 最明显的一次,是我们出去游玩,那几天感觉很好,但回来的路上,她撞车了。前面是红灯,对方的车稳稳地停在路上,而她似乎是没有觉知似的,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撞了上去。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对此进行过探讨,但最好的解释反而是来自她的一个朋友V。 前不久,V跟几个朋友出去游玩,很开心,最后一天晚上,她突然想起,男友两天没和她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怎么老不跟我发短信,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男友没有回复这个短信,等待的过程中,她觉得天一点点暗下来,最后变得好像很黑很黑,她越来越觉得,男友根本不爱他。 女友问V,假若放下“应该怎么做”的道理与“不应该怎么做”的顾虑,她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V一开始语塞,在女友一再鼓励下,她才不敢相信似的说,她希望男友回答说,我就是很爱很爱你,这是不用怀疑的。 听V这么说,女友说,就是说,要给你们的爱情重重地加盖一个戳?! V大笑,对呀,对呀,就是这个意思。 在对我复述这件事时,女友说,她与我经历美好后的吵架、生病以及撞车等或大或小的故事,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在她显示后退一点时,我能给我们所经历的美好重重地盖一个戳,向她保证,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尤其是关于那次撞车,女友说,那时她有些“得意忘形”,而她在童年时经常被警告“不要得意忘形”,所以她想看看,我是不是例外,会允许她“得意忘形”一下。 这也就是说,那次撞车,她是有些故意,是来考验我的。假若我那时对她大发脾气,她就会觉得,前面的美好不是真的,我并不爱她。相反,假若我没有批评她,甚至还对她说,没事,这没有什么,那她就会更加相信,刚刚经历的美好是真的。 哦,MyGod!我向她感叹说,我哪里知道这原来是一个考验,我只是凭借经验发现,每次经历一段幸福后你会出点事。既然知道这一点了,你再出这点事后我的心就没有起什么波澜了。并且,我还想,既然总是要出点事,在红灯前小小地撞下车,总比在高速路上出车祸好,所以才没有责怪你。 最后,我对她说,最好不要老考验我,或者,至少再考验我时,先让我知道一下,我好配合。虽然我自认为学心理学这么多年了,越来越厉害,但这种心理我还是常常会不懂。 女友大笑,她说,她对V就是这样提建议的,这个心理游戏太微妙了,别人很难知道,你最好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经常对幸福盖个戳。 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理游戏 我们对爱都是缺乏信心的。或者说,我们在爱面前都会感到自卑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因一定在他自己身上,于是我仔细询问他,这一段时间他的心是如何变化的。
    结果发现,那种美好的感觉结束后,他的心跌入了更糟糕的状态中。因一定在他自己身上,于是我仔细询问他,这一段时间他的心是如何变化的。 结果发现,那种美好的感觉结束后,他的心跌入了更糟糕的状态中。 他说,那种美好的感觉持续了几天,但随着那种美好的感觉逐渐减弱,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当这种感觉消失后,他有了比以前更浓重的怀疑。 他向妻子谈起过自己那美好的感受,听了后,太太也说,是啊,我也觉得很好。太太这种很平常的口吻,令他有些失望。就好像是,他和V一样,也期待着亲密爱人能给这美好的感受重重地盖一个戳,V的男友是没有盖戳,而他的妻子只是轻轻地盖了一个戳,这种力道不够令他更确信这是真的。 也因为这个戳盖得太轻,当这美好的感受消失后,G怀疑,妻子可能根本都不爱他,她之前的爱都不是真的,都是骗他的。 假若我们觉得,只有对方狠狠地给爱盖了一个戳,爱才是真的,那么这种失望很容易到来。毕竟,我们太多时候都对自己的心不了解,譬如G那么美好的感受,如果不是我一再拉他去谈,他也没想过,原来这温暖的意思,是他对爱第一次有了信心。 但是,假若我们真的可以尊重自己的感受,那么,每一次美好的感受,它本身就是一个爱的证明。 我们之所以期待别人给爱一个证明,是因为,我们将自己视为虚弱的,而将别人视为强大的。或者说,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都将自己当成了孩子,而将对方当成了父母。更严重的说法是,我们这时是将对方当做了上帝。 假若威尔不能明白他在做什么,也根本不去认识自己内心,那么也许上帝都无法拯救他。 更何况,每一个人本质上都是一个孩子,每一个人的承受能力都很有限,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么巧妙的考验。 所以,从根本上而言,是我们自己要去审视自己内心,自己学习去尊重那正在发生的爱与美好。 再次和女友谈起这一话题时,她说,她刚刚想到,她对我发起每一次那样的考验,都是树起了一个堤坝,而期待着我用爱的洪水将它冲垮。这意味着,她每一次都是给爱与被爱增加了难度。 这也的确是我的感受,每一次这样的考验,都是对我耐心的一种损耗,好在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明显地日益减少,否则这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关键不是对方用爱的洪水将堤坝冲垮,而是自己看到这个堤坝,并将其拆除。
    他说,那种美好的感觉持续了几天,但随着那种美好的感觉逐渐减弱,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当这种感觉消失后,他有了比以前更浓重的怀疑。
    他向妻子谈起过自己那美好的感受,听了后,太太也说,是啊,我也觉得很好。太太这种很平常的口吻,令他有些失望。就好像是,他和V一样,也期待着亲密爱人能给这美好的感受重重地盖一个戳,V的男友是没有盖戳,而他的妻子只是轻轻地盖了一个戳,这种力道不够令他更确信这是真的。
    也因为这个戳盖得太轻,当这美好的感受消失后,G怀疑,妻子可能根本都不爱他,她之前的爱都不是真的,都是骗他的。
    假若我们觉得,只有对方狠狠地给爱盖了一个戳,爱才是真的,那么这种失望很容易到来。毕竟,我们太多时候都对自己的心不了解,譬如G那么美好的感受,如果不是我一再拉他去谈,他也没想过,原来这温暖的意思,是他对爱第一次有了信心。
    但是,假若我们真的可以尊重自己的感受,那么,每一次美好的感受,它本身就是一个爱的证明。
    我们之所以期待别人给爱一个证明,是因为,我们将自己视为虚弱的,而将别人视为强大的。或者说,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都将自己当成了孩子,而将对方当成了父母。更严重的说法是,我们这时是将对方当做了上帝。
    假若威尔不能明白他在做什么,也根本不去认识自己内心,那么也许上帝都无法拯救他。
    更何况,每一个人本质上都是一个孩子,每一个人的承受能力都很有限,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么巧妙的考验。
    所以,从根本上而言,是我们自己要去审视自己内心,自己学习去尊重那正在发生的爱与美好。。于是,当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感受时,会半信半疑,这时就渴望别人给一个确认。 对这一点,我一个朋友深有体会。她说,她和老公常玩这种游戏,有时会故意问对方,这是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怎么才能证明呢,哼,你不过是骗我罢了,我要证明我要证明…… 最后,这种小游戏就以一方狠狠地吻对方一下而结束。有时,是更甜蜜的结束。 当有意地玩这个小游戏时,大家彼此都对其中的微妙心理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方也在干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玩得很默契。 但是,像女友之前对我玩的游戏,以及V对男友玩的游戏,对方就会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谈不上配合了。 不仅如此,如果这种游戏一直玩下去而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就会变得不耐烦起来,这个游戏就可能会以悲剧收场。我知道这种不耐烦,而V的男友不回V的短信,也是出于不耐烦。 所谓不耐烦,即,我似乎知道她在要什么,但我不清楚她究竟要什么,也不清楚怎么才能满足,而且这种游戏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好像是在一次次地挑战自己似的,最后就会烦。 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玩这个游戏,那时就可能有巨大的杀伤力。 在《心灵捕手》中,威尔玩这个游戏时,方式是和女友史凯兰剧烈吵架,还用拳头狠砸墙壁,并对女友说,我不爱你。 如此剧烈的冲突,本质上仍然是希望对方盖一个爱的戳。但是,这个游戏玩得太剧烈了,很少有人能撑得住,最后史凯兰痛得弯下腰来。其实,史凯兰和威尔一样,也对爱有深深的自卑和怀疑,她也需要爱的确证。 设想一个2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出去了一个月,妈妈回来后,他可能会对妈妈显得很冷淡。这种冷淡,是他在怀疑,妈妈爱他吗,过去那些爱是真的吗? 这时,妈妈要坚决地去抱孩子,不管孩子怎么躲怎么拒绝。孩子的躲避,是对爱的怀疑,而妈妈的坚决,是对爱的确证。 被妈妈抱住时,孩子可能会试着推妈妈。这时妈妈需要做的,就是继续紧紧拥抱他。 接着,孩子可能会有强烈的情绪出来,他可能会攻击妈妈,踢她,甚至咬妈妈。 这时,妈妈仍要紧紧地抱着他。 最后,孩子可能会彻底失控,他嚎啕大哭,扑在妈妈怀里,与妈妈紧紧抱在一起。 这种哭声,是忧伤,是释怀,是承认,是接受,它意味着孩子从对爱的绝望中走了出来,再一次信任了妈妈的爱。 威尔,V和我的女友,他们那些带着攻击性的表现,都像是个对爱绝望的孩子,期待一个强大而充满爱意的妈妈坚决地拥抱他们,让他们相信,刚刚正在发生的爱的确是真的,不是昙花一现。 但是,威尔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发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史凯兰无法抱持。 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威尔需要明白,他在做什么。 最美好之后最绝望? 我一位来访者G,他来找我是因为他与太太的关系显得很脆弱。但一次咨询中,他谈起一件事时,我全身觉得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和他分享了这种感觉,并问,他的感受是什么。 哦,他说,那件事发生后,他一直觉得暖暖的。 我们仔细去谈这种感觉,最后他说,就好像是,经由这件事,他生命中终于第一次相信,一个女人真的会接受他,爱他。 这种相信,真是美好。实际上,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咨询中,通过谈话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很罕见的事。 这次咨询结束后,我禁不住想,看来,他的婚姻可以很大的改善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下一次咨询中,他向我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个婚姻没法过下去了,他很想结束。 之前,他也会在咨询中表达这一信息,但这一次的表达是最强烈的,我听的时候会感觉到浑身冰凉。 他也说,这一次的决心的确变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为什么呢?上一次的感觉,是他感觉最美好的,而这一次怎么就成了感觉最糟糕的,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讲了几件事情,但他说,这几件事情不算什么,相比以前,这几件事是很轻的,并且,他承认,太太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要更令他满意。 这真的很奇怪,既然太太不是原因,那么原
    再次和女友谈起这一话题时,她说,她刚刚想到,她对我发起每一次那样的考验,都是树起了一个堤坝,而期待着我用爱的洪水将它冲垮。这意味着,她每一次都是给爱与被爱增加了难度。
    这也的确是我的感受,每一次这样的考验,都是对我耐心的一种损耗,好在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明显地日益减少,否则这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关键不是对方用爱的洪水将堤坝冲垮,而是自己看到这个堤坝,并将其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