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寒十七天 哪里有的看:惨烈的1944年10月桂林保卫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07 13:17:17
——献给桂柳会战中英勇献身的抗日英雄们!      风雨欲来      “咏棠贤妻,在柳别后未通信甚为思念,我在桂一切情形均详述于均任兄函中,想已阅悉。此次保卫桂林大会战不日即可开幕,此战关系重大,我得率师参加,正感幸运,不成功便成仁,总要与日寇大厮杀一场也。汝带一群儿女避居融县,战端一开通信已成问题,接济更不容易,已另函托均任兄就近关照,家无积余,用度极力节省,如何寒苦亦当忍受,抗战胜利在望,生活总有解决办法也。我在此生活如常,毋须远念。此后作战期间如有可能仍可照常通信,余不及,即问近好”。 
  
    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轻轻的把墨迹吹干,把家书细心的折好封好,交给贴身卫士,昂然走进桂林防守司令部。      驻守桂林的城防司令中将韦云淞,参谋长中将陈济桓,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副师长郭少文,四十六军一七零师师长许高阳,副师长巢威等将领皆已在座,均满脸严肃,默然无语。      看到阚维雍,韦云淞轻咳了一声,道:“伯涵来得正好。现在的局势,大家想必心知肚明了吧。日寇来势汹汹,一场死战,无可避免。昨日,九十三军未经抵抗,就全线撤出黄沙河和全洲,桂林门户洞开,日军可在一天一夜只间,直抵我桂林边境。上面下了死命令,死守三个月。日军有十万之众,我军不足两万,多数是未经训练的新兵,有的甚至还装备着土抢。以如此微弱的兵力去抵抗装备精良的日寇重兵,难于上青天。诸位有何良策,不妨各抒己见。”      众将官面面相觑,不由把目光都停在阚维雍身上。阚维雍胸有成竹,缓缓道:“我军兵力严重不足,只能依靠地方民兵。广西素有“南蛮”之称,民风彪悍,尚勇好斗。何况大多同族同宗,乡土观念十分严重,往往一人有事,全村拼死相助。他们对日寇恨之入骨,现已自发组织抗日自卫队十数支,虽不是训练有素,但只要给予装备,也是一支奇兵。美国空军已经保证桂林的绝对制空权,从空中给日寇严厉的打击。我桂林地势奇特,山峰林立,岩洞众多,更有漓江可为天险。现已利用岩石内洞,设备了纵横交错的永久工事,编成了各个独立而又相互联系的堡垒群。为了弥补漓江薄弱地带的缺点,除沿河设置各种障碍外,还把东岸的七星岩编成了一个坚固的独立据点,与桂林市区交叉火力,互相呼应。军需品如粮秣弹药等,也储备了足够半年之用。在地形工事设备上来说,抵敌三个月,并非毫无成算之事。”      韦云淞面色稍缓,赞道:“伯涵胸有成竹啊。”随即公布了桂林的防守部署:以第一三一师第三九二团占领中正桥以北沿漓江至北门之线,特别加强沿河西岸的工事及火网配置占领中正桥以北沿河,北门至甲山口地区及漓江东岸屏风山、爷头山、七星岩、猫儿山、水东街沿河之线至七星岩地区,及各个小山各个独立据点……      这是1944年10月底。      自日军攻陷衡阳,侵华日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亲自指挥横山勇中将第11师团、广田中将第58师团、毛利末广中将第18师团、宫川中将第40师团、关东军山地部队第6联队、第5航空军等大约15万大军,准备打通中国东北至南沙群岛的大陆交通线,挽回太平洋战场的败局。日军沿湘桂铁路、公路潮水般南进,直指桂柳,势必除掉驻守在那里的美国空军中远程轰炸机基地。桂林,柳洲,这两座古城,顿时成为全中国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中国军队急调陈牧农第93军由黔入桂,防守全州;夏威第16集团军之第31军、第46军防守桂林;该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凇任城防司令,各路大军日夜兼程赶赴桂柳布防备战。9月12日,日军前锋试攻黄沙河,第93军稍战即退,被称之为“桂林长城”的黄沙河天险防线一夜之间被突破。次日凌晨,日军进攻全州,第93军甚至没等到战斗正式展开,一下子就撤到了60公里外的兴安。临阵脱逃,使桂林顿失屏障,陈牧农随即被枪决在桂林南郊将军桥刑场。      眼看局势紧急,防守桂林的第31军主力师188师,第46军主力师175师和大批桂系中坚将校,携带专为守桂而配备的精良武器装备撤出桂林,中央直属工兵营连同开山机械、运输车辆等装备以“攻势防御”为名,连夜离桂,只留下阚维壅的第131师和许高阳的第170师奉命留守桂林。因兵力太少,装备也严重不足,至少有四分之一已筑好的防守阵地不得不放弃。      阚维雍,原名庆福,号伯涵,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生於广西柳州,中学毕业後,考入广州医科学校。未几辍学回柳州。1919年考入广西陆军讲武堂工兵科,毕业後避居家乡。1924年李宗仁任广西绥靖督办兼第一军军长时,任其为军部机要参谋。後任南宁军校教官。又先後任工兵、交通,通讯班主任、交通队、工兵队上校队长等职。并历任第七军工兵营营长,第五十七师参谋处处长。第四十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第四集团军总司令部直属通讯团团长,交通处处长,第十九师参谋长等。1932年入南京陆军工兵学校学习。抗日战争爆发後,日军入侵桂南,以第十九师副师长,第三十一军参谋长率部抗日。1942年任第一三一师少将师长,担任桂南防务。因为他饱读诗书,会说日语,略通越语,著有《越语入门》。他对军事知识颇有研究,人称“儒将”。桂柳会战前,他与全体官兵一起徒步由南宁开发到桂林,直走得两脚红肿溃烂,仍不以为苦。阚维雍到桂林后日以继夜地督导部属疏散居民,抢修工事,并深入各部队,勉励士兵奋勇杀敌,誓死保卫桂林。      血肉长城      凌晨,初升的阳光柔柔的照耀着清澈翠绿的漓江,照耀着叠嶂耸秀,形态万千的诸峰。那江水不夹一丝的杂色,恰似青碧无瑕的玉罗带,缠绕于郁郁葱葱的群山之间,构成浓墨重彩、延绵百里的山水画卷。这令人心醉神移的美景中,却不见渔舟游船,天地间笼罩着无形的的杀气,空气都仿佛为之凝固,令人窒息。      一声尖厉的枪响划破这死一般的寂静,仿佛点燃了一串串的鞭炮,步枪,机关枪,手榴弹,炸药包,炮弹顿时轰鸣起来,如一个个炸雷,在空中翻滚着,蔓延着。漓江边冒出黑压压的大队日军,扛着冲锋艇和皮划子,意欲强渡漓江。与此同时,北门外车站以北地区发现敌之先头部队,屏风山猫儿山也遭到日军攻击,将军山以南李家村附近及西门外检查站附近和猴子坳以西地区也和日军交上火,桂林一下陷入了日军的包围之中。驻守在象鼻山的加农炮队和驻守秀峰的山炮队,立刻支援各个据点的作战,一门加农炮及山炮怒吼着,炮弹在漓江和北门车站附近之日军中炸开,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压军督战的日军大佐,敏锐的发现,河东岸苗山附近枪声稀少,且在大炮射程之外,立刻组织兵力强攻,欲以此做为攻击的突破口。一排排的日军冲锋艇扑向河对岸,草丛中,树木后,顿时冲出一群壮瑶装束,或袒胸露腹的村民。他们有的手持土枪手榴弹,有的挥舞着大刀长矛,英勇杀敌。日军仗着精良的装备,使村民们伤亡惨重,但赶来参战的村民越来越多,甚至有白发苍苍老人,和半大的小孩。眼见日军来势汹汹,不少村民干脆身负炸药包,驾着竹排,直冲入日军之中,与敌同归于尽。日军想不到民兵居然如此彪悍,不由为之胆寒,几次冲击均被打退。整个战役,日军光在漓江上就付出了阵亡7000余人的代价。据目击战役的老人回忆,当时整整近5公里的江面上,都漂浮着中日两军的尸体,江水几乎被染成一片鲜红。日军第58师团师团长在日后的战报中称:“我师团在桂林遭到了广西当地土著武装的顽强阻击,这些土著武装的装备虽差, 但是极为凶悍,至死决心甚浓,其勇猛为我军远远不及,我军士气低落到极点……” 。
 
 
 
 
    10月28日,日军与驻守桂林的中国军队正式开火,鲜血横流,骨肉模糊,恍如仙境的桂林古城顿时变成了人间炼狱。      漓江上激战的同时,城区的攻防也始终处于白热化状态。交战之初,美国空军在393团驻守的北门外向敌军轰炸和扫射,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阻击作用。日军仗着人多势众,兵分四路,一部向屏风山、猫儿山各个独立据点进行攻击,一部向将军桥,一部向我德智中学以西石山阵地进行攻击,一大部由北门车站向北门甲山北之线攻击。      阚维雍亲守桂林市区通道,中正桥桥头堡。日军冲锋数次,只留下百多具尸体,不能越雷池半步。第二日,天气骤变,下起了倾盆大雨。美军的飞机无法支援,中国军队只有孤军奋战。日军的炮兵部队赶到,立刻调来十五加仑炮约三十余门、山炮百余门向我城内各据点作打击性的轰炸,日寇在炮兵掩护下分向我阵地进行猛攻。猛烈的炮火压的中国军队无法还击,敌人乘机蜂拥而上,直冲上中正桥(今日解放桥)。阚维雍对此早有准备,立刻撤入市区,利用墙壁房屋为掩体,和敌人展开肉搏。交战双方是一条一条街道,一栋一栋房屋,甚至一堵一堵墙的反复冲杀争夺,直到死伤怠尽。日军一次次的冲过桥,又一次次被中国军队赶回,双方呈拉锯战,伤亡巨大。      11月4日,天空下起了细雨,日军攻占了矮平山,将炮兵分别置控于附近的五权村一带,急攻屏风山、猫儿山。猫儿山阵地多次被敌强大的兵力所攻占,夜里又拼死夺回。日军久攻不下,伤亡惨重,士气大减。督战的日军军官暴怒之下,手握倭刀,亲临指挥;凡回头或转身者,一律杀格勿论。我军与敌反复争夺几十次,始终未后退一步。黄昏时分,屏风山、猫儿山据点同时被敌攻陷,猫儿山守军除一人回城报信幸免于难外,一连官兵100多人全部战死在阵地上。是夜,日军暂时休战,阚维雍不顾疲惫,巡视城中各据点,组织抢修战壕工事,救治伤员。此时的桂林城,几乎成了一座废墟,四处烟火,满街都是伤员和尸体。经过一个棺材店时,阚维雍对贴身卫士说:“如果我这次打仗死了,你记得帮买一副棺材来葬我。”身边人皆咽哽不已。      11月5日,日军约二千余人分六股向我德智中学以西山地阵地持续猛攻,北门河东岸西门将军山之线均发生激烈战斗,城北平头山守军不敌日军炽盛的机枪、平射炮火力,全部牺牲。日军在我第131师从中正桥头、伏波山、虞山、观音山向西经北门、老人山沿城墙到丽泽门的北线防区,至少投入进攻兵力三万以上,坦克35辆,15公分加农炮30余门、山炮百余门、野炮50余门。日军飞机亦赶来助战,经过日军的集中轰击,城内的防御工事几乎毁灭殆尽,桂林城内浓烟冲天,陷入一片火海。中国士兵冒死狙击,有的身负炸药包和手榴弹,和日军坦克同归于尽;有的光着膀子挺着刺刀与敌人拼杀,寸土不让。连日激战之惨烈,有日军军官战场日记为证:“自小听说之桂林景色宜人,为世之罕见,但今日我军遭到了自战争以来最凶猛的抵抗,城中到处都是枪声,到处都是地雷,全城都在肉搏,我大队900余人在战役结束后仅剩70余人,且多为伤兵,在战后从敌军死尸上发现桂林之敌军的武器,竟然大多为我日本国40多年前已淘汰的火枪。如此简陋的武器居然令我们遭受到如此巨大的伤亡,虽为敌人,但亦为之忠勇精神而感概。”      在日军的轮番急攻下,城东南中正桥以北的沿河一线阵地陆续为炮火所毁,中正桥头堡及各个独立堡垒先后为日军占领。一三一师伤亡过重,已经无力与日军正面攻防,阚维雍以上等兵和班长为主力编成突击队,亲自率领着,用火箭筒、战防炮、手榴弹等展开恶战,终将桥头堡阵地夺回。据生还的士兵回忆,“我们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直奔桂东路,到达十字街(今桂林文化宫、微笑堂、南方大厦一带)时,桂东路已成为一片火海,无法通过。折回绕道东巷,亦被大火隔断。西华门又被170师守军堵死,又率领部队沿王城城根往法正街、桂花街拟取道东华门、盐街扑向漓江大桥。殊不料我们尚未到达东华门时,东华门外水泥地堡已被敌兵占领,等我们从桂花街奔向东华门时,突然遭到东华门外地堡内敌人的机枪射击。我先头的三名搜索兵被敌击毙。当时桂东路大火,我们处在明处,敌人在暗处看我们很清楚,而我们却看不清敌人。因此我们几次冲锋都被敌人阻击没有成功,最后我只好用火箭筒轰击地堡。第一发还没有发射,射手就被敌击毙。我们把火箭筒转移到一个阴影处,但因对光射击,看不清目标,结果瞄准偏高,炮弹越过地堡顶打中了地堡后面的房屋。轰的一声把地堡里面的敌人吓跑了,我们才夺取了地堡继续向盐街冲去。刚冲到盐街,在盐街附近的还没有完全拆除的旧城墙上发现敌人两挺重机枪,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了盐街。此时已近佛晓,我军几次向敌冲击,均被敌密集火力阻击,我连死伤过半。。。。。。” 
 桂林整座城市皆陷入苦战,日军二十七次冲入城中,又二十七次被击退。一连几天,下起了倾盆大雨,美军飞机无法起飞,掌握不了制空权;而守军每一次向上司苦苦哀求援助,得到的回答“大军在行进中,死守待援。”史实记载是,桂系大军是在行进中,只是背道而驰,正在走向越来越远的宜山、河池、百色地区。桂林,这座八桂名城,完全陷入四面楚歌,孤立无援的困境。      壮士悲歌      11月6日上午4时日军占领河东岸爷头山七星岩山顶,桂林河东西岸的交通被敌截断。 
   
    七星岩在桂林漓江东岸,岩洞长约1100米, 宽处50米, 最高处20米。洞中有各种各样的石钟乳,石笋,石柱,石幔,构成千姿百态的景色,酷似一条串珠状的地下画廊。经过中国军队的精心设计,这里不但是坚固的堡垒,还在战时作为野战医院和后勤仓库。11月7日,391团阵地失守,团指挥所迁入洞里,据守4个洞口。经过几天激战,山上阵地早已被日军重重包围,中国军队越来越多的伤员无法撤离,只能集中在七星岩内。这时岩内除了391团团部和各阵地为数不多的剩余守军之外,还有300多名伤员以及野战医院、卫生队、运输连、特务排等单位的成员,总计有近千人,大部分是非战斗兵员,还有数名野战医院的女兵。      日军在飞机的配合下强攻七星岩,激战两昼夜后,仍然无法令这支大部分由伤兵和非作战人员组成的队伍屈服。随后,日军改用山炮向岩口平射,七星岩的前岩、后岩、月牙岩、朝天岩等洞口的工事全部被炸毁,洞口前的所有树木都被烧光。烟火随北风吹入洞内,愈来愈浓,洞内守军几乎无法呼吸。他们凭借有利地形顽强阻击,日军始终无法向前进半步。   11月7日下午,太阳缓缓落山,天边彩霞殷红如血,染红了整个大地。日军急攻中突然暂顿,七星岩的守军趁机会抢救伤员,整理防御工事。运输连的黄海潮忙着搬运枪支弹药,突然,听到一阵轻柔的歌声:“两年前,在南国的冬日,凄冷的黄昏中,母亲颤抖地伸出她干枯的双手,把孩子献给祖国。‘去吧,孩子啊,在祖国的战战斗里,你珍重自己,如同孝顺我一样。”黄海潮不由一怔,循声寻去,只见卫生队的女护士,一边忙碌的为伤者包扎伤口,一边轻轻哼唱着。歌声在洞中回响,伤员们侧耳倾听着,忍不住跟着回应,歌声越来越响,在空旷的溶洞中飘扬。      歌声未歇,洞外有人在喊话:“七星岩的守军听着,你们已经被重重包围,所有出口都被封死。只要我大军冲锋,你们绝对全军覆没。与其白白送命,不如出洞投降,我军保证优待俘虏,每人发银元两枚,送回家乡。。。。。”众人无不破口大骂,驻守在岩洞口的士兵,更抄起机关枪一阵扫射。黄海潮赶到洞口,伸头张望,只见一个日本军官,带着几个士兵,在石后用大喇叭在喊话。他呸了一声,狠狠的朝日军军官吐了口痰。突然,他大叫起来:“这个小日本怎么有点面熟呢?”正在观查阵地的三九一团团长覃泽文一惊,问:“你认识他?”“是他,没错!前两年来的那个卖鼎锅北方商人。他还在我家住了一夜,老问东问西的,呀!”黄海潮突然猛的一拍脑袋,懊恼的道:“他说想看看我们桂林美景,我还带他到处逛逛,曾来过这七星岩。谁想到,他是小日本的探子啊!”覃泽文大惊,叹道:“日本人处心积虑已久,难怪对我广西各地,尤其是关隘要道十分熟悉。”立刻要求守洞口的士兵提高警惕,防止对方发动偷袭。      入夜,洞前突然传来阵阵枪声,接几声闷响,好象炸开了不少炮弹。黄海潮迷迷糊糊中被惊醒,只觉得气紧胸闷,难以呼吸。正要赶过去看个究竟。突然头晕目旋,双目直流眼泪。先前唱歌的女兵猛的大叫:“不好了,日本鬼子用上了毒气,大家赶快用湿布蒙住鼻口,马上逃命吧!”洞里的士兵顿时大乱,黄海潮马上扯下衣角,打湿蒙上,百忙中问一句:“你怎么不走啊?”那女兵凄然一笑,拍了拍腰间,那里涨鼓鼓的别着两颗手榴弹。日军趁夜接近洞口,施放毒气并喷射火焰,七星岩内守军大量中毒,奄奄一息,失去抵抗能力。黄海潮跟着覃泽文组织的冲锋队突围,被埋伏在各出口的日军猛烈伏击,突围官兵损失惨重,仅有数十人生还。日军冲入洞中,中国士兵们用剩下的一点点力气向日军射击,并同日军展开肉搏,有的干脆拉响身上的炸药包和手榴弹,与敌人皆亡。由于中国士兵皆死战到底,绝不投降投,日军将七星岩出口全部封死,并向洞内大量放毒,我军832名官兵伤员全部壮烈牺牲。抗战胜利后,开洞检视,我将士躯体仍保持战斗状态,皆系被毒气杀害。1946,中国政府收殓烈士遗髌合葬于七星公园普陀山博望坪,墓碑刻“八百壮士墓”。  
 
 
 
 
    11月8日,七星岩被攻陷的同时,中国军队和日寇在普陀山方面也进入混战。为市区安全,守军将中正桥破坏,日军在优势火力支援下,施放烟幕弹掩护,分乘竹筏快艇横渡桂江,在中正桥、伏波山间登岸。三九三团驻守的伏波山一带,冒着敌人直接压制性的绝对优势炮火,无所畏惧连续发炮向各处进攻之敌猛射。炮管打红,稍冷,再射。直到被敌炮炸毁,或我炮兵伤亡再无战力。日军为此特意新编了两个小队拼死冲锋。结果是,中队长本山大尉被守军打成蜂窝状,两个小队长也一死一伤。虽然死伤惨重,但日军还是在黄昏时分攻占下伏波山。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所著的《广西会战》后来称,攻克伏波山不仅排除了渡江的火力,而且成为瓦解中国军阵地的主要因素。   11月9日日寇渡过漓江,向桂林城内发动全面进攻。经过激战,日寇终于突破守军阵地,侵入市区。守军与突入城内的日军与在皇城、东环路展开逐屋争夺战,同时,日军后续部队亦源源渡江增援;城北日军亦利用战车,在炮、空火力支援下,猛攻清潭山、龙山、虞山、吕祖山等据点。守军浴血苦战,至午后全部牺牲,各据点相继失守;城西日军在十余辆战车支援下,分别攻占两路口、猴山隘、中心山、阳家山;城南将军山守军坚决抵抗,终因弹尽粮绝,被敌攻占。当日下午,桂林与柳州、第四战区及第十六集团军司令部的联系中断,日军已取得决定性突破。盐街、桂东路、东华门、桂花街、法政街、十字街已被敌人占领,观音阁、虞山庙、新码头、北门、西门、火车南站,德智中学各据点均已落入敌手。日军正以南北夹击合围之势,迫近我风洞山、宝积山、铁封山、独秀峰最后核心阵地,也就是城防司令部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司令部所在地。      浩气长存      城防司令韦云淞眼看桂林失守在所难免,于11月9日下午4时召集守城高级将领开紧急军事会议与这次会议。会议上,韦云淞拍桌而起,怒道:“一三一作战不力,以至被敌突破中正桥以北沿河阵地而窜入城内,屡次扫荡而不能奏功,造成了腹心之患。”      阚维雍低头不语,心中悲愤难言。在整个三十一军里,一三一师的装备最差,士兵使用的是早就该淘汰的土枪,且大多是老弱病残,兵力亦严重不足。这场大战,他们承受日军最猛烈的攻击,伤亡惨重,至团级以下,几乎伤亡殆尽。战前,上面拨下的城防工事费二千五百万元,被韦云淞贪污大半,以至全部副防御无铁丝网,仅用木材钉成木栅,阵地前铺设少数地雷而已。更致命的是,缺乏照明设备,在战斗中被敌乘夜接近我阵地,偷渡漓江,占领中正桥桥头堡及盐行街负隅攻击,对战斗全局起了极大的影响。      韦云淞续说:“守是守不了,不如放弃桂林突围而出,而免被敌全歼。”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恒、副参谋长覃戈鸣,军长中将贺维珍,四十六军一七零师师长许高阳等人全部赞成,阚维雍急道:“此次保卫战影响极大,国人和上峰都对此寄予厚望。部队虽然损失很大,一七零师师仍然保存着一定的实力,只要调整部署,改变战法,大可一战。”韦云淞脸色阴沉,断然道:“我意已决,伯涵请勿复言!”阚维雍满怀悲愤,怒问:“如此弃城而去,如何尽到军人卫国保土之责,如面对阵亡将士,和倾力相助的八桂父老?”晚饭时分,韦云淞设草草设下宴席,举杯预祝突围成功。阚维雍满斟杯酒,一饮而尽,坦然地说:“来生再见!”转身不顾而去,众人不禁愕然。      铁封山,又名镇南峰,与鹦鹉山相对峙,横亘于桂林城北,海拔248.6米,相对高度90米,长430米,宽180米,山体面积4.75公顷,雄踞城北入口,,与鹦鹉山东西相峙,构成天然屏障。这里就是一三一师司令部所在地。阚维雍赶回师指挥所,一路风号雨泣,枪炮惨叫声不绝;登上铁封山,群山寂寂,城内火光通明,燃烧弹和火药在燃烧不止。他翘首凝望,辖下所属据点寥寥无几,曾朝夕相处的部下几乎伤亡殆尽,不由悲从中来,热泪满眶。 
 
 
 
 
 
    阚维雍立即召集师直各处室主任、各直属连长和有关人员布置突围,道:“桂林战变如此之速,你们马上准备率所部突围外城,不能再在此困守待毙了。我要执行军令,完成我的天职,不能和你们一起出走。你将这些东西带到融县交给我妻子,叫她不要过分悲伤。儿女的教育费用国家必有照顾,要他们勤奋自修,切勿疏懒。“言毕,挥笔写下绝命诗,与将平时所背图囊,他的任职令,一起交给卫士杨霖超。杨霖超急切的道:“师长请换便衣,我领你从小路突出去。”众人亦说:“师长不走,我们也不走!”阚维雍正容道:“你们突围出去,我不能走。桂林的防守失败了,相信中国是不会亡的!”说罢,整好军装,将领章挂好、符号挂正,走进公馆。特务连卫士预感不祥,忙紧紧跟随。阚维雍以稍事休息为由,走进寝室,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右边太阳穴,扣动了扳机,自戕殉国。时年44岁。      众官兵闻声冲入房内,扶起大呼:“师长!师长!”但已经抢救不及。顿时,大家痛哭失声,皆愿为师长报仇与日寇厮杀。参谋长郭炳祺当即以电话报告韦云淞,韦云淞道:“死了算了”,仍命各团按照计划准备突围。    
   
    11月10日,继续战斗。中午12时,桂林失陷。桂林城防司令部司令长官韦云淞带领部分官兵,突围出城。激战中,城防司令部中将参谋长陈济桓身负重伤,他在名片上写下遗书:“11月10日于侯山隘受伤,口部及肩部各中一弹,因足伤不能脱离阵地,决以手枪自杀成仁,以免受辱!”以指沾伤口鲜血盖手印,然后自杀,年51周岁;第三十一军参谋长吕旃蒙少将率部打开突围通道,与敌反复肉搏,战死在德智中学附近,时年40周岁。      1944年11月10日桂林城陷落,守军1万9千余中,1万2千人战死(其中一半被毒气毒死),7000多人因为中毒昏迷不醒而被日军俘虏,(没有一名士兵在“清醒”的时候投降。)而日军的伤亡据日军后来递交大本营的战报中说:“皇军在桂林一役中阵亡1万3千9百余人,伤1万9千1百余人,失踪300余人,其中阵亡9名大佐级别的联队长、31名中佐级别的大队长,近100名中队长和小队长,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是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敌军之勇猛。” 其实,桂林沦陷的日期,只是史学家所定,但并不确切,此后两三天,桂林的残墙断壁见、峰林石丛里,堑壕岩洞中,枪炮声仍很激烈,然后才渐渐停息。那是死守的中国军人,流尽了身上的最后一滴血。      “千万头颅共一心,岂肯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断头不做降将军。”阚维雍临终前的绝命诗因报载而广为传诵,诵者、闻者,无不泪下。日军亦对其忠勇精神表示钦佩,下令所俘官兵及日军官佐20余人,将阚维雍的遗体重新殡殓,恭行军礼致敬,葬于桂林城防司令部,并立一木牌,上书:“支那陆军阚维雍将军之墓”。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于1945年10月追晋阚维雍为陆军中将师长,为阚将军举行了国葬,与陈济桓将军,吕旃蒙将军同葬于于桂林七星岩霸王坪,人称三将军墓。下葬之日,沿途数万群众,挥泪祭奠自发送殡,用各种方式向这位爱国英雄表示敬意,全城笼罩在悲壮肃穆的气氛中。而七星岩壮烈牺牲的八百二十三位壮士,也合葬七星岩霸王坪,人称“八百壮士墓”。将军与壮士比邻而居,英灵不远,共同铭记着这段悲壮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柳州市军管会按照政务院文件规定,承认阚维雍为抗日阵亡将士,追认为烈士,给其亲属颁发了“烈士家属”光荣匾。1984年11月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决定追认阚维雍将军,陈济桓将军,吕旃蒙将军为革命烈士,中央党史办公室还为之立传,载入青史。      翻开桂林地图,七星岩,独秀峰,象鼻山,伏波山,对一般人来说,只是赏心悦目的旅游胜景;游人如织,只向喧哗热闹的娱乐场所。三位将军和八百壮士静静的躺在那寂静的山谷里,绿水呜咽,仿佛记述着英雄不屈的反抗和呐喊,青山无言,如战士手中的宝剑,直指蓝天。就八百壮士来说,他们只是一个概念,由于战争的残酷,他们连名字都没能留下,更有那千千万万的中华英雄儿女,战死沙场,甚至连尸骨都无处寻觅。他们是坚强不屈的民族脊梁,中华人民之骄傲。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我们永远铭记英烈们的事迹,时刻警醒,绝不让这类的战争悲剧再次重演。      后记     不知道去过西山公园的朋友们注意到没有,西山公园不但有三位将军和八百壮士的陵墓,还有一座建筑面积947.2平方米,属于日本民居式建筑风格,种了一地的樱花的桂林熊本友谊馆。这座桂林熊本友谊馆由常设展厅、特殊展厅、纪念庭园三大块组成,常设展厅设置日本茶道室、八叠室,介绍熊本市的照片和传统工艺品,举办两市各种交流展出活动,体现了熊本居民生活的习俗和情趣。 
而桂柳会战中,日军主攻的第58师团,兵源主要来自熊本,当时人称熊本师团!我不知道,三将军,八百壮士的陵墓和友谊馆比邻而居,遥遥相望,英烈的们泉下有知,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这座桂林熊本友谊馆,是铭记历史,还是展望现在?战争已经过去61年,过去的苦难,留下深刻的教训:落后就要挨打,强大才可以自保,才有“友谊”的资本。这种“友谊”,这不是一两句空荡的“友谊”的标语,和一座座友谊纪念馆就可以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