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寒17日 豆瓣:壹基金风波:被权力绑票的慈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10 02:29:44

李连杰说起他做慈善的心态:“人家说你装孙子,我说不是装孙子,是真孙子。”这不是低调,而是无奈。在中国,以私人身份做慈善者,大抵如是。倒是余秋雨、成龙这些诈捐的孙子,谈及慈善,却一副我是爷爷我怕谁的语气。

如今,李连杰恐怕连孙子都难做了。他所发起的民间慈善组织壹基金,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名下,三年协议即将到期,续约前景却不容乐观。用李连杰的话说,壹基金就像一个已经生了的孩子,但它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作为一个“黑户”,随时都有被失踪的危险。

网言

壹基金的境遇只是个缩影

凤凰网友:“灰头灰脸”的壹基金目前的境遇,只是处于夹缝之中的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试图将社会关进笼子,就像我们以往试图绑缚生产力的努力-样,不智且不可持久。

不能对私募基金因噎废食

新浪网友:即使要防止私募基金滥用善款,也只能是从事后的管理入手,严格所有基金的募款用途,用审计、核查、公开、透明来制约,对违法乱用的,刑法伺候,而不是一开始歧视私募基金,俨然是因噎废食。

分析

一种阴谋论的诠释

李连杰做客央视《面对面》,谈壹基金的生死存亡,谈“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然而,为什么三年前壹基金可以与中国红十字会成功合作,现在却难以续约呢?李连杰却语焉不详。随后有专家指出:壹基金一直在打擦边球,在很多场合,它的一些做法违反了现行规定,它在出租车背后打公益广告,并未标注中国红十字会,严格说来,不把中国红十字会的牌号打出来,它就无权做这种公益广告。看来,是因违规,所以难续前缘。

我从这句话里,不仅窥见了壹基金寄人篱下的艰难与慈善制度的困境,还嗅出了一丝令人不安的阴谋论气息:壹基金是不是因为喧宾夺主,客大压主,而为主人家所不待见,才遭遇前恭而后倨?所谓“违反了现行规定”云云,在中国的法治语境,毋宁是一纸空言。做公益广告打不打中国红十字会的旗号,乃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想挑你的刺,你光滑如鸡蛋都得长出骨头,想放你一马,你浑身是刺都可被视为鸡蛋。是故,按我的理解,壹基金的危机,根本上是制度问题,导火索却是与主人家的关系问题。

据壹基金官网介绍,截至2010年8月31日,它所收到的捐赠总额为279032537.92元人民币,这甚至超过了一些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在此期间,从汶川到玉树,从西南旱灾到舟曲泥石流,凡是需要世人慷慨解囊的危难之地,壹基金的活跃身影无处不在。而且,迄今为止,似未听说壹基金爆发过什么财政与人事风波。对比章子怡、成龙等明星的诈捐丑闻缠身,对比某些官方慈善组织的腐败频发,便可知壹基金的坚守是多么可贵。

于是,一道选择题摆在了世人面前,当需要你伸出援助之手、表达慈善之心的时候,你是愿意把钱捐到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红十字会等官方慈善机构,还是捐到壹基金等民间慈善组织,就像你愿意相信政府,还是相信像韩寒这种亲赴汶川地震前线的民间救灾者?当然,有时这种鱼与熊掌的二元选项并不成立。

依我观察,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民众,不再选择将钱物投向中华慈善总会,而是投向像壹基金这种民间、草根慈善组织,或者干脆不依赖组织,仅在同仁之间募捐,然后通过可靠的关系送达灾民手中。这里则形成了一种非此即彼的竞争关系。当后者的诚信度越来越强,前者的诚信度就越来越弱;当后者所募得的善款越来越多,前者所募得的善款就越来越少;后者如日中天之际,就是前者名存实亡之时。

这正可以解释,壹基金与中国红十字会为什么会从合作走向了破裂。我则不惮以恶意揣测,壹基金的日渐兴盛,锐气益壮,对中国红十字会而言,渐成尾大不掉之势,甚而有肘腋之忧,时刻担心祸起萧墙;正好,趁合约期满的契机,寻一借口,即使不能拔剑而斩之,亦可驱逐出境,不得威胁我在本土江湖的大佬地位。我的江湖我做主,你李连杰武功再高,怕也敌不过我的一纸政令。

在强权逻辑面前,李连杰连孙子都不如。

民间与政府的苟合

壹基金所遭遇的困境,其实不单是李连杰的烦扰,这是所有民间慈善组织的烦扰,以至不单是慈善界,几乎所有NGO都或多或少体味到了这种烦扰。

在中国,政府与民间,国家与社会所构筑的权力关系,并非所有权力关系当中最具决定性的那一种,却是最剑拔弩张的那一种。与旧中国皇权与绅权划江而治的传统不同,新中国一直推行大政府、小民间,大国家、小社会的政治建构。用政治学术语来说,这叫“全能主义政治”,公权力的触角深入到这块国土的每一个阴私的暗角,包括你看AV的房间、容纳了两个因反拆迁而逃亡的弱女子的机场厕所。

政府压迫民间,国家压迫社会。甚至在政治蓝图设计之初,公权力就断绝了一切可能威胁到其统治地位的社会组织诞生的渠道。自然,如此决策要承担双重的代价。你扼杀了权力的竞争,同时扼杀了责任的分担,一旦应对危机、灾难不力,你必将是千夫所指的罪人。

改革开放不仅是对国际的开放,更是对民间的开放。只可惜,这种有限度的开放步步是障碍,处处是瓶颈。若欲突出重围,在大政府、大国家的框架之下,民间只能选择与政府暂时合作,而不是对抗。因为对抗的归宿,大半是监狱。

不过,正如壹基金与中国红十字会的三年之痒所暗示的那样,这种合作充其量是苟合,且不说名不正言不顺,关节点在于权力和利益的分配冲突,只要政府感到因民间壮大而生出的压力,它便毫不犹豫痛下杀手。宁可两败俱伤,决不养虎为患。

然而,民间的发展壮大终究是不可遏止,壹基金所呈现的朝气蓬勃的慈善生命力可为例证。当它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你想压制都压制不了,你将怎么办?

李连杰说,三年后再见。

垄断的道德和权力

一个问题:为什么政府连慈善活动都要垄断?

 

对善款的垄断只是表象,更深层次上,是对道德的垄断。由政府发起慈善,一面垄断了对善行的诠释权,另一面,这同时是一种对民众的道德规训:捐款者光荣,不捐者可耻,由此划分出二元化的道德阵营,逼迫你用钱投票。甚至,在许多单位,则强令职工捐款。此刻,慈善便充满了威权主义的权力色彩:你捐也得捐,不捐也得捐。

所以说,根本上,对慈善的垄断乃是对权力的垄断。鼓励你捐款是权力的表现,责令你捐款是权力的表现,不准你向民间慈善组织捐款同样是权力的表现。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权力的枷锁之中。就连行善,都得看公权力的脸色。

我们的心灵要多么顽固,才能陪同慈善,一起被权力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