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世界项目:格雷格·科菲:39岁的新兴市场大玩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20/01/30 00:50:14

忙碌的时候,科菲每天平均更换仓位2.8次,2008年5月他的投资组合变更了56次。有人开玩笑说:“新兴市场之所以波动如此巨大,正是因为科菲在不断改变其投资组合。”

5月6日,美股盘中戏剧性地暴跌千点,有的公司股票价格甚至瞬时跌至1美分,对冲基金经理们对着这一幕也难免目瞪口呆。但格雷格·科菲(Greg Coffey)反应迅速,趁着大规模抛售的机会买入,当周获得了1.5%的收益。

科菲,39岁,澳大利亚人,总是喜欢穿着皮夹克和牛仔裤,留着长长的头发,乍一看像一个朋克歌手,而不是一个收入过亿美元的明星基金经理。

科菲专注于新兴市场投资,他管理的基金最高曾获得62%的年收益,2007年他的年收入达3亿美元,进入全球最赚钱的基金经理人行列。2008年,他放弃了约2.63亿美元的分红和股票期权,从伦敦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GLG Partners转投美国摩尔资本(Moore Capital),一度成为媒体焦点。但转投摩尔资本之后,他的业绩似乎表现平平,所掌管的宏观对冲基金摩尔新兴市场基金(Moore emerging-market stock fund)从今年年初到3月中旬已经亏损5.88%。

大部分时间在交易

与大多数基金经理一样,科菲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交易”上。他每天工作20个小时左右,每天凌晨在家交易亚洲股市,在伦敦股市开市前到达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纽约股市收市。一位和他相熟的金融圈朋友说道:“在过去十几年里,我大概只和科菲一起吃过5次饭,因为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在了交易上。”

每年11月和12月,他带着家人回澳大利亚度假,但他仍然在继续工作。“他澳大利亚家里的电脑设备和他伦敦办公室的一模一样。”另一个朋友描述道,“这样的假期也许根本算不上是假期。”

他的崇拜者认为他的成功并不单单是因为努力。一位投资人士指出,科菲有着超强的风险控制能力,而且对市场变化反应迅速。据英国媒体报道,忙碌的时候,科菲每天平均更换仓位2.8次,2008年5月他的投资组合变更了56次。有人开玩笑说:“新兴市场之所以波动如此巨大,正是因为科菲在不断改变其投资组合。”

法国的一位金融学家Arki Busson说:“他对自己的想法很有信心,这正是他与众不同之处。”

进入新兴市场领域

科菲1993年大学毕业后开始在澳大利亚麦格里银行工作。1994年起先后在美国信孚银行(Bankers Trust Corp)和德意志银行做新兴市场的衍生品交易,从此与新兴市场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他还曾在索罗斯支持的一个基金工作,2003年,在这个基金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他被介绍到了著名的对冲基金GLG Partners。

GLG的合伙人Philippe Jabre给了他一个工作机会。但一开始科菲在GLG的工作是非常琐碎的,主要负责执行高级交易员的交易指令。他的一位老同事回忆,“他开始犯了许多错误,甚至差点丢了工作。”但科菲坚持下来了,Jabre发现了他的才华。2005年10月底,他开始管理着自己的基金GLG Emerging Market Fund。

不得不说,这是进入新兴市场领域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当时新兴市场股市表现非常好,科菲的基金也取得了出色的收益。短时间内投资者把数百万美元的资金都送到了他的手里,他的管理团队也由6人增加至13人。某种程度上来说,科菲等于在一个公司内运营着自己的小公司。

“打工皇帝”辞职

2007年,科菲赌美国次级抵押债券会下跌,他通过在下跌前将手中债券卖出,然后在低位买回大赚一笔。2007年GLG Partners的管理费收入中有60%来自科菲所管理的基金,当GLG Partners200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与公司联合创始人诺姆·戈特斯曼(Noam Gottesman)一起站在舞台中央敲响开市钟声的,是科菲,而不是其他董事。

他广泛地投资于新兴市场领域,他旗下的最大基金GLG Emerging Market Fund自从2005年11月成立至2007年底,为投资者带来的累计收益率达176.7%。其中2006年投资收益率为62%,2007年为51%。

到了2008年,科菲的压力开始变大。受整体经济环境影响,GLG Emerging Market Fund从年初到3月底亏5.5%,4月继续下滑9%。正是这时候,科菲突然提出辞职,这一举动让整个对冲基金行业震惊。

这一年,GLG Partners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达240亿美元,科菲管理着其中1/4至1/3资金。GLG的主要7只基金中,有4只在他麾下。

科菲深知辞职将要遭受的损失,他必须放弃2.5亿美元的GLG股票期权,这些股票本可以在他继续为GLG工作五年后兑现。而且和许多高收入基金经理相似,他还有许多分红奖金被锁定。但他还是毅然地决定离开,GLG Partners的创始人兼掌门人Noam Gottesman说:“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几亿美元居然留不住一个人。”

他辞职的消息传出10天后,GLG的股价下跌超过15%,许多投资者也因为科菲的离开而撤出在GLG Partners的资金。

转战摩尔资本

在辞职后不久,科菲碰到了摩尔资本的创始人Louis Bacon。其实两人已经相识多年,这次的交谈纯属偶然。这个51岁的美国人对科菲说:“嗨,我听说你辞职了,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呢?”科菲说:“我想和你一样创立自己的对冲基金”。更多的交谈之后, Bacon正式向科菲发出工作邀请。

2008年11月,科菲打电话告诉母亲他将去摩尔资本工作,他母亲惊呼:“你在做什么?”事实上,科菲母亲的反应代表了大多数投资者,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创立自己的对冲基金,但最终科菲选择在摩尔资本担任欧洲区首席投资官。跟随科菲加入摩尔资本的还有12位他在GLG的同事。

科菲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解释了他的动机。“一开始我确实有计划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但最后我没有做这样大的飞跃,而只是坐在了我以前办公室再往上的4层楼上办公,但摩尔资本与GLG完全不同。”他驳斥了关于他无法筹集资金单干的说法。

但分析人士指出,科菲辞职的时机并不那么适宜。2008年对冲基金行业平均亏损了18.3%,投资者对对冲基金的信任度大幅下滑,而且当时整个信贷市场处于史无前例的瘫痪状态,科菲根本没办法筹集到他原本计划的资金数额。

而且,如果科菲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他的大部分时间将会消耗在业务管理和与投资者打交道上,这并不是科菲所擅长的领域。在摩尔资本,除了处理与部分长期客户的关系外,他唯一要关心的就是如何做好交易,为投资者赚钱。

为投资者赚钱

摩尔资本也是一家管理着200多亿美元资产的大型对冲基金公司,其业务平台被业内高度认可,其创始人Bacon因在汇率、货币和股票指数等宏观领域的出色表现而被称为“宏观对冲之王”。

在科菲看来,摩尔资本是在按照一个对冲基金所应有的方式运行,因为它没有公开上市,它的业务重点纯粹在于为投资者赚钱,而不是为了提高股东收益。

尽管科菲没有透露他的薪酬,但业内人士分析Bacon是一个慷慨的雇主,他很可能对科菲说:“我给你的薪水不会低于你自己创办对冲基金所能赚到的钱。”

在摩尔资本,科菲主要管理两只基金:Moore emerging-market stock fund和Moore emerging-currency and fixed-income fund。但是根据Seeking Alpha的数据,科菲的Moore emerging-market stock fund截至今年3月中旬已经亏损5.88%。

Related  科菲小档案

科菲1971年出生在澳大利亚悉尼,1993年在麦格里大学取得精算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在麦格里银行担任交易员,在这期间他遇到了瑞士信贷的财务分析师Ania Brzezinski并和她结婚。

 

因为妻子是欧洲人的缘故,科菲来到伦敦工作并成就了一番事业。2005年再次回到悉尼时,他已经是一个亿万富豪。他花了1180万美元在悉尼鲸滩购买了一幢豪宅,但大部分时间他和家人住在伦敦Chelsea区一幢价值1200万美元的豪宅里。

除了工作之外,他还热爱滑雪。每年他都会带着家人去瑞士滑雪。但每次旅行之前,他都会提前将所有电脑设备寄出,以便他能够继续交易。除了工作、家人和滑雪之外,科菲再无其他兴趣。

一个朋友对他的评价是:“事业的成功和巨额的财富并没有改变他,他还是那个友善、简洁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