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木一个山念什么:科学家难以回答的七个难题 人能否长生不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08/24 03:30:38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人类社会的进步,人们对于许多事物的本质都有了更加深刻地了解认识。但对于有一些问题,科学家们目前却仍然无法进行回答和解释。
狗有幽默感吗?
随着科学家们对动物心智了解的越多,他们就越来越认同这么一种观念:动物的行为并非仅仅是本能反应,而是一种下意识反应,它们的思想实体使其具有感知喜怒哀乐-甚至幽默-的能力。
比如,研究人员已经发现,大象能够认出镜中的自己(很多小孩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猩猩(或者还有一些鸟类)能够学习一些入门级的英语以及制造某些复杂的工具。可以想象,如果乌鸦能够用电线制成钩子,用来从罐子中钩取食物,那么用它们来进行痛苦的实验是不是太残忍了呢?
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很混乱的想法,因为动物要享受权力就必须尽义务,然而,他们似乎忽视了一个事实,即我们常常允许许多人享受着没有义务的权利。例如,人类中,幼儿、老人和精神病人在法律上就享有免于刑事责任和其他制裁的权力,而动物就没有这种豁免权。
生命是如何起源的?
如果你想为刁难一位生物学家,只要问他生命是如何起源的就行了。早在150年前,达尔文就一直在思考,认为地球上一切生命产生于“原始汤”。然而,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在思考生命起源这个问题。
我们无从得知有关生命起源的种种知识,比如说,生命是如何开始,从哪开始,何时开始,以及生命自开始至消亡是仅此一次还是往复多次等等。或许达尔文是对的,生命起源于我们星球上早期温暖的海洋中发生的复杂化学反应。
一些科学家们猜想,生命起源于地下,或者是火山喷发口附近。又或许,生命源自宇宙,在其到达陨星或彗星时就已经具备了某种固定形态。另一些科学家们则猜测,单个微生物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祖先。大约在30多亿年前,当时的火星温暖而且湿润,而地球还只是一个干冷的沙漠,这些单个微生物随着火星岩石的爆炸碎片飞到了地球上。照这种说法,我们都是火星人。然而,迄今为止,所有的这些猜测既从未被证实过,因此也就无法令人信服。生命的起源,很可能是宇宙间最为深奥的秘密。
一分钟前的我与现在一样吗?
“我还是一分钟前的那个我吗?”听上去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问题啊!然而这是整个科学界和哲学界中最为令人头疼的一个难题,即身份认同问题。表面上看,答案显然应该是:当然,我当然是一分钟前的那个我。不过,请再仔细地思考一下。
十分钟以前,你脑中的每个细胞所做的事情与现在的脑细胞所做的事情截然不同。每隔几年,你的身体几乎都要完完全全更换一次。假如即使可以重修当年被焚毁的英国最负盛名的帆船Cutty Sark,那么,在使用新木材和其它各种新零件建成后,它与150年前在海上航渡的Cutty Sark会是一模一样吗?对此,纯化论者的回答是:“不是的”。这样一来,你就再不是孩提时代的你了。这个问题表明,我们对自身的考虑往往与事实上正在发生的状况相矛盾,这似乎暗示着:人们是否该为其数十年前所犯下的罪负责呢?我们该如何认同一个人的身份,是根据DNA还是其它更为模糊的东西呢?
我们的身份认同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很虚幻的东西。如果河流在流过同一河道时是相同的,那么在时间的长河中,我们也还是以前的那个我。然而,很显然,河流中的水、波纹和漩涡每一秒都在变化。
心灵感应是无稽之谈吗?
绝大多数科学家们都表示不相信异常现象,因为这些现象有违常理且无法通过实验来解释。在很大程度上,我同意这种观点。但是,我们能说水晶疗法(得用水晶能量使人体“生物磁场”回归“平衡和谐”状态)和心灵感应是无稽之谈吗?
“异常现象”应该包括宗教、“精神”力量、新时代的胡话、占星术、纸牌占卜和顺势疗法,科学家们有理由认为异常现象是一种哗宠取宠的伪科学。这些水晶治疗专家、治病术士、占星家甚至饮食大师总是披着愚蠢的外衣,滔滔不绝地说着胡话,到处逐名求利。而科学家则恰恰相反,他们治学严谨理性,常常在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最新研究发现。
然而,当水晶疗法和占星术被认定仅仅是一种娱乐而非科学时,心灵感应、针刺疗法和催眠术又将面临怎样的情形呢?这还需要进行科学研究。当然,心灵感应可能也将被证实是一种无稽之谈,谁知道呢?不管结果如何,一定要去努力找出事实的真相。
时间到底是什么?
如果你想难倒一位物理学家,就问他:“时间到底是什么?”因为,我们谁都无法知道答案。
有个笑话说,时间就是大自然阻止世间万物同时进行活动的法宝。时间可以定义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是靠时间来丈量生命的。然而,在面对时间是什么这个问题上,我们与古人一样,一无所知。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知道时间做了什么。物理学家,如爱因斯坦,在有关时间的特性上就有着深刻的见解。因此,我们可以给时间一个符号,然后把它放进不同的方程式中,就可以研究许多现象并做出结论。
然而,这也未能告诉我们时间到底是什么。它是一条从过去流向未来的“河”吗?如果是的话,是一条什么河呢?是什么驱使它流动呢,它的流速又是依什么而定的呢?如果时间是一条河,可以游到河的上游去并穿过这条河吗?我们能完全阻止这条河流动吗?
科幻小说家称这是可能的,令我们称奇的是,物理学家也这么认为。但是,在我们建造出一个时间机器之前,我们需要对时间这个难以捉摸且瞬间易逝的东西有所把握。到最后,我们将揭开所有这些神秘之谜。可是,要是那样的话,肯定又将出现更多神秘之谜。或许,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我们最终解开所有谜团的那一天,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一切将变得索然无味。
肥胖症为何日益增多?
100年前,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例肥胖症,100年时间里,肥胖已成为人类病史上史无前例的危机。如果按目前形势估计,我们将越来越超重。
肥胖症的原因很明显:进食太多,运动太少。但情况还远不止这么简单。首先,很少有人认识到,在西方大多数“肥胖”国家,如美国,人们消耗的热量比50年前的人们消耗的热量要少许多。与1950年的人们相比,我们很少行走,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驾车生活。肥胖症是从1980年开始盛行的,比起那时,我们所做的运动已经大大减少了。
许多科学家们相信,肥胖症的盛行背后一定藏着一个深奥的谜。一些科学家曾经表示,肥胖症可能是某种病毒引起的,或者可以用遗传学来解释,而不仅仅是简单地解释为吸取热量和消耗热量。
人类能否长生不老?
我可以长生不老吗?或者可以,或者不可以。衰老-特别是阻止衰老-是科学家们最不愿意谈及的问题之一,因为这样会带来一系列诸如道德和伦理等等恼人的问题。
首先,我们事实上并不了解衰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我们看来,当我们变老时身体也会自然而然地跟着衰老。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在我们生命的头20年中,我们的身体日益结实强壮,身体机能日渐高效,抗病能力日益增强。可为什么在后面的日子中,一切都会变得截然相反呢?
根据衰老的进化理论,我们身体机能之所以开始衰退是因为在“野外”,我们预计在30-50岁时将会死于寒冷、饥饿,以及凶猛的老虎之口等等。可如果我们活不了那么久,我们就根本用不着进化,以应付年老时的病痛。但是,这并不能解释当我们衰老时,是怎样的变化改变了我们的基因“钟”,使我们的皮肤变干、头发变白、骨骼变脆。我们只有在真正了解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变化后,才有可能采取措施对抗衰老。
然后,我们将面临一个巨大的道德问题:我们真的愿意生活在一个某些人永远不会衰老的世界里吗?换而言之,如果只有极少数幸运的社会精英才能享受到这种长生不老的待遇,我们真的愿意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