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能学会php 吗:“高州医院模式”是如何做到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08/17 23:54:22
“高州医院模式”
是如何做到的?
2010年06月29日11:13新华网
字号:T|T

高州市人民医院因低价高质吸引了各地患者张小磊摄
自今年2月11日,卫生部、中央编办、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保部制定的《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下发起,作为新医改“重头戏”的公立医院改革“路线图”终于呈现在了公众面前。
在“把维护人民健康权益放在第一位”的指导思想下,如何让患者、医护人员和公共财政在改革中实现“共赢”,成为决定公立医院改革成败的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问题。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各地代表委员就这一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其中,有关“广东高州模式”的讨论,引起了国务院参事任玉岭的注意。今年4月23日—28日,他专门奔赴广东省高州人民医院进行实地考察,结果令他大为惊讶。
这个地处山区的县级二甲医院,是否真的具有公立医院改革样本的价值?任玉玲参事的调查报告或许能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启示。
“高州模式”调查
高州人民医院(下称“高州医院”)位于广东省粤西山区,占地10万平方米,建筑总面积23万平方米;在职员工1300多人,中级、高级职称资格医务人员382人,资产总值8.5亿元。这家医院在不要国家一分钱的情况下,医疗事业开展得红红火火。由于服务一流、价格低廉,不仅得到了当地百姓的高度好评,而且还迎来了全国各地乃至东南亚、美国和非洲的病人,被人们称为“平价医院”、“百姓医院”。
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
1.1怎么让患者少花钱?
为防止医生在诊疗中滥用药、滥检查、滥收费,高州医院成立以退休返聘的专家为主的医疗质量控制专家组,独立于各科室的利益之外,严肃查处“三滥”行为。
严禁滥用药:高州医院对医生用药进行严格控制:能用便宜的绝不用贵的,能用国产的绝不用进口的,能用单种药绝不用多种药。为保证“三用三不用”落实好,医院还制定了《病程记录的七个书写模式》和《抗菌药物分级应用指南》,并要求医生用药时写明理由;医院考核不与科室创收挂钩;同时规定平均处方金额不能高于80元。
严禁滥作检查:医院规定,需要进行医疗检查的患者医疗指标阳性率要达到70%~80%,低于这一标准,开具检查的医生要受处罚。
严禁滥收费:在很多大医院,几乎把70%的医生都放进了“专家”栏,收“专家挂号费”由十几元到几百元不等。在高州医院,无论是院长、主任医师还是普通医生,挂号费都是3元钱。在诊治过程中,由于受“进口比国产好,贵的比便宜好”观念的影响,有些患者和家属会主动要求用进口药品、器械。而在不影响疗效的前提下,医生会说服患者用国产的、便宜的;说服不了的,则需要医生写申请,患者在申请上签名,报设备科或药品采购科,最终由院长审批。

严格管理医护人员收受红包,堵住灰色收入的漏洞张小磊摄
如果发现医生有“三滥行为”怎么处理?罚款、记过、记入档案、全院点名批评,并影响以后的提干、晋升、进修等。
最终效果:该医院2004年-2009年人均门诊处方费仅为75.75元,平均每位患者的住院费仅为4964元,药物收入在医院总收入中仅占35%(远低于很多同等级医院50%的比例)。
如何根绝“红包”?
为正医德医风,保证每一位患者都能得到公平、满意的医疗服务,高州医院对医护人员设置三道“高压线”:不收受患者的红包礼物、不赴约患者的宴请娱乐、不分患者的贫富贵贱。
院方将“三不准”公布于媒体,并将条例做成铜牌立于每个病区的通道。由于在很多地方“红包”已然成风,对于难以当场拒绝的红包,医护人员为令患者放心,往往“退肉留皮”:只留下红包皮,把现金都交作患者的住院按金,并把按金单还给患者。
为保障规定得到严格执行,院方专家组每天随机到各科室抽查;每周院长带队进行全院性大查房;每月召开一次全院性医疗质量点评督查会。
除了明查,医院还通过暗访和患者反映来预防。暗访是由医院成立医德医风领导小组,随机和抽查到的住院或者门诊患者进行面对面调查,由患者当裁判。患者还会在《高州市人民医院医德医风问卷表》上,在“医生护士是否向您索要或暗示收受红包礼物”以及“检查”、“收费”、“服务”等项目上对医院服务进行评价。
暗访制度每日都在被调查科室事先不知情的前提下进行,每天都有暗访队员下去,每个月对每个员工暗访一次,每天暗访组3个人再请几个非本院人员,对医院1300多医务人员进行暗访,督导组独立于各临床科室利益之外的,直接归属院长领导。
“触线”违纪的医务人员一经被揭发查实,其月奖金停发,年度评优、晋升予一票否决,甚至解聘。包括院长在内的所有医护人员的手机号码,也向社会公开,全方位接受群众监督。
这样一来,拒收患者的红包礼物,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逐渐成为了员工的自觉行动。

少花钱,治大病,治好病,是高州医院的服务宗旨张小磊摄
2 2医院开支怎么才能降低?
长期以来,药品采购环节不透明,巨额回扣等灰色收入让药品价格从厂家到医院一般要翻数个“筋斗”,并最终成为“看病贵”顽疾的祸源之一。
为了防范医药、设备采购“幕后交易”造成医疗成本大幅提升倒逼医疗收费增加,高州医院采取“阳光采购”措施,每次采购都会成立临时采购小组,领导成员概不参加,采购专家临时随机抽调,入组后收掉手机,集中工作,不再与外界联络,完成任务后立即解散。
特别是在设备耗材购买方面,医院坚持“最大最小”原则,即型号最新、质量最好、费用最小。100万元以上的设备在网上公开招标;100万元以下的设备或耗材,则由应用科室、设备科、院领导一起选三四家供货方议价,货比三家。
此外,由于药品和设备耗材采购量大,高州医院经常跳过代理商等中间环节,直接和医药企业谈判。先由药企报价,择优确定采购对象,并在医院大厅和网上公示7天。期间如有更优选择出现,则再选择,再公示,如此反复。
医院曾经采购一种特制病床,开始与3、4家厂商谈判,最终价格确定在2280元。公示期间,又有几家企业找上门,相同材料,最低报价仅为1700多元。再次公示7天后,又有厂家找上门,最终医院以1500多元买下了这套病床。
为了省钱,高州医院几乎“抠”到极致。救护车每个月的用油量,院长要亲自过目;医院成立了3个人的缝纫组,自己做手术服和患者服,每件可节省开支十几元。
通过这些做法,医院既保证了采购的廉洁性,又很好地“砍掉”了采购的虚高价格,节约了开支。2002年—2009年,高州医院节省药品采购费2.2亿元、设备耗材采购费6000多万元,大大减轻了病人负担和院方的医疗成本。
此外,医院的基础建设也节约成本到了极致。医院已经投入使用的新大楼,建筑面积35000平方米,仅用资8000万元。大楼前的喷泉水池,建筑图纸就是院长直接用脚在地上圈出的一个圈,连设计费都省了;新大楼的地砖,报价56元/块,经院领导班子侃价,最后以每块十几元拿下。
3 3医院靠什么盈利?
在医疗费用大幅减低的同时,如何保障自身的盈利和发展?高州医院的解决方案不是“向政府伸手”,而是“薄利多销”。
以医疗设备器械为例,其属于医院的固定资产,当医院的患者数量增大时,每一患者的平均医疗成本就会降低。高州医院拥有先进设备500多套,以“薄利多销”战略,能使更多需要检查的患者负担得起,做得起检查,从而使医院可以尽快收回成本,实现医院与患者的双赢。
例如2003年医院引进了德国爱丽丝第六代准分子激光治疗系统,治疗近视眼每眼总费用才1000元(仅相当于同期绝大多数市场价格的十分之一左右)。因此吸引了大量患者就医诊治,开诊第一年就治疗2000多名患者,医院短短两年就收回投资成本,患者也得到了实惠。
高州医院还实行了单病种限价收费。先天性心脏病房(室)缺损修补术每例由1.8万元降到5000元,风湿心瓣膜置换每例由3.5万元降到2.5万元,冠状动脉搭桥术每例由4.5万元降到3.5万元……收费标准通过互联网、媒体、院内宣传栏等途径公示。
低价公示吸引了大批患者,现在到高州医院求医的已有28个省区市的患者,最远有来自美国、印尼和非洲赞比亚的病人。从2001年-2009年,高州医院年住院患者从2.31万人次增加到6.06万人次,增长162%;年手术量从0.75万例增加到1.76万例,增长135%;年门诊量从45.14万人次增加到78.67万人次,增长74.3%;年总收入从1.2亿元增加到4.8亿元;资产总值从2.1亿元增加到6.3亿元,增长200%。
医生高待遇从何来?
业务量增大了,监督加强了,如何保障医护人员的待遇以留住人才?
有的医院一边轰轰烈烈地遏制大处方、大检查,一边却把科室、医生的收入与创收多少挂钩。高州医院却并不如此,医院骨干医生和护士实行年薪制,奖金分配则按照“星级管理”,星级越高奖金越多。高州医院的星级服务每半年评选一次,最高级是五星,评上者每月奖金300元,年终还有奖;四星则每月奖100元,三星则不奖不罚,但低于三星则要处罚和扣钱。医院会对门诊及住院部各科室患者发放问卷调查,若患者有一样评分不满意,或投诉某个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就不得参与星级服务评选,原有的奖金也要扣除。考评结果以医护人员佩戴1~5颗星胸牌为体现,星数多少与奖金、晋升和评先挂钩。两星以下的,离岗接受再培训,职称低聘一级。服务的好坏,主要是随机调查患者、由患者说了算。通过星级服务,真诚地关爱患者逐渐成为了全院员工的自觉行动,深受患者称赞。很多患者说,在高州医院,医生总是面带笑容,聊病情就像聊家常一样。
4.4为了留住人才,高州医院还有“杀手锏”:
工资和住房。在高州县城,一般科级公务员的工资在1500元~2000元不等。而高州医院所有职工最低年薪不少于4万元,主任级医师的年收入一般有十几万元,高的达到二十几万、三十几万元。这样的收入在高州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显得十分惹眼,也解决了偏远地区、基层医院留不住人的问题。
医院把9幢144套150-200平方米/套的楼房,无偿分给医疗骨干居住。目前医院63个临床科室的正副主任,中青年骨干占了90%,平均年龄38岁。除此以外,医院还在不少小区内租了房子,供医院职工住宿。
高州医院呼吸内科主任伍良说:“我们的福利很人性化。比如,我家里的煤气用完了,要换煤气罐,不用我自己操心去联系。医院专门有机构帮我们与煤气公司协调,24小时服务。我们解除了后顾之忧,就会更好的为患者服务。”
医疗水平如何提高?
在高薪留人才的同时,高州医院的用人制度也走出了一条简单实用的道路:
人才实用化。不过分追求高端人才;不唯学历、不唯职称、不唯资历、只唯德能;在重点科室掌握了高新技术的是人才;在一般科室掌握了适宜技术的也是人才;只要满足了患者就医需求的都是人才。
全员学习化。送出去:每年有计划选送员工外出进修,进修期间享受有工资、有奖金、有全额学费资助的“三有待遇”,以激励其努力学习报效医院;请进来: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医院紧密合作,聘请各个专业的著名专家前来传、帮、带;院内学:各科室每月都举行科内学习交流会,由资深医生护士轮流主讲专科新进展及心得体会,形成学习制度化、工作学习化的风气。
通过采取上述措施,一大批“自己的人才”在高州医院成长起来,形成了将近400人的中高级人才群体。近年来该院开展了国家“十五”和“十一五”科技攻关项目4项,填补了华南地区技术空白4项。仅2007年以来就有《全胸腔镜微创心脏手术的临床应用推广》获得广东省科技成果推广项目,《医院层面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五建立”创新模式研究》获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心脏外科手术量2009年更达1801例、居全国前十名,基本满足了群众治大病、治重病的需求。

任玉岭资料图片
在专家们对高州医院的调研中,曾提出过六个“想不到”:
建大楼,买设备,不要国家投入一分钱;医院收费普遍比外地低一倍;
医院没有专家号,挂号统一3元钱;整个医院绝无“收红包”、“拿回扣”现象发生;一个偏僻的县医院可治疗多种疑难症;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对个人收入很满意,深感幸福和快乐。
成就这些“想不到”,高州医院的秘诀是什么?
5.5“平民医院”能复制吗?
低成本运营的秘诀
笔者认为,高州医院的成功秘诀,在于一切工作都要保低成本运行。为了减轻群众负担,高州医院在保降低运行成本方面,可谓下了很大功夫。用药方面的“三用三不用”、买药方面的网上采购、设备耗材方面的公开竞争以及对检查费的限制、对收红包的严禁等等,都为降低运行成本、减轻患者负担起到了保证作用。
高州医院之所以能说到做到,还在于有一系列的制度保证。例如在药品采购方面可能很多医院都实行了网上采购和招标采购,但由于没能像高州医院那样有一整套的工作机制和程序,就难免“走关系”、“循私情”照样发生,以致造成很多网上采购、招标采购的药品比市场上还要贵。
而高州医院的所有制度设计都是动真格的,对制度执行的监督也是十分认真的。严格且健全的制度,保证了运行成本的降低,保证了患者负担的减轻。
那么,“高州模式”能否复制?
对于这个问题,高州医院院长钟焕清的回答是:“完整地复制高州模式是不可能的,而是应当学习我们的理念,一切为了人民能看得好病、看得起病。我们的模式,就是以制度管院,有制度,有检查,还有处罚,有这三大关,没人敢乱来。员工的思想素质的培养也很重要,比如收一个红包,就会坏了医院的声誉,吓跑了患者。一旦传开,本来就穷的患者,会因为没钱送红包而不敢来我们医院。”
6 6政府投入应“重百姓轻医院”
当前在公立医院改革实践中有一种强势理论,那就是想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政府就必须大投入。而高州医院的事实恰恰与此相反。
既然一个地处偏远山区的县属高州医院,能够在不取国家一分投入情况下,买进先进设备、建起三幢大楼、办成平民医院,那为什么其它地处闹市区、大城市的公立医院就非要国家投入呢?公立医院既有国家给的土地和房屋,又有国家给的设备和品牌,中国有那么多人口,有那么多患者,怎么就不能赚钱呢?高州医院收那么低的医疗费,还靠节余建起大楼,而那些长期高收费的大医院,又该有多少节余呢?
钟焕清提出,公立医院改革,应该走市场化道路,而不是公益性道路,国家的医疗投入,大部分应该投入到老百姓哪里去,让老百姓有了充裕的医疗费用,再来选择医院,那么医院就要展开竞争,这就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医疗竞争环境,让老百姓看病更便宜,享受的服务更好。而如果将资金大量投入给公立医院,只能换来公立医院的低效率运转,无法激发医院、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其结果可能是老百姓看病更难了。
笔者也认为,国家要加大对医疗投入,但不是对公立医院。除了欠债性的补偿县级医院外,应把主要投入放到扩大和提高公众的医疗保障上。
公立医院应“去行政化”
从高州医院的成长与经营看,这个医院走到今天与院长钟焕清本人的思想、品德、素质和能力直接相关。
高州医院院长钟焕清从小农村长大,赤脚医生出身,了解百姓疾苦。在他的影响和带领下,医院全体人员都有大爱的朴素情怀。他们认为:“群众是卖鸡、卖猪来看病的,做医生的一定要让群众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根据笔者的调研和各方面的反映,包括钟焕清的意见,都认为医院不是行政单位,医院院长不能由政府任命。有了政府的干预医院工作就很难推进。特别是通过政府换届,来更替医院院长的作法,医院院长的心思是不会放在医院的。他要考虑的不是如何降低成本,为百姓减轻负担,而将是如何搞“形象工程”、保自己的下一步晋升。一旦用人失当,大权独揽后,还会出现“黑幕购药”、“关系用人”、“腐败用钱”等,医药成本就会迅速上升,病人负担就会随之加重。
因此,笔者建议,医院院长应由医院职代会直接选举,干得不好的,职代会有权对其弹劾和罢免。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选出的带头人一定是最棒的。
医院管理专业性很强,管理者即要懂管理也要精通专业技术。政府对医院必须有一个很宽松的政策,在医院管理中不过多的干预,让医院根据本身的实际情况进行管理,政府给予全力的支持,医院才能保证可持续的健康发展。高州医院有今天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全力支持和宽松的政策空间。
在调研中,钟焕清院长屡次提到:政府不干预比给钱更重要!高州医院之所以成功的原因,有重要一条就是当地政府不干涉医院的发展和经营,他说,政府对医院不干涉就是最大的支持。
7.7对县级医院不应设置禁区
高州医院的实践还证明,县级医院需要大发展而且也能够大发展。鉴于中国县一级人口较多,对医疗需求较大,我们不应该限制县医院的级别定位,更不应该对县医院发展设置禁区。
高州医院至今还是一个二甲医院,但论规模和手术量、技术条件等,早已达到三甲水平,但就因为是一个县级医院,受到了技术发展的制约,比如肾脏移植手术,医院累计已经移植成功200多例,但就是因为级别所限,被省卫生厅叫停。
为了不让广大农民和百姓在患大病、重病时长途跋涉和奔波,一定要大力支持县医院更好发展。例如心血管病患者在中国需要手术的有400万人以上,而能手术的却不到1%。如果按照规定只有省以上医院才能做心脏手术,而且高额手术费不降低,广大农民和百姓就只能错过治疗时机。
高州医院是违背了禁区的规定闯荡成功的,但至今不能升为三级医院。通过高州的例子,笔者认为不仅要解除县级医院的级别定位禁区,而且要解除县级医院的手术种类禁区。要为县级医院发展提供和创造更大空间,鼓励县级医院办成终生学习医院,勇攻医疗难题,真正解决广大百姓“看病难”。
作为医疗体制改革的难点,公立医院改革仍在谨慎的推进,可想而知,由高州医院引发的争论和思索,也将持续下去。(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国务院参事,全国政协第八届委员,第九、十届常委。长期关注医疗、教育、三农等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重大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