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瘦12斤:社评:中国知识分子,我们一起说真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09 08:08:21
中国著名学者胡适曾说,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仅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更要“时髦不能跟”。 这句话放到今天也是适用的。
当下舆论场的时髦是什么呢?是批评政府,揭社会的阴暗面。这样做的代价曾经很高,曾是坐牢甚至杀头,而今天这样做压力小多了。在大众媒体上特别是互联网上,针砭时弊蔚然成风。相反,正面评价政府的作为,客观解读一些民生问题的解决难度,反而需要勇气。
一名著名电视媒体人近日接受采访时说,他最想做一名“公共知识分子”。他认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最重要任务就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这话听上去一点儿没错。但问题是,如何实现中国的公平正义呢?
发展中的中国像一团乱麻,从中可以找出无数个线头。微观的中国就是一个个问题,宏观的中国是一步步在前进。为在中国实现公平正义,既要致力于解决一个个具体的棘手问题,同时要确保中国社会继续前进的力量。因为越往前走,我们实现公平正义的资源就越多。正如过去中国农民无任何医疗保障,这个巨大的不公平正被今天的中国下决心逐步解决。
我们每天听到很多尖锐的批评,从微观看,几乎每一条都批评得对,它们各自针对了中国社会的一块疮疤,而且它们或多或少都与国家的体制及公权力有关。然而,把这些具体的批评合在一起,真实性就打了很大的折扣。因为它们展现了一个被各种非公平正义淹没的中国,一个没有希望的中国。这与全世界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中国,与我们过去几十年经历的和未来期盼的也不是同一个中国。
出现这样的局面,政府有应反思的地方。但一些有话语权的知识分子也对此做了助推。通常认为,知识分子的天性决定了,他们只批判,不解决问题,这是社会分工。一些人尤其认为,面对强势的中国政府,批判更加重要。他们对全面评判是非曲直没有兴趣。不管这样的认识是否正确,但求真永远应该是知识分子最基本的原则。任何人都不应把强调社会良知和道德批判凌驾于求真之上。
中国社会发展很快,造成矛盾很多,互联网给释放怨气提供了方便,批评政府容易得到掌声。事实上,还有一些知识分子像胡适所说的那样“跟时髦”。他们讨互联网时代舆论场的乖巧,挑最容易被传播、对塑造自己形象最有利的话说,而故意不把自己知道的全部真相说出来。
说真话在中国历朝历代都被视为知识分子的美德。因为说真话在中国总是遇到阻力。有时这种阻力来自政府,有时来自社会公众。其实在这两种情况中,真正的阻力都来自我们的内心。市场经济带来中国社会的多元化,大众媒体和互联网把舆论场变成有利可图的地方。如何使用话语权,选择舆论场的什么位置,有可能直接影响一个知识分子的利益。这种影响是空前的,中国以往的知识分子没有遇见过。正因为此,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情操更加珍贵、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