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圣骑士什么种族好:昆明市东川区舍块乡孩子们的艰辛求学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0/18 18:00:04

 

                     昆明市东川区舍块乡孩子们的艰辛求学路 ­

图:东川区舍块乡云坪小学,学生每天步行四五个小时上学,由于当地不吃中午饭,正在长身体的学生只能带着洋芋来充饥。­

­

图:东川区舍块乡新和小学的孩子们在大声朗诵课文­

­

­

图:云评小学,下课后孩子在教室去前休息。­

­

­

新和小学,离家路程近4、5个小时,学校大都实行一段制教学(早上11:00上课至16:00)周末放学后孩子兴奋跑回家。­

­

东川区舍块乡新和小学放学后孩子忙碌做饭。一边是宿舍一边是“厨房”。­

锅碗瓢盆、蔬菜、腊肉、鸡蛋。。。全是孩子从家里带来的。­

­

东川区舍块乡新和小学放学后孩子忙碌做饭。孩子住校一周才能回家一次,只有在学校吃住。­

­

九龙小学,孩子认真地听讲。一个班只有三本教科书。­

­

九龙小学,孩子的衣服鞋子都补着补丁。­

­

张正宽老师教学30多年,放学后看着10多个学生打篮球,把学生当作孩子。­

­

九龙小学,孩子认真地听讲。一个班只有三本教科书。­

­

步行4、5个小时到学校,上课不时犯困。­

­

九龙小学,孩子认真地听讲。一个班只有三本教科书。­

­

艰辛求学路­

­

一个8岁的娃娃,稚嫩的双手却满腹老茧。­

­

一个学校、一个老师、13个孩子。(一个人的学校)­

­

麻地小学,孩子认真听讲­

­

东川区舍块乡麻地小学,一小女孩渴望上学来到学校教室听课。­

­

孩子的家,大都生活在大山里.从家到学校一般要步行5、6个小时的山路。­

­

小汽车,是孩子最奢侈的玩具。­

­

山路崎岖。。­

­

学生放学走在“人”字形山路上。。。­

­

舍块中学,是乡镇最好的建筑。­

­

舍块中学,李福云放学后翻越两座山去放牛。­

­

走在悬崖边上放牛,由于居住的背后大山草已经枯竭,只能翻越两座大山到有草的地方放牛。­

­

李福云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电视机,还是08奥运时 政府赠送的。­

­

舍块中学,吕棕楠母亲瘫痪,上学前给母亲做饭梳头。­

­

没有作业本,拿废纸和透明胶布制作书本。­

­

一张饭桌,一个木凳。周末吕棕瑞在家复习功课。­

­

­

面临中考,却不能好好复习,周末帮父母干农活。­

­

吕棕瑞功课还没有做完,就被妈妈喊来喂猪,做农务。­

­

破旧的宿舍,窗户玻璃残缺。­

­

周末赶回学校,买一杯冷饮犒劳自己。­

­

周末几个同学相约在教室补课,复习。­

­

老公在外打工,父母年老孩子没人照顾,只能带进课堂,利用课余时间给孩子喂奶。­

­

老公在外打工,父母年老孩子没人照顾,只能带进课堂,利用课余时间给孩子喂奶。­

­

宿舍窗户玻璃、破碎残缺­

­

宿舍窗户玻璃、破碎残缺­

­

落雪小学,课桌残缺。­

­

老公在外打工,父母年老孩子没人照顾,只能带进课堂。­

­

课余时间,一些孩子在玩耍游戏,一些孩子背诵课文。­

乡村公路沿江蜿蜒,依山盘旋,一路险弯不断,颠簸已是常事。车身一侧的巍峨峭壁上,不时有泉水流下,淌过满布石子的土路,坠入了另外一侧的深谷。深谷里,金沙江在静静流淌。­

 

­  此行的目的地是东川区舍块乡。那是个离昆明不到300公里远的地方,因为大山阻隔,那里的孩子必须过早地承担起生活的重担,他们渴望知识,但却买不起一本《初中文言文全解》,有的孩子甚至不知道汽车长什么样……­

  从东川到舍块,要走150公里的盘山柏油路、石子路、土路。狭窄的路段,错车必须小心翼翼,有时甚至要倒车重来。近5个小时的颠簸山路让人疲倦,无心赏玩沿途盛开的洋芋花海。­

  到达舍块乡时已近傍晚,站在半山腰的舍块街边,依着山势向前俯视,远远地望见源于滇池的普渡河流过。受旱情影响,舍块乡今年的小春作物几乎全部绝收,只有临河的田地里才是绿油油一片。­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跳进了山里孩子的生活。山路上,一双双破旧的球鞋交替领先,肩上的书包各式各样,破旧不堪,有的甚至用一小撮茅草代替坏掉的拉链;教室里,孩子们书声朗朗,眼睛一直盯着讲台上的老师,握笔的手满是裂痕、老茧;课间,一根跳绳,甚至一根用鞋带接成的“皮筋”,都会让他们乐此不疲地蹦啊跳啊,那就是属于他们的快乐;回到家,他们用瘦小的身躯帮着父母,一同担起贫苦家庭的重担。他们的生活,为远道而来的我们上了一堂“思想品德课”。­

­        在新和小学,一群还不到10岁的孩子放学后,开始淘米、洗菜,准备晚饭。每个周末,他们都要把自家种的菜带到学校,两三个孩子一起搭伙做饭。同行的司机小毛帮孩子们淘好米后,5岁的皮臣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接过锅,把手指头伸进去测水的多少,可爱得让人发笑;在落雪小学,上课铃响后,10来个五六岁的孩子跑进教室,女老师解下身后背着的孩子,边换着尿布,边给学前班的孩子上课,让人觉得他们也许需要点什么;去九龙小学,最为艰难与危险,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太过惊险,有的路段太陡,弯太急,转弯时必须一点点倒车转向才能过去。路边的山谷里,有多年前坠落的皮卡车。车行至小戏台,乡村公路没有了,到小学还要走2个多小时的山路,路上遇到的马帮,是这里唯一的货运和交通工具。回来时,又要抵抗一两千米的海拔落差,每走几分钟都要歇息片刻。在这里,走出大山的每一步都如此艰辛。 ­

  最后一天,目的地是茂麓小学。小学所在的茂麓村早在明末清初就远近闻名,至今完好保存有古代炼铜遗迹,可见其往日的兴盛。相比连续几日的颠簸,短短2个多小时的路程不算太长。然而,行至半路,意外发生了,一块锋利的石头刺进了越野车的后胎,一行的5人差点就被撂在了大山里。幸亏临出门时带有备胎。­

  走访完茂麓,已过中午,在与学校的几位老师挥手道别后,越野车便开上了沿江公路,炎热的天气使得车窗外吹进的风都是热的,车内像是蒸笼。跟随着金沙江一路蜿蜒,车后的灰尘扬得老高,进入因民镇驶上柏油路时,司机却说,“车突然不颠,有点不会开车了。”行至半路,发现街边小摊上有冰水卖,一车人带着一身土下车畅饮。9个多小时的跋涉,我和同事张玉杰才又返回了昆明。­

  在离开这个让人难忘和充满回忆的“洒满阳光的山坡”,已经是9天以后的事情。我们又坐进了办公室,孩子们却依旧在山路间奔波,在田间劳作,在狭小的天地里,继续寻找梦里的未来。­

  因为,路,一直都在。­

  他们像是一颗颗正在成长的幼苗,扎根大山,汲取着山的养分与露水,有着大山的特质。但他们更需要爱的阳光,让他们能茁壮成长。­

                                                                                                                                                                                                       都市时报  记者  张玉杰 图          高伟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