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土著缠腰:于爱情的浪漫和现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0/19 07:12:46
答案
任建涛教授说道,千百年来,对于爱情的礼赞爱情本来就是浪漫的,但是在爱情政治学中我们所说的有好多都是世俗的思考。他讲了四方面,人类观察和审视爱情,一浪漫主义的爱情和现实主义爱情,二爱情政治学审视是从什么角度来切入,权利和权力的冲突以及如何达到所谓的和谐的。三爱情中极限体验心灵的欢愉和所携带的肉体的欢快对于爱情的政治学来讲意味着什么。四肉体的解放成为人权的宣言书。 对于爱情的浪漫和现实,  
任建涛教授所讲的爱情与政治雪漫痰中,从多个角度分析了爱情与政治之间的一种耳目一新的关系,爱情如果受到社会的压制的话,爱情就成为了社会悲剧,而不是爱情自身的的悲剧,也就是说爱情如果与生命终结联系起来,爱情是最高层次的悲剧,比如说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也是一种个体权利对社会权利的一种申诉。 第二点就是在爱情权利当中女性始终处于劣势,男性承担着进攻权利,他支配着去不去追求女性,有没有必要花费精力和体力来追求女性,女性还承担着怀孕和生育的结果。在爱情的性别政治权利中,男性始终处于支配地位,女性一直是脆弱的。 爱情的权力机构中,人们通常会接受规训,来应对社会的道德压力政治压力和法律压力。所以大多数人也就接受了为社会权利规训权利所规定好的爱情权利。在这种情况下,爱情的促进作用就应该是权利作为主导作用,而权力成为第二视角。 肉体和心灵的促进,肉体欢快和心灵飞扬。心灵飞扬不是知性,感性也不是理性也不是一首诗,而是一种感觉,一种直觉一种体验,一首诗。是就是来自内心深处的一种辞句的堆积,而散文则是对平白表达语言的一种体验,所以当写诗送给自己的爱人的时候是非常感人的。 权利时代的爱情,有公众的理解和支持,爱情没有了了私密的空间,没有了想象空间虽然有法律和道德的理解没有了朦胧美,。在欲望的社会里,私密化得干预不够,可能会成长为一种畸形的文化。人们的精神欲望在爱情追求当中有境界的。在这种情况下,现实的爱情可能会有浪漫主义成分,会产生一些理性的思考。 我们知道爱情有许多种,有双方心心相印的爱情,也有单方一厢情愿的爱情。如果是前一种,当然可以将风险降到最低(当然,有人说爱情也有保质期,无法期望天长地久),而且是任何一方都希望达成的,但唯一的缺点是可遇不可求。如果是后一种,那么就一定需要有意愿的一方采取主动。一个主动出击的女人所冒的风险要大大高出一个一个等待表态的女人。女人主动争取来的姻缘,你不能保证对方有着与你同样的诚意,而被动表态的女人可能心口不一但她基本可以肯定对方对自己是死心塌地的。后一种情形下达成的婚姻可能同样不值得和痛苦,但是女性至少给自己留了条后路,在婚姻不谐的情况下,她可以毅然决然地放弃这段感情,也可以为了亲情而不太情愿地维系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于是,基本可以形成这样一个结论性的东西:女人主动出击不划算。千百年下来无数此婚姻失败的经验更强化了女性对这一“规律”的认同感,于是,这更压抑了女性主动出击的积极性。 爱情,常被认为是不具有理性气质的感性存在。而恶俗地讲,爱情也不外乎就是生产资料转化为劳动成果的中间过程。哪里有不存在经济分析的爱情呢?权且模仿老任的“爱情的政治学漫谈”,来恶俗一次“爱情的经济学漫谈”。
爱情是浪漫的。但经济学的数字计算与法理分析,如同粗鲁的男人,狠狠地强奸了你我心中最美丽的朦胧存在。充满铜臭气味的成本与收益的计算,如果用到爱情中,是不是人类情感的末日?
再次但是,世事就是这么有趣,报纸上整天看到关于离婚财产的诉讼案;婚前财产公正等等。为什么爱情走入婚姻或者终结的时候,经济学的脏手顿时成为两方拉扯的香馍馍?难道我们一直下意识地忽略爱情背后的现实张力,而维持其表象的浪漫纯洁?
“爱情政治学漫谈”的讲座,他从政治学角度来分析爱情,从权力与权利的角度来分析男女之间关系,并且十分大胆谈论自己对爱情的看法。做到非常幽默,来比喻男女之间的关系。他还从小说的变迁来分析性开放程度,他说19世纪小说到结尾的时候才写到男女上床,但是到20世纪末21世纪处的小说一开头就开始描写上床动作,然后再男的对女的说。同时,他还谈到大学宿舍问题,例如男生宿舍不可以进女生宿舍,宿舍晚上11点关门,而这些都是针对防止男女之间欲望来制定的,但是他说,难道这种欲望冲动一定要等到晚上11点钟之后才有吗?我还听朋友说任剑涛教授还谈了男人嫖妓和女人身体写作的问题,他说女人身体写作就是爱情政治学的权力对抗,他说那些女人认为既然男人可以去嫖妓,那么她们自己为何不可以去身体写作,所以就是你嫖妓,我就身体写作。在这个问题上,他举例说到木子美的典型代表。在这里,我顺便说说木子美,她原名叫李丽,是中山大学97哲学级学生。但其实我也在想,如果说木子美现象是被禁止的,那么现实社会中那么多赤裸裸对爱情以及性的谈及,什么管住自己的老公啊,什么性生活的几大妙法,让老公永远只属于你,等等,难道这就不算了吗?木子美虽然有些过于开放了,但是我们也不能不佩服她,因为她也是对女性权利的一种申诉,一直以来,在男欢女爱中,一旦有问题,受伤害的总是我们女性,男性可以随心所欲,说分手就分手,即使结婚后还同样的,而如果是一位女性的话,就要承担很多,首先来自家庭的压力和身心的压力,然后还有社会的舆论。当今社会虽然是二十一世纪了,但可以说每位男性都有女性的处女膜情节,如果说女性在性爱中受伤害的话,那么对于以后的生活呢?更加难以忍受了,她们在精神上有着难以释放的压力,可能导致每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再加上身体上的创伤,可能一直都会背负着不可想象的负担。作为一个新时代的青年,我觉得爱情的权利与权力的把握有着一种尺度的问题,爱情不需要参杂太多的政治如今在报纸上,网站上,杂志上等都可以看到一些所谓的求爱广告,什么身高要多少,体重,三围呀,以及家庭财产,通过我们任教授的分析,这种存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甚至说和我们以前的广告如出一辙,但是我想说虽然说在爱情政治学当中,也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的,因为爱情有时候本来就很虚幻。而且存在着许多不定因素,在我们当代,梁祝那样的爱情故事并没有走远,现今更多的是对美丽爱情的礼赞,和肯定爱情面前有时候是人人平等的。因为所谓爱情必须要有爱,只有两个心灵发生了碰撞才可能有火花,当然也不能否认有因为什么政治权利而造就的婚姻,但是那也是不完整的。生活在一层虚假的面具下面,两人何来快乐可言呢?如今我们社会为我们的年轻人提供了自由的恋爱舞台,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已经不是一句空话了,因为爱情已经得到大众的认可,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那种悲剧性爱情应该不是问题了,我可以举出一个例子,我家是农村的,我们村里有两个家庭因为农忙时放水耕田问题两家人动起了手来,而且两家人一直不相往来,可是当他们两家的子女出外打工,并且在外两人恋爱了,产生了爱情,且有了爱情的结晶,回来以后,两家人都放下了以前的种种不悦,为他们的孩子准备婚事,所以我觉得在我们现在得社会背景下,爱情往往会战胜重重困难。所以,我觉得在我们当今所处的社会对爱情是非常尊重的,不会像以前那样棒打鸳鸯了,因为我们现在又足够的空间来接受爱和去爱。对待爱情的态度决定了我们在爱情的权利和权力中如何来包容和承担相应的责任。我们现在注重的是情感的交流以及彼此心灵深处产生的心心相惜,那种没有爱情的婚姻应该已经差不多要退出历史舞台了,我想即使有在若干年以后也会破裂的。因为现在我们是人权的社会,同时伴有人性,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权力在我们这个逐步发展的社会来讲应该退位了,权力也换不了幸福的感觉,就像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快乐一样。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性也同样很有个性,在我们这个教育事业不断发展的社会,我们都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注重的更是内心深处的情感,他们会发泄,他们有追求,同时他们更要求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他们没有那么世俗,我想这必然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就如同我所讲的我邻居的故事,当代的年轻人很现实,他们要的是自己的真实感受,来自社会呀家庭呀,在他们的眼里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幸福重要,这也是我们每个年轻人的呼声,更让人欣慰的是:我们的家长也不在压制了,而是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