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electric:世界地图隐瞒了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09/17 10:11:48

  用Google在网上搜索各国使用的世界地图,结果出乎预料。没想到各国使用的世界地图基本是两种:一种和中国版的世界地图相似,就是以太平洋为中心的世界地图,亚洲一些国家,如日本等使用的便是这种世界地图;另一种是以大西洋为中心的世界地图,西方和美洲国家都在使用这种世界地图。另一点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世界地图的基本构架形成于16—18世纪,后来就无大的革新,可以说,几百年来,世界上大多数东西都变了,就是世界地图变化不大。

  是世界地图完美无瑕吗?不是,无论中国的还是西方的,两张世界地图都有很多不足,完全应该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现在革命性的变化出现了,这就是郝晓光先生的4张新的世界地图。

  其他不说,在这里,我只想说说在传统的世界地图和4张新的世界地图上,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版图变形问题。

  在郝晓光新的4张世界地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不同位置切开地球并将其投影到平面的地图上,给一些地区带来的变形十分有趣。比如格陵兰岛在4张地图中,就有4种形象。在东半球版上,它被切开,分成两半;在西半球版上,它是完整的,呈现一个倒三角形的形状;在南半球和北半球版上,它则像一只底朝上的鞋子。其实所有国家在4张图中的形象都是变化的。用地图的语言说,就是世界地图的比例尺是变化的,地图上不同的区域比例尺不同,有的区域比例尺大,有的比例尺小。

  我觉得郝晓光的4张新的世界地图,有一个单张的世界地图所不具备的重要功能:把地图有变形和扩缩的秘密直观地披露出来了,以往的世界地图就是一张,人们无法通过比较发现地图是如何变魔术的,地图的主观性隐而不见了,人们会误把地图当作客观世界本身。

  世界地图厚此薄彼,比例尺不一致。从来没有一张地图声明过这一点。一张负责的世界地图似乎应该说明它把那些地区夸大了,把哪些地区缩小了,哪些地区变形严重。

  传统的世界地(中国的和西方的)的投影方式,把北极点和南极点拉成了一条线,因此靠近北极和南极的国家和地区面积被夸大了,南极洲也被夸大了,比如南极洲的面积实际上只是澳大利亚的1.8倍,在传统的世界地图上,南极洲仅出现了一半左右,但就这一半左右的面积在地图上却是澳大利亚面积的3.8倍,可想而知,南极洲被夸大了多少。

  靠近北极的国家也被夸大了,俄罗斯虽然不像南极洲夸大那么多,但也有所夸大。俄罗斯像一个巨大的盖子,盖在中国和亚洲之上,这让人看世界地图时很感压抑。在两国关系友好时,这种感觉还不那么强烈,当两国关系紧张时,这种感觉就会变得很强烈了。

  我们现在看到的俄罗斯的版图,比当年的苏联已经缩小了许多。我猜想当年苏联的版图在地图上一定被夸张得更大。我找来一本1972年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地图集》。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很惊讶,在世界政区图上,前苏联的领土面积是如此的巨大。直观上看甚至比整个非洲都大。其实整个非洲的面积是3020万平方公里,前苏联的面积是2240万平方公里,显然前苏联的面积被夸大了。

  我猜想,60-70年代中苏之间关系紧张,这张地图给中国人的心里压力一定很大,冷战期间,前苏联在地图上被夸大的面积,也会给西欧各国带来巨大的心里压力。有人说,在冷战期间,西方世界有“恐苏症”,总是夸大前苏联的国力和军力。我不知世界地图是否起了一定的作用,因为在我看来,过去的世界地图有一种夸大俄国的广告作用,为此,人们付出了巨大的心理代价。

  其实俄罗斯并没有那么大,也不是像一个盖子一样压过来,这是世界地图的画法造成的。在郝晓光新的世界地图北半球版和南半球版上,俄罗斯的面积就缩小了许多,也没有了盖子的形象。地球是球,每个国家都可以是中心。地图的上北下南是人为的规定。完全可以反过来上南下北,我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世界地图,在这张图上,中国的上面基本上是海洋。新的世界地图比这种简单地把传统的世界地图倒过来要高明许多。它改变了传统世界地图的缺点,让人感到一种从压抑下被解放的快感,感到了在世界地图上的平等。

这就是一张上南下北的世界地图。

  郝晓光的世界地图并不是刻意要改变国家之间的大小关系,那样地图就成了政治的产品,也不可能得到世界人民的肯定和接受。他的世界地图是科学的产物。他是在采用同样的参数的情况下,画出了4张世界地图。他从没有刻意追求某个国家在地图上版图的大小,但是这并不否认他的世界地图里有民族情感在里面。

  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象形的偏好,也许这与中国字是象形字有关。比如中国人喜欢把中国的版图看成是一只引吭高歌的大公鸡。我并不赞同这种比喻,因为这仅仅是近几十年的事,过去中国的版图并不是公鸡的形象,以孙中山的建国方略的大地图为例,孙先生主张把中国的首都建在兰州,因为那时兰州是中国的中心,中国的版图像一张桑叶。但是现在的既定事实是中国的版图成了一只大公鸡,因此在地图的革新中,就有一个大公鸡怎样放置的问题。大公鸡只能站立,引吭高歌,不能趴下,更不能倒置。

  在郝晓光创新的4张世界地图中,三张图都是横版,大公鸡的姿态都很完美。但是南半球版,如果也做成横图,大公鸡就难以保持一种昂首挺立,引吭高歌的姿态,怎么办?这是郝晓光当时碰到的一个难题。让大公鸡竖着,或者头朝下倒立,这是中国人所不愿接受的。后来问题解决了。他说:是中国象形文化造成了难题,也是中国文化解决了问题。原来灵感是这样产生的:中国古时字是竖着写,书是竖着排的,而且也只有中国的方块字能够竖着排,竖着读,西方的拼音文字是无法竖着写,竖着排的。当想到把世界地图的南半球版竖起来之后,那个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大公鸡又站立起来,引吭高歌了。

  结束此文时,我想到在网上搜索世界地图时,还有一个发现,就是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并没有出版一张美国在中央的世界地图,而是使用那张西方通用的大西洋为中心的世界地图。

  中国出版的世界地图,中国在世界的中央,而且这张图还是和谐美丽的,这是一个巧合。中国不在地图的中央,也很正常,这样的地图今天的中国人是可以接受的。

新世界地图东半球版


新世界地图西半球版


新世界地图北半球版


新世界地图南半球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