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cp查看网站路径:为何7000万低保金,流向12万富户手中?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09/16 00:02:02
为何7000万低保金,流向12万富户手中?        为何7000万低保金,流向12万富户手中?       据2010年6月24日《新华网》报道, 2009年国家审计工作报告显示,有194个区县向不符合条件的6 .29万户家庭发放城市最低生活保障补助3 .3亿元。其中,向1 .19万户登记拥有个人企业、车辆或2套以上住房的家庭发放7376.65万元;9个城市向705户不符合条件的家庭发放廉租住房租赁补贴86.89万元、分配廉租住房74套。  这是在京举行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所作的报告。   一、   网上查询富人吃低保,竟然成时尚       上网随便查询竟然发现各地均有类似报道。富人骗保,早已不是新鲜事:有权人抢着吃,有钱人骗着吃,有关系送低保给人吃,确实贫困应享受低保的,却无缘于低保,根本领不到解困的低保金。 网民说:村看村,户看户,老百姓看干部。在乡村社区基层党员干部所做的事,往往都会起到引领时尚的作用。所以,党员干部带头吃低保,领钱吃国家低保,与村里或社区无关,那才叫本事。因为如此,吃低保的,才能成为一种炫耀本事和关系象征。低保,已经彻底变味为炫耀关系与权势的时尚!  例一,北京千万富翁夫妻8年领10多万低保金 北京市宣武区广内街道陈五喜,投资房地产挣下千万元资产,拥有多套房产,出入开着别克轿车,妻子钟素明戴着香港买的大钻戒,拎着十几万元的香包,夫妻俩8年竟领了10多万元的低保金。
      例二,洛阳偃师市翟镇镇7人离世享受低保 洛阳偃师市翟镇镇爆出公示有114人离开人世7人享受低保,有的一家两口享受低保,有的三口人享受低保,子女办厂矿享受低保,真正贫困村民却榜上无名。 例三,邯郸市丛台区有车有两房富人吃低保 邯郸市丛台区光明桥街道多户富人吃低保,有开着小汽车的,有两套房户的。可是确有困难的家庭却吃不上低保。类似公示之类,仅仅遮人耳目,公示期间有人打过电话,投诉过,结果是没用的。公示名单谁吃低保,结果还是谁吃低保。 这种形为民主监督公示,实为暗箱操作假民主,猫腻多了,故此,邯郸流行一句谚语“不开汽车,就吃不上低保”。 例四,海口冲坡岭热带作物场72低保户有61户富人 海口冲坡岭热带作物场申报72户“低保户”竟然作假有61户,其中有农场胶厂书记,房地产经理,私车车主等,居然一个个通过镇政府低保工作站审核,领取二个季度低保补助,群众多次举报后,不仅冒领低保金没有退回,而且没有处理一个责任人。 例五,重庆坐拥5套房产富婆吃低保 重庆渝北区龙溪镇坐拥5套房产的富婆,却长期吃低保,竟然领取二万多元低保金。
  重庆渝中区低保检查,一个月突击查出100余户违规的低保户。 例六,广西接连曝光乱发低保金事件 广西玉林市博白县松旺镇龙垌村较贫穷,多村民住着低矮泥瓦房。村书记林各辉家盖楼房,摩托车、彩电俱全,却全家5口领取低保金。全村8户低保,3户富户。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茅岭乡小陶村干部凌某,以父亲名字3人领低保;村干宋某,以母亲名下两人领取低保,其妹全家3人领低保。同村凌兆荣常年有病,两度住院,家庭困难,始终未能如愿;梁彩凤左腿残疾,丈夫心脏病,也没得到低保。 例七,包头固阳金山镇富人吃低保 包头固阳金山镇小三份村一伙村干部亲属吃低保,村议事委员王志国,在城区有房收房租,子女公务员;村议事委员武世英,现任村支书李虎蛋亲舅;村议事委员武世英婆娘王桂花,全村首富等。全村十几个残疾人多少穷户却进不了低保。富人吃低保,是公开秘密,在基层乡镇有门路的人有低保,真正需要救济的穷人却没有! 村民质疑国家的低保金到底补给谁?村民把富人吃低保问题反映给金山镇人大主席李润斌,回答说:共产党天下,共产党员优先!        八,山西忻府区月查164户开车吃低保富人 富人吃低保现象,在一个山西忻府区人口仅有十几万人的区,一次一个月的普查,就发现164名有房有车有大宗家电富裕人家,骗取了低保,其结果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二、富人领取低保曝露了什么?   12万户有车有房有私企的富人,领走领走7000万低保金,这虽然说不是新闻,却曝露了什么? 低保政策,是国家从纳税收入拿出部分帮助穷人的一项惠民措施。针对人群,就是城乡困难群体。但是,我们在执行运作过程却走样、变调,出现关系保、人情保、权力保,于是就有了住着豪宅、开着名车却吃着低保怪现象。 打开电脑随便浏览一下网络,就会发现骗保现象发生频频。 1)权力抢低保 掌管低保指标的有权人,暗箱操作、不正当手段,抢低保指标,与贫困群众争饭吃。豫北一乡镇民政所长,除了为自己父母、亲戚朋友办了多份低保外,自己抢了5份低保,目前被立案调查。 2)造假骗低保 有些富人把自己的房产、汽车、存款、家用电器等贵重物品,全部转移到亲戚名下,而自己装扮成分文没有的穷光蛋,向政府伸手要低保;有的富人把自己的店铺、公司登记在别人名下,以自己没有工作和固定收入为由,向政府申请低保金等。 3)人情送低保 某些手握低保指标的掌权人,不是把政府下达的低保指标全部分发给那些应该救急的穷苦人,而把部分指标当做人情,送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关系户等。有的村(居)委会竟然把低保指标当做了贿选的工具,你不投票选我当主任,我就不给你报低保;还有些人把低保指标当做自己谋取私利与别人交换的条件,从而达到双方各尽所能和各取所需目的,你想办低保吗?你就得给我办事。 4)职便捞低保 三门峡市湖滨区民政局低保科长张蕴华,利用职权为母办理低保,骗取低保金20980元;虚报11个低保人员,套取低保金39280元;与救灾救济科长张宏伟从信用社套取36个人两个月低保金18000元,从湖滨区车站街道办事处套取24个人两个月低保金12000元,法院认定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 5)死人占低保 洛阳偃师市翟镇镇爆出公示有114人离开人世7人享受低保,有的一家两口享受低保,有的三口人享受低保,子女办厂矿享受低保,真正贫困村民却榜上无名。 难怪群众说:有钱有权吃低保,大钱小钱一起捞,国家实为百姓好,低保鼓了富人包。说明党的好政策,让歪嘴和尚把经给念歪了。   三、政策为啥执行中老走样变形?   中央政府的惠民政策,为啥老在执行中走样变形?拷问类似富人享受低保的怪事发生不断,真正需要救济的穷人为啥享受不了! 1997年国务院下发的相关规定,只有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非农业户口的城市居民,才有资格享受城市居民低保。现在全国各地却发生了7000万低保金,流向12万富户手中的事实,实际上的数字,恐怕不止报告所说。如重庆渝中区,一个月突击查出100余富户违规成低保户;山西忻府一个人口仅有十几万人的区,一个月检查就发现164富户领取低保,这一切说明了什么?     (1)富人低保申请如何成功受理? 这些当地小有名气富人,申请低保受理,必须要证明他们的家庭收入低,为何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就没有发现真实的家庭收入?相反,真正的贫困户,怎么就认定收入高呢? (2)申报证明如何能作假成功? 如果,现在说富人申请成功是作假,那么,申请证明如何出笼的?许多地方政府说,办理过程要求很严。如忻府区低保办孙主任强调,低保证明要求很严,不仅有户口簿和身份证明,还需要有收入状况证明,这一项项证明,如普通失、无业居民收入状况证明,由所在社区居委会调查后出具;企业下岗职工和企业下岗转业士官的收入证明由其所在单位出具;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中,除无收入的未成年或无劳动能力的成员,正常劳动力均必须分别提供收入状况证明。 看来,全国12万户富人功力厉害,是成功办妥毫不露破绽?       (3)低保工作监督检查,为啥没有作用? 许多地方说,低保“阳光工程”,运用社会力量监督,检查低保工作,还有随机抽样,实地走访家庭,发放问卷,建立统计报告,公示制度,定期向社会公布各地的低保对象、资金情况和人均补差水平等,好像措施周全,但却让如此多的富人进入低保户?   四、如何下决心杜绝富人吃低保现象   12万户有车有房有私企的富人,领走领走7000万低保金,影响极其恶劣,不仅直接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也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影响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现在,这种负面统计信息敢于公开,说是社会进步,说明中央政府想解决此种乱现。 到底全国有多少富人在吃低保,这个数字恐怕谁也说不清楚。要查清所谓低保户并非易事。因为我国没有健全的国民收入核算体系。加上腐败原因,不该享受的,却进入低保群,变处难以杜绝。我认为,关键问题是低保政策实施过程,透明度不高,工作人员责任心不强,甚至存在暗箱操作的问题。解决办法是公开、透明,确保在阳光下照耀下实施和运行。 (1)             建立社会全民监管机制 出现富人吃低保问题,除了制度执行错误外,内在机制监督缺失,让国家实施低保制度变形。 现行的监管机制,多数是表面的敷衍。真正健全的监管机制,是在于全社会的力量,让所有公权力的运行置于社会、全民眼睛的关注下,是反腐败的最好药方。 我们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媒体等要履行职责,负责监督公权力运行情况。 同样,对低保金的发放情况,低保对象收入变化情况,要进行强有力的监督,必须实现对动态管理。 (2)             阳光低保杜绝暗箱操作 防止富人吃低保,必须杜绝暗箱操作,坚持阳光低保,把低保金发放的全过程,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 可以试行一些地方的“低保评审团”制度,由村(居)委会辖区内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党员代表、群众代表及村(居)领导成员等组成。从对低保申请人调查、评议、票决,张榜公示,坚持公正、公平、公开和高度透明运作,低保评审团,具有最终投票决定权。 从根本上缓解了因低保金发放不透明,而产生的干群矛盾。 3)必须有惩戒制度与措施 对于权力抢低保,造假骗低保,要坚决打击,引入责任追究制度。凡是哪个部门因审核审批低保对象不严,出现问题就要处罚哪个部门的责任人,谁违规抢低保金,骗低保金就严惩谁。 公开鼓励群众通过各种形式,对富人骗保和权力抢保的官员进行举报,将享受低保的家庭纳入群众的监督之下。   按国家民政部统计数字表明,全国有七千万人享受低保待遇,占总人口近5%;重庆市总人口3090.45万人,今年端午节薄熙来为重庆300万困难群众每人发20元粽子费,300万人占总数10%;海南省海口市181万人口,7万余人享受低保救助,占总人口4%,我列举贫困人口比例,说明社会贫困差距在扩大,需要救助的穷人太多,如果被富人们断了生计,我们的社会无法安定,任何维稳全是空话。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共同富裕,是我们人民政府的责任,也是执政党对全国人民的承诺,低保制度应当是贫困群众进步的助推器,而不是富人登天的梯子,我们要让贫困人群有尊严地活着,我们要缩小城乡差别,我们要缩小贫富差别,只有这样实现社会和谐更有着积极的意义。 林国奋写于2010年6月25日   附一: 有车有两房有私企领走7000万低保金    据新华社电 2009年审计工作报告显示,有194个区县向不符合条件的6 .29万户家庭发放城市最低生活保障补助3 .3亿元。其中,向1 .19万户登记拥有个人企业、车辆或2套以上住房的家庭发放7376.65万元;9个城市向705户不符合条件的家庭发放廉租住房租赁补贴86.89万元、分配廉租住房74套。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昨日在京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报告了2009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此次共审计56个中央部门,包括外交部、发改委、公安部、财政部等,延伸审计310个所属单位。     审计报告显示,一些部门及所属单位多申领财政资金或瞒报收入和资产等6.21亿元,其中,14个部门本级和33个所属单位瞒报各项收入和资产等5.91亿元,未在法定账簿内核算。此外,1个部门本级和6个所属单位采取虚报或重复申报项目等方式,多申领财政资金2962.68万元。     审计报告显示,一些部门及所属单位挤占挪用财政资金和违规发放津贴补贴10.95亿元。其中,两个部门本级和25个所属单位未严格执行国家有关规定,新增项目或提高标准发放津贴补贴1.73亿元。       审计查黑     京沪高铁等项目违规报账18亿     审计报告显示,在对京沪高速铁路和西气东输二线工程西段等项目的审计中,共发现超进度计价和多计工程款8.15亿元,建设成本中列支其他费用和用虚假发票报账等问题17.94亿元。     刘家义表示,有的项目前期准备不足,初步设计批复和执行概算编制滞后,投资控制目标不明确,如金沙江向家坝水电站工程2008年底已完成投资96.36亿元,但至审计时尚未编制完成项目执行概算。       中央部门查出5170张假发票     审计报告显示,此次共审计发现接受和使用虚假发票列支问题比较普遍。抽查56个中央部门已报销的29363张可疑发票中,有5170张为虚假发票,列支金额为1.42亿元。其中:8个部门本级和34个所属单位在无真实经济业务背景的情况下,利用虚假发票套取资金9784.14万元,主要用于发放职工福利补贴等;12个部门本级和37个所属单位对票据审核把关不严,接受虚假发票报账4456.66万元。       西气东输36亿合同近80%未按规定招标     审计报告显示,西气东输二线工程西段截至2009年5月,已签订的36亿多元施工合同中,有近80%未按规定招标,其中1.01亿元被违规直接发包,27亿多元合同的招标中存在人为拆分标段、违规确定中标人等问题。                  来源:《新华网》《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网址 :http://gcontent.nddaily.com/8/9f/89f03f7d02720160/Blog/987/442d66.html    附二:  北京一千万富翁领了8年低保金 北京一千万富翁领低保,长达8年,领取数额高达10万元,竟无人知晓,直到被他同母异父的弟弟举报才“东窗事发”。
  当初,千万富翁究竟是如何通过了审查,而获得了领取低保金的权利?
  有关部门对此解释说,当初申请材料“都合格”,如今看来是瞒报、漏报了。
  在业内人士看来,有关部门的这种解释,恰恰是低保金发放漏洞凸显的最好注脚,即缺乏对低保户“家庭经济的调查”。
  千万富翁领了8年低保金
  今年1月20日,北京市宣武区广内街道社会保障所告诉举报人陈冬亮:“经调查陈五喜房产、汽车等情况与所举报的内容相同,陈五喜一家三口低保款、物2010年不再发放。”
  2009年10月30日,陈冬亮向北京市宣武区民政局和广内街道办事处举报同父异母的哥哥陈五喜骗取国家低保金。用广内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安九筠的话说,“这事儿全国都知道了”。
  “这事儿”的确在全国都实属罕见。退休工人陈五喜早些年投资房地产,挣下千万元资产,在北京拥有多套房产,出入开着别克轿车,他的妻子钟素明“戴着从香港买的大钻戒,拎的香包就值十几万元”。
  但他们却是领了8年低保金的低保户。
  2008年10月21日,陈冬亮刑满出狱后,借住在朋友的老房子里,没有任何收入,每月领取最低标准的低保金410元。
  陈冬亮说,陈五喜一家每月领取的低保金要远远高过410元,8年来他们一家领取了不下10万元,还不包括各种慰问物品。
  2002年,陈五喜一家申请后进入了低保金发放名单,宣武区民政局正在进行的调查显示,从2006年3月至2009年年底,陈五喜领了低保金5万多元。
  陈冬亮认为陈五喜根本就不符合低保金发放标准。陈五喜是原北京市门头沟区医药化工材料厂退休工人,妻子钟素明是首钢工人,均有收入来源。
  而且,在出狱后,陈冬亮去找他的两个亲人———陈五喜及他的姐姐———商量自己以后的生存问题,陈五喜张口就说给他100万元。
  陈冬亮没想到陈五喜会如此“爽快”,在他眼中,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向来对钱看得很重。
  事实的确如此,陈五喜的妻子钟素明在一次赌博中与别人发生争执,将人踢成残疾,“两口子躲了一年多都没想花点钱去安慰安慰人家,把事儿结了”,结果去年7月,钟素明被判刑8个月。
  当初,陈冬亮出事后一二审请了3名律师,终审结束后看“没起作用”,陈五喜找到这3名律师,生生把他们的代理费要了回来。
  接到举报后,广内街道办事处很快停发了陈五喜一家的低保金,广内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安九筠告诉记者,只要低保户被人举报,街道办事处就将立刻停止被举报人低保金的发放,“而且单单已被证实的陈五喜家有汽车这一条,就超出了发放低保金的标准”。
  宣武区民政局的调查也正在进行之中,民政局一名直接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说陈冬亮的举报基本属实,这名工作人员说陈五喜当初的申请材料“都合格,但现在看肯定是瞒报漏报了”。
  就是这样的瞒报漏报顺利通过了8年前的批准审查,以及此后每半年一次的复查。
  凸显低保发放漏洞
  据了解,在北京以及全国其他地区,城市居民低保金申请需要经过“三道关”。申请者首先要到其家庭所在的居委会填交申请表,还要提交一系列身份证明,其中,最重要的是申请者的收入证明。
  陈五喜和妻子钟素明都是原国企职工,因此,他们需要向居委会提交企业出具的在职人员收入证明或者领取退休费证明。
  《法治周末》记者曾前往陈五喜所在的槐柏树居委会调查,但其工作人员表示不便向外人透露低保户情况。
  第二道关,街道办事处将通过入户调查、邻里访问、邮寄信函等,对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和生活水平进行核查,并根据实际情况填写《北京市城市低保待遇申请人员家庭情况调查表》。
  从街道办事处这关通过的申请材料最后被上报到区、县民政局。
  由于事件正在调查中,很难确定陈五喜成功申领低保金漏洞出在哪个环节。值得注意的是,2002年6月19日,北京市民政局出台的《关于完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规定:如果申请人是在就业年龄段内又有劳动能力,必须由街道(乡镇)社会保障事务所为其介绍两次工作,如果申请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就业的,暂不享受城市抵保待遇及生活补助。
  陈五喜申领低保金也是在这一年,这一年他40岁出头,陈五喜的妻子钟素明更是小他十几岁。按道理,两人正处于就业年龄。
  “在我国2200万左右的城市低保对象中,实际上70%左右是失业人员,而有劳动能力的要占到总数的50%左右。因此,自从低保制度实施以来,对这项制度‘养懒汉’的担心就很强烈。”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唐钧说。
  此外,我国大量存在的贫困家庭又使得低保制度耗费了大量人力。因为低保制度需要对申请者进行家庭经济调查,在受助者享受低保金期间,还要对其进行追踪调查,以确认其在此期间没有因为其他途径获得收入。
  从中国的实践看,在城市低保制度的实施过程中,政府巧妙地利用了遍布在中国城市中“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8万多个居委会,动员起至少30至50万人的调查审核队伍,所以只花费了极少的人工成本就使一个庞大的“低保机器”运转起来。
  在城市社区中,居委会与社区居民几乎“零距离”接触,这对他们掌握必要信息非常有利。“但与此同时,这种‘零距离’接触也导致了两个对居委会干部不利的因素,一个是优亲厚友,一个是身家性命受到威胁。”唐钧说。
  唐钧认为,在中国的社会保障体制中,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发展前景是被看好的,其做法也是与国际接轨的,所取得的成就也得到了国际国内专家的一致好评。
  “但低保政策的优点和缺陷是同时并存的:有家庭经济调查,才有社会救助制度,取消了这项前置条件,社会救助就不成其为社会救助,而变成社会福利或社会津贴制度了。”唐钧说。
  宣武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也承认,是陈冬亮的举报才让他们8年来首次发现陈五喜骗保,“低保金是国家的救济金,就好比同样是抢钱,抢路边人的钱跟抢银行是一样吗?”
 来源:法治周末   附三: 贫困农民无奈询问:低保金该发给谁?
  记者在河南太康县深入调查发现,个别地方农村低保金发放混乱是农民群众对政府低保发放有怨气的重要原因。在该县的杨庙村韩庄,有一个叫做王桂兰的老人,今年62岁,单身一个,长期疾病导致早已丧失劳动能力,抠偻的身躯似乎在告诉我们她已经是风烛残年。我们观察发现,她的住房已经属于严重危房,四面被砖砌的斜梁顶靠着,我们感觉她的住房真的就向她本人,遇有急风暴雨马上就会垮掉。就是这个生活在严酷病痛之中的老人,已经连续多次到村干部家要求得到低保,可是她朝思暮想的那点可怜的救命钱,却对她姗姗来迟。她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信心,接受采访时她少气无力的对我们说,不知道到我死了能不能吃上低保。
  在这个乡的西张村,我们看到一个65岁的患有严重糖尿病的老人吃力的来到我们身旁,她说自己因为两年失去治疗,现在正在等待死亡。问她低保情况,她已经不在奢望,说是对于低保自己家不敢想。问她为什么不敢想,她说:这样的好事那能轮到她呢?沮丧和失望溢于言表。采访中,韩庄一个叫做阎书琴的老太太说,自己两年前已经低保照相,可是至今没有领到低保的一分钱,她怀疑自己的低保被村干部亲人领走了。
  在农村关于低保的采访中,我们听到最多的就是“该吃的吃不上,不该吃的吃上了”。那么无疑上面这些丧失劳动能力,长期生活在疾病之中的老人,因为没有亲人的关照,缺少经济来源,肯定属于低保对象,那些没有吃上低保的肯定属于他们。那么农村里关于“不该吃低保的吃了低保”的又是什么人呢?
  在太康县杨庙村以及韩庄的深入采访中,很多群众众口一词,那就是吃低保的多半是村里有权有势的人。群众反映说其中一家的两个不满18岁的孩子已经吃了三年低保,更有甚者,家里收入颇丰的一家居然全家几口都吃着低保。群众们提到这些人都显得惧怕,问他们具体是谁正在吃着不该吃的低保时,个个噤若寒蝉,让人感觉如此发放低保的做法的确不妥。倘若真像农民说的,这些政府发放的救命钱,被村里个别人利用职权中饱私囊,那么党的关怀底层劳动人民的有关措施怎么才能得到有效落实?这岂不在败坏党的形象?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有关低保问题,目前是新形势下干群矛盾的焦点之一。
  出于正义的考虑,宣传部帮我们联系杨庙的乡民政助理,意图查阅一下有关低保名单,听到这个之后,该乡民政助理一下“消失”。手机再也无法接通,后来他们派来一个信访助理来应付我们,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一个张姓副乡长最终出现,对于我们调查反映的上述情况,这个副乡长告诉我们,目前正在组织调查,采取整改措施,问他何时能够整顿好,他说应该很快。
  令我们一直不解的是,我们联系这个乡的书记,乡长,总是电话无法接通;县宣传部联系民政助理,仍然关机。实际上我们明白,之所以如此对我们“冷漠”,关键就是我们在调查低保的真实去向,这个很大程度上刺痛了这些领导的“心”,否则何以如此躲避呢?
  低保问题,在农村矛盾尖锐,如何处理好这个问题,事关农村党的基础稳定大局。为何造成如此局面呢?主要是目前情况下,由于国家财力不足,够条件的农民暂时还不能全部给予低保照顾,这些情况农民们不是不知道;他们最愤恨的就是少部分村干部利用职权搞“人情保”,“特权保”,对这样的干部群众深恶痛绝。鉴于调查情况,在目前还不能全民皆保的情况下,对各村低保对象进行明示,让群众投票公选,这样的话,即使有低保对象落选,老百姓也不会再有意见。
  我们有信心相信,老百姓并非不通情达理,相信只要乡村两级班子作好与群众的沟通工作,发现问题如果能及时准确的进行纠正,如果这样,干群矛盾必将大大减少,对于巩固农村基层政权,建立和谐社会大有裨益。在此呼吁杨庙乡的党委政府针对存在问题,能够真正深入群众之中,妥善解决农村低保中存在的干群紧张问题。我们将对该县低保问题继续给予关注。本报记者霍国强
来源:新农村商报
为何7000万低保金,流向12万富户手中?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悬赏20万寻线索,方舟子肚中为何撑不下一条船?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是6540万套空置房,还是6540万个泡沫?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司机都能贪到上千万,交通厅长权力到底有多大!?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陈绍基受贿近3000万,将如何判决?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市长助理缘何有5个保险柜1300万现金?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贪官承认受贿48万老婆主动退81万暗藏怎样玄机?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胡锦涛主席为何强调“七个我们要”?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为何地方行政机关透明度很低?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为何40万人都挖不动武则天墓?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中国为何出不了“柠檬水女孩”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北大天才,为何削发为僧?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四人一顿吃20万,煤老板挥霍的是矿工的血汗钱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四人一顿吃20万,煤老板挥霍的是矿工的血汗钱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前后花去120万,如此昂贵的代价多少光棍“婚”得起?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女接待”仿领导签名贪1235万,让人看到了啥?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雪啊雪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新华博客wang - News Blog 人生哲理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雪片负冲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同学聚会,流氓开会?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跟随周总理治水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炒股巧记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 民主生活会岂能流于形式 - 新华博客 - New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