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985换线:“双英辩论”言辞交锋之外的认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08/17 22:32:39

“双英辩论”言辞交锋之外的认知

[邵宗海] (2010-04-27)

fieldset {width: 309px;border: 1px solid #990000;}legend {font-family: Arial,"宋体";font-size: 12px;font-weight: bold;color: #990000;}
早报导读 .c2{font-size:10pt; font-family:Arial,宋体; line-height:15pt;color:#333333;} .c3{font-size:12pt; font-family:Arial,宋体; line-height:18pt;color:#333333;} 中驻新大使:对新加坡印象深刻是和谐 对离任在即的张小康而言,新加坡的和谐不仅体现在种族方面,而包括人与自然及政府人民间的和谐。
日拟东海勘探稀有金属 可能引发中日新摩擦
黄衫军吁实施戒严 否则出动化解危机
郑永年:中国需要实现房地产的彻底转型
.c1{font-size:9pt; font-family:Arial,宋体; line-height:15pt;color:#333333;}A:link {TEXT-DECORATION:none;color:#333333;}A:visited{TEXT-DECORATION:none;color:#333333;}A:hover {TEXT-DECORATION:underline;color:#990000;} 疱疹湿疣--口服疫苗上市
★早泄-阳痿-别盲目补肾
糖尿病—化糖清血新突破
牛皮癣—排毒净血抗复发

  其实辩论之后,ECFA最终是否签署,台湾内部仍会保持蓝绿对峙状态。

  马英九总统与蔡英文主席有关ECFA的辩论,虽然理论上应该有胜利的一方,但是现实上,也的确很难有定论。而且在台湾社会的政治版图,本就是蓝绿均分,当马英九仍为赞成ECFA而倡言支持时,蔡英文亦为反对而持续唱反调到底。在台下,他们二位的支持者当然还是各拥其主。

  其实辩论之后,ECFA最终是否签署,台湾内部仍会保持蓝绿对峙状态。

  但是,如果在第一时间反映对这二位的辩论表现的感受,笔者的结论仍会是马英九在此次辩论中“略胜一筹”。这倒不是因为他表现非常杰出,而是辩论之前,马英九始终没有给外界可以“高估”他的迹象,结果他却从容应战,反而创造了“黑里翻红”的效果。 

双方在辩论中的得失

  另外他的成功也建立在蔡英文的“失误”上。原先大家认为蔡应是比较擅长的两岸经贸主题,结果她的实力却没能在最后真正发挥出来。原因就在下列几个关键的问题上:

  一、马英九在介绍ECFA时,已经竭尽全力在说明,尚不能真正清楚的表达全貌。可是等到蔡英文在回应时,却多次、包括结论时,提出希望要藉WTO(世贸组织)机制或美国TFA(贸易便捷化联盟)来作替代方案。当ECFA己经让外界一片迷糊之际,WTO及TFA在辩论时提出,因为没有时间作详细说明,更让电视机旁的观众完全“莫宰羊”(搞不清楚)。

  二、马在批判民进党对问题的对应只有“回避不敢面对”时,蔡并没有回应,只说马团队对ECFA的签署太过于“急躁”。但等到马提出他在2003年早有“亚细安十加四”的看法,国民党在2005年也将两岸经贸机制列入党纲,表示有其前瞻性时,加上再举例说明在陈水扁八年执政的“有效管理”政策有所误失,导致两岸经贸的停滞不前,遂让外界觉得马是有“开放作风”,而民进党包括蔡英文在内还在持续过去的“锁国路线”,确是呈现对蔡不利的一面。

  三、当然,两人在辩论采取主调的不一样,也是让外界的观感有所不同。马在言辞上高唱台湾人民要有自信、勇敢的走出去,具有相当的“积极性”;相较于蔡建议在面对中国或ECFA时,必须要谨慎或循序渐进的立场,“保守”的作风更呈显出“消极性”,在辩论时更易见到双方的优劣。

“双鹰辩”和“双阴辩”

  不过,在总长140分钟你来我往的争辩中,也看到一些值得一提的特色:  

  本次“双英辩”也可称为“双鹰辩”,因为二人均采取强烈攻势,具有鹰派作风。

  举例来说,蔡英文多次提出马在选举时的政见如“六三三”承诺未兑现的前例,来说明马的保证没有信誉;或举出北京“让利说”,要马坦白告知为什么中国要对台湾那么好。但马也不甘示弱,多次举例说明民进党执政八年在两岸关系发展中的毫无政绩,或蔡担任政务官的不求改进,来攻击蔡的乡愿与迟钝。

  其次,则可叫做“双阴辩”,因为两人的确都采取阴险策略,刻意不回答关键问题。

  蔡曾问了几次有关若不签ECFA与中国的贸易,马表示可能会有3000多亿的损失,但从国贸局内部的公文显示,看到只有1047亿,到底这个差距如何解释,马自始至终没有回答。

  另外,则是马质疑蔡在东华大学演讲时,曾提出若与北京签订ECFA,可能导致590万台湾人民失业,这不但比五天前民进党所举210万数字,一下子提升太多,而且这种说法也难令人信服。马要求说明,蔡虽在最后澄清,但没能在数字说明上具有说服力。

  总而言之,这次辩论在台湾是个创举,让台湾的民主政治的道路更加迈进一步。其实,马蔡谁羸并不重要,因为台湾人民有了知的权利,才是最大的赢家。

  作者是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与大陆研究所教授兼所长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