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6 type-c耳机:南方朔:辩论当成上课,蔡教授输得不冤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2/09 22:54:00

南方朔:辩论当成上课,蔡教授输得不冤枉

(台湾)   (2010-04-27)

fieldset {width: 309px;border: 1px solid #990000;}legend {font-family: Arial,"宋体";font-size: 12px;font-weight: bold;color: #990000;}
早报导读 .c2{font-size:10pt; font-family:Arial,宋体; line-height:15pt;color:#333333;} .c3{font-size:12pt; font-family:Arial,宋体; line-height:18pt;color:#333333;} 中驻新大使:对新加坡印象深刻是和谐 对离任在即的张小康而言,新加坡的和谐不仅体现在种族方面,而包括人与自然及政府人民间的和谐。
日拟东海勘探稀有金属 可能引发中日新摩擦
黄衫军吁实施戒严 否则出动化解危机
郑永年:中国需要实现房地产的彻底转型
.c1{font-size:9pt; font-family:Arial,宋体; line-height:15pt;color:#333333;}A:link {TEXT-DECORATION:none;color:#333333;}A:visited{TEXT-DECORATION:none;color:#333333;}A:hover {TEXT-DECORATION:underline;color:#990000;} 疱疹湿疣--口服疫苗上市
★早泄-阳痿-别盲目补肾
糖尿病—化糖清血新突破
牛皮癣—排毒净血抗复发

  (联合早报网讯)台湾中时报报道南方朔观点:虽然人人都会说“真理愈辩愈明”,但大家其实都知道真理不可能在辩论中产生。辩论要靠技巧和当时各种主要势力所造成的气氛,这两者能够结合,辩论就会赢。但辩论赢了就代表真理吗?却也未必。它只是某种政治正确胜了,而该种政治正确却的确有翻盘的一天。过去十余年来台湾各种政治正确的问题翻来覆去,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此,“双英辩”蔡英文算是输了。马英九的确是在辩论,他有核心论旨,有一直咬住对手的攻击策略,最主要的是有大环境在支撑。美国支持ECFA,大陆承诺ECFA,庞大的台湾商人集团支持ECFA。当辩论技巧和主要势力创造的大环境结合,不赢也难。而相对的则是蔡英文不是在辩论,她是在给马英九上课。我不否认她的这堂课上得很精彩,但既是上课,遂主题分散,该重点发挥的全都一闪而过,既是上课,她也没有固定而具杀伤力的口号语言。两人各说各话的结果,最后大家记得马英九所说的话,却说不清蔡在讲什么。“蔡教授”最后输了,她只能怪自己,把辩论的演讲台,错误当成上课的讲台。

  “双英辩”有赢有输,赢的我们只能说是赢了现在,赢了此刻的政治正确;但是不是赢了真理或未来,则仍是个开放的问题。也正因此,当大家都关注两人说了什么的时候,我更关心的是两人在辩论中闪避了什么或欲言又止了什么。近代语言学和沟通理论都强调人说的很重要,但没有说的同样重要或有时候更重要。“不语”(silence)有的是自己不愿说,不敢说,或没想到要说;有的是被整个建构出来的秩序压迫到不能说。而在“双英辩”里,就有太多这种“不语”。

  以马英九而言,他合理化ECFA的理由里,有太多系于北京的“善意”和“让利”,这是不争的事实,去扯什么不是“让利”而是“互利”,其实是很无聊的。马自己到了最后也终于说了将来台湾和别国签FTA时,“大陆不要阻挠”。在这个最根本的问题上,马英九回避了大陆凭什么要对你善意的问题。蔡英文要马英九对“胡六点”表示意见,马佯装未闻。他在两岸最根本的问题上“不语”,这才值得大家关心。

  以蔡英文而言,她上的这一课,的确说了许多很好的概念。例如WTO的确对区域经济合作凌驾全球化表示过不满,亚洲的印尼与泰国等确实有人主张“东协加一”应推迟。这些讯息当成课堂的材料当然很好,拿来辩论公共政策却显然离题太远。蔡英文提到“台湾走向世界,再和世界走向中国”,在概念上这实在好极了;她也提到要在WTO架构下循各种机制用“堆积木”的方式展开突破,这也是很好的想法。问题在于她提到这些想法时,对这些想法如何落实却都“不语”。我们都知道,目前中国大陆和平崛起,它在经贸架构的发言权日增,台湾对这个问题已不可能“不语”,而民进党要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对这个问题“不语”,不代表问题就会消失。“双英辩”只要碰到这个问题全都停止“不语”,看样子两党终究有一天必须来次更大的台湾前途辩论!

  双英辩,“蔡教授”确实抓出了好多个攸关台湾至钜的问题,诸如“走向中国会被锁在中国”,“ECFA对台湾产业结构及财富重分配的冲击大过台湾加入WTO”,可惜的是“蔡教授”只是在上课,她提到的每一点都一闪即过,丝毫未做经济学上的申论。特别是在财富重分配这一点,它原本会有很大杀伤力,但因一闪即过,马英九遂也用“办好社会福利及用租税手段来解决”低空闪过。原本可能成为火花的,别说火花了,连个火星都成不了。

  因此,能够“双英辩”总比没有好;但“双英辩”辩出了什么?其实很少。台湾长期以来从不参与秩序的建造,因而早已形成“不语”基本问题的习惯。一碰到基本问题能闪即闪,或者就几句不着边际的空言虚语带过。最后又回到蓝绿纠缠老路。“双英辩”对许多问题“不语”,我们错过的可能比辩论的输赢更多!(作者南方朔为文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