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下载的文件在哪:火车远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爱散文网 时间:2019/10/23 09:05:15

火车远去

许冬林

马修·连恩的《布列瑟侬》是一首伤感的歌。

一直以来,这首歌被认定是一首写狼的歌曲,而《布列瑟侬》也是马修·连恩的专辑《狼》中的一首,与加拿大的一场促进驯鹿繁衍而扑杀狼群的活动有关,音乐流露出离别的野狼那种英雄末路的忧伤。

钢琴,风笛,吉他,萨克斯,舒缓而稍显低沉的旋律,仿佛秋野上徘徊的脚步,晚风吹拂黑色的风衣,一种男性式的富予沧桑感的哀伤。后面的音域,有一点点高昂,带一点点力度,是疼痛的,仿佛原野之巅上的呼告。在《布列瑟侬》里,这几种乐器,它们联合营造出一幅凄美,悲凉,丝丝缕缕缠绕着忧伤与深情的情境。钟声之后,首先是钢琴弹奏出清亮而低徊的的旋律,像宁静的黄昏,细细的小溪水清澈地流着,穿过低矮的灌木与幽深的树林,如同一把剪刀,将忧伤的幕布剪开。后面风笛与萨克斯跟上,将一种忧伤凄迷的情绪缓缓酝酿到浓稠与饱满,宛如暮霭一层层从山那边漫过来,蓝色的河流笼罩在蓝色的忧伤里……

可是,听这首音乐时,不管是宁静的午后还是暮霭初起的黄昏,总能感受到一种关于爱情的惆怅,这应该更是一首倾诉爱情忧伤的音乐。音乐的前奏里别出心裁地响起钟声,是山坡下教堂的钟声吗?是离别的钟声?催别!催别!音乐结束处,又是极有创意地响起火车路过然后远去的铁轨上的咔嚓声,亲爱的人儿,随火车远到天边,泪水落下,思念起程。

马修·连恩曾经写给他的友人福利斯一封信,信里他讲述一段关于爱情关于音乐的故事。曾经,他疯狂爱上一个姑娘,他们在一个叫布列瑟侬的小镇里约会。小镇被一片美丽安详的乡村包围,他们手牵手一道去探索周围的乡村,听山谷里传响的教堂钟声,看白云像羊群一样翻过山头,尽情享受着爱情的甜蜜与相聚的欢欣。自古多情伤离别,分手时分终于到来,他满含泪水送她去附近的火车站,从此又是各自天涯。在去火车站的公共汽车上,他朦胧入睡,隐约中似乎听到一段美妙的旋律与歌词——那是从他忧伤的心底传来的。下车后,他来到一家咖啡店,在一张餐巾纸上写下歌词与旋律——

我站在布列瑟侬的星空下,

而星星,也在天的另一边照着布列勒。

请你温柔的放手,因我必须远走。

虽然,火车将带走我的人,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哦,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

看着身边白云浮掠,日落月升。

我将星辰抛在身后,让他们点亮你的天空。

一段美丽又忧伤的爱情,终于以音乐的方式,记载,吟唱……永远怀念……

许多时候,我们留不住爱人,留不住那些欢娱的时光,我们只能,与她十指松开,看她踏上一趟火车,踏上与自己从此无关的一段长长的路程。想着她的前方,浮云白日,关山千里,而自己,再也不是窗外相伴的一路风景,自己只能成为她的往日,成为一桢底片。所以,此刻,只会这样无奈又执拗地,站在岔道口,看火车远去,拿目光追随,然后,拿心灵追忆。

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人生岁月已经走了小半或大半,已经知晓长路峻险,年少那红杏一样的情怀打开,如今已经懂得慢慢收拢,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再听《布列瑟侬》,却又是一种人生况味。

是的,在这个秋天,黄叶缀满枝头,当我坐在窗台边听着这首《布列瑟侬》时,看手边的茶水一寸寸浅去,一种时光流逝而去的忧伤在心头墨似的洇开。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火车仿佛经过我的窗前,带着东方地平线上青草的气息,然后远去。此刻我恍惚站在岁月的梧桐树下,看见我经历过的那些时光也火车一样远去,远去,天涯茫茫不可见了,那上边有我念念不忘的旧事与旧人。

人生,原是这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与别离。